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加大对外开放和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风向标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区自贸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年)》(“2013年负面清单”)随着自贸区的批准成立于去年9月29日开始实施。根据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对于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政府按照内外资一致的管理原则,将外商投资项目核准制以及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审批制均改为备案制。

2014年6月30日,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布了《自贸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4年修订)》(“2014年负面清单”)。对比两份负面清单,2014年负面清单将2013年负面清单中190条特别管理措施缩减至139条,在保留涉及资源、民生、国家安全以及传统产业限制措施的前提下,进一步对外商放宽了部分投资行业。

相较2013年负面清单,2014年负面清单中的主要修订亮点包括:

  1. 加大开放度

对比2013年负面清单,2014年负面清单实质性取消14条管理措施,放宽了19条管理措施,涉及制造业、房地产、基础设施、商贸、航运、社会服务等多个领域。

在取消的管理措施中,涉及制造业和服务业等领域。例如,取消对进出口商品认证公司的限制;取消对认证机构外方投资者的资质要求;取消投资国际海运货物装卸、国际海运集装箱站和堆场业务的合资和合作限制;取消投资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业务的合资和合作限制等;取消对投资400吨及以上轮式、履带式起重机械制造的合资或合作限制;取消对投资各类普通级(P0)轴承及零件(钢球、保持架)、毛坯制造、一般涤纶长丝、短纤维设备制造的限制等。

在放宽的管理措施中,涉及制造业领域9条,基础设施领域1条,房地产领域1条,商贸服务领域4条,航运服务领域2条,专业服务领域1条,社会服务领域1条。例如原“限制投资原油、化肥、农药、农膜、成品油(含保税油)的批发、配送”放宽为“限制投资农药、农膜、保税油的批发、配送”;原“限制投资船舶代理(中方控股)”放宽为“除从事公共国际船舶代理业务的,外资比例不超过51%外,限制投资船舶代理(中方控股)”等。

  1. 提高透明度

2013年负面清单对部分限制行业没有列明具体限制管理措施,但是在实践操作中,审批机关对未列明具体限制管理措施的行业比列明具体限制管理措施的行业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使得审批结果和程序具有更多不确定性。2014年负面清单对之前缺少明确具体管理措施的行业在最大程度上进行了明确。例如,原有“限制外资投资直销”已进一步明确为“限制外资投资直销,投资者须具有3年以上在中国境外从事直销活动的经验,且公司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8000万元人民币”;原有“限制投资的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业”也已经被修改为“限制投资基础电信业务,外资比例不得超过49%”。

  1. 标准化

2014年负面清单在体例方面进行了调整,包括(1) 将行业分类代码调整到管理措施之后;(2) 将涉及到不同代码的同一行业的相关措施进行适当归并;(3) 在管理措施前面还统一加注了序号,以方便投资者阅读和理解。在内容方面,2014年负面清单删除了包括限制投资联苯胺、颜料、涂料生产,限制投资电解铝、铜、铅、锌等有色金属冶炼,禁止投资色情业以及博彩业等条款。但是,请注意该等删除并不意味着外商可以在自贸区参与投资这些行业,其删除的主要原因在于,这些行业属于对内外资均有限制或禁止要求的管理措施,根据国际通行的规则和惯例,该等行业不应列入负面清单。同时根据2014年负面清单,虽然2014年负面清单中部分未列明是否禁止外商投资的领域,但是中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规定禁止或限制外商投资的产业,涉及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全或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经营活动,外商均不得投资。

结语

正如2014年负面清单中提到的,“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自贸区发展需要,负面清单将适时调整。”自贸区进一步提高开放的趋势和程度从2014年负面清单对2013年负面清单的修改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6月28日国务院批准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措施》(“31”),涉及进一步开放措施共31条。就该31条,上海市政府下一步将会同相关政府部门就在自贸区内实施的相关行政法规文件的调整报请国务院审批,令人期待。(完)

环球公司法业务简介:作为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就开始提供与公司有关的法律服务的中国首家律师事务所,环球律师事务所具有为国内外企业在中国开展商业运营提供法律服务的丰富经验。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们就曾为中国第一家中美合资企业(平朔煤矿)的设立提供了法律服务。我们在公司法领域具有30多年的执业经验,长期以来,我们被公认为在公司法领域内中国领先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我们的经验已经涵盖了一个企业从设立到清算的所有事项。我们的主要服务内容包括:

  • 设计投资结构以及公司治理架构
  • 进行法律尽职调查
  • 参与谈判并起草、审查和修改公司设立相关文件
  • 协助客户办理各类政府审批、许可和登记等手续
  • 在税务筹划、知识产权保护、劳动和人力资源管理、外汇、海关以及退出策略等方面提供全面的法律意见
  • 起草、审查和磋商日常经营过程中的各类业务合同
  • 协助处理诉讼和仲裁事项
  • 协助处理重组、结算和清算等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