离岸仲裁裁决的可执行性

正如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所讨论的,吸引各方同意仲裁之一的是中国法院强制执行离岸仲裁裁决的意愿。这与中国普遍不愿意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极其狭隘的情况除外)相反。

同156个其他签约国一样,中国是《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的缔约国。这一条约被一些人视为国际仲裁体系的支柱。实质上,它允许当事人申请在另一个签约国执行在某个签约国作出的裁决,并且限制了对执行该外国仲裁裁决提出异议的事由。这一公约使得当事方有能力选择中立国、专家仲裁员、较低成本的程序和较少官僚主义障碍而通过替代性争议解决平台来解决争端,而无需担忧,因为如果以后需要在中国执行,成功执行的机会相当高。例如:现有数据显示,2014年在178份向中国法院提交在中国承认和执行离岸仲裁裁决的申请(包括港澳台裁决)中,仅有4件被拒绝批准和执行 [1]

部分原因是,高执行率可能是由于中国法院内部报告机制要求拒绝承认或执行离岸仲裁裁决的法院向相应的高级法院报告该裁决。如果高级法院同意下级法院的裁决,高级法院又将其裁决报告给最高人民法院(中国的最高法院)。只有最高人民法院支持高级法院裁决,才能强制执行。这个制度作为一个“制衡”机制,从整体上发现和制止中国法院错误地拒绝承认和执行离岸仲裁裁决。

需要注意确保离岸仲裁裁决得到中国法院的支持

根据《纽约公约》,中国法院可以根据具体理由拒绝承认和/或执行离岸仲裁裁决,诸如:

  • 当事方无行为能力或仲裁协议无效;
  • 败诉方没有得到关于仲裁的充分通知或无法妥当提呈其案件;
  • 裁决处理的问题不属于仲裁管辖或不在仲裁管辖范围之内;
  • 仲裁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是非法的或违反当事方的协议;
  • 裁决尚未对当事方具有约束力,或已被作出裁决所在的国家或据其法律作出裁决的国家的主管当局撤销或中止;
  • 根据中国法律,争议的标的事宜不能通过仲裁来解决;或
  • 承认或执行裁决将会违反中国的公共政策。

然而,避免离岸仲裁裁决在中国不被认可和执行之可能性的一种方式是考虑在中国进行仲裁。

贸仲委作为涉外国内仲裁的仲裁机构

作为进行离岸仲裁,然后向中国法院申请执行离岸仲裁裁决的替代方案,也可以考虑在中国进行仲裁。

相较于香港和新加坡等亚洲地区其他知名仲裁机构,中国仍然是一个较不成熟的仲裁枢纽。尽管如此,中国对仲裁当然并不陌生。 事实上,2016年,中国251家仲裁机构共受理和仲裁了208,545宗案件[2]

中国有许多国内的仲裁机构,少数几个越来越受外方的欢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委”)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它受理国际、涉外和国内的仲裁案件。

贸仲委2016年共受理案件2181件,其中涉外案件占22%。 这些案件涵盖了广泛的问题,包括:一般销售合同(21%)、服务协议争议(11%)、以及房地产/建设工程和股权投资(每一类占8%)[3]。至关重要的是,贸仲委将以中文以外的其他语言(或双语)来审理案件,并且有必要吸引外国仲裁员。目前,约有30%的仲裁员是外国人。

评估在贸仲委进行涉外国内仲裁之时要考虑两个潜在的好处。首先,仲裁相当快捷。从提出仲裁请求到结束实质性审理的平均时间为六个月。其次,贸仲委表示,其中90%左右的裁决得到了当事人的尊重,在中国被宣告无效或拒不执行的贸仲委裁决低于千分之一[4]

如��当事人选择在中国仲裁,还需要注意一些事项

在中国,如果没有明确规定仲裁机构,则仲裁条款可被认定为无效。既规定诉讼又规定仲裁的合同可能导致仲裁条款失效。当然,如果合同没有明确表明当事人的意图,合同或部分合同总是存在被认定为无效的危险。

重要的是,中国不承认在中国进行的临时(即非机构)仲裁。与机构仲裁相比,临时仲裁不由机构管理,仲裁当事人必须自行确定仲裁程序,规则和仲裁员的任命等。

此外,不建议在中国使用国际仲裁机构,诸如: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或伦敦国际仲裁院等。而建议使用更多的国际化中国仲裁机构,诸如:贸仲委、北京仲裁委员会或上海国际仲裁中心。

如果当事人各方未能就进行仲裁程序的语言达成一致,应以中文为准。不过,贸仲委可以根据案件的情况指定另外一种语言。如果贸仲委批准,当事人也可选择未在贸仲委登记的仲裁员。若非修改与适用于仲裁程序的强制性法律冲突,当事人也可修改贸仲委的仲裁规则。

结语

仲裁的使用通常可作为与中方间国际合同具有战略意义的争议解决工具。 虽然在谈判过程中需要考虑很多仲裁中心,但应该记住的是,中国的仲裁机构日益成熟,并且细致起草任何仲裁条款,像贸仲委这般的中国仲裁机构可能是在中国进行仲裁的可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