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7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政府)颁布《2018年税务(豁免基金缴付利得税)(修订)条例草案》(《草案》),以引入针对现时适用于合资格私募基金的利得税豁免的修订。《草案》旨在应对欧洲联盟理事会(欧盟)对于香港基金税务制度存在分隔措施(ring-fencing)的疑虑。目前,在基金层面,仅境外(而非境内)基金(除境内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外)可享有利得税豁免。在投资层面,投资私人公司的境外基金只可在该等公司在海外(而非本地)注册成立的情况下享有税务豁免。

有鉴于此,《草案》修订和统一了适用于所有私募基金的利得税豁免规定(不论其规模、类型和中央管理和控制的地点)。业界参与者普遍视《草案》为改革和厘清适用于在香港营办的合资格基金的税务制度,和提升香港作为国际性和地区性资产和财富管理中心的地位的重要一步。《草案》在2018年12月12日提交立法会,预料相关修订将在2019年4月施行。

基金目前的税务安排概况

目前,《税务条例》(第112章)(《税务条例》)规定向证券及期货事务委员会(证监会)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571章)(《证券及期货条例》)第104条认可的香港和境外公募基金(或符合证监会可接受的规管制度下的监管当局的规定的“真正的财产权分散”(bona fide widely-held)投资计划)可获得利得税豁免。同样的利得税豁免延伸至公募开放式基金型公司。

就私募基金而言,境外基金(即中央管理和控制的地点位于香港以外的基金)可就《税务条例》下规定的合资格交易和附带于进行此等合资格交易之交易(附带交易)产生的利润享有利得税豁免。广而言之,合资格投资的范围涵盖基金通常会进行的证券和其他类型的财务产品交易,但不包括对香港私人公司的投资。除境内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可根据另行的利得税豁免安排享有境外开放式基金型公司所得利得税豁免外,其他境内私募基金不可如境外私募基金一般享有利得税豁免。

新豁免基金缴付利得税的主要特点

“基金”的新定义

为了为所有在香港营办的基金类型营造公平的条件,《税务条例》中对基金引入了全新独立的定义(与《证券及期货条例》附表1第1部的“集合投资计划”定义相近),致使所有在香港营办的符合相关定义和若干条件的基金将不论其结构、中央管理和控制的地点、规模或目的,均享有利得税豁免。

经重新界定的合资格交易的范围

按照《草案》规定,基金将可就其来自以下交易的利润享有税务豁免:(i)合资格资产(合资格交易);(ii) 附带交易(以5%为限);和(iii)如基金是开放式基金型公司,非合资格资产的交易(非合资格交易)。合资格资产涵盖在私人公司(或由私人公司发行)的相关权益(不论该公司是在香港或海外注册成立)。

另一方面,《草案》移除了目前利得税豁免安排的“污染效应”(tainting features),致使即使基金的不合资格交易被征税,该基金的获税务豁免利润亦不会被“污染”(即取消豁免)。

《草案》的利得税豁免亦适用于私募开放式基金型公司。此外,相关的利得税豁免除向基金层面提供外,亦向基金为了持有和管理私人被投资公司的投资为唯一目的而设立的特殊目的实体(根据基金在该特殊目的实体持有的股权或权益百分比,相应地向该特殊目的实体)提供。

防止避税措施

为减低逃税风险,《草案》下的利得税豁免将会设置若干措施:包括就投资私人公司的基金而言,制定对其持有不动产和资产的规定及设置持有期)。此外,现时适用于居民的防止迂回避税条文将会继续保留,以免在香港居住的人士利用境外私募基金可享有的豁免性措施,通过一只并非“真正的财产权分散”基金遮掩理应可课税的利润。

对阁下的启示

《草案》对香港基金业界的税务环境而言是一项受欢迎的举措。它不仅扩大利得税豁免的适用范围,亦同时间解决香港的基金税务制度固有的不确定性和歧视成分。我们相信这些显着的修订将吸引更多基金经理在香港设立或扩大他们的业务。

下一步,私募基金应评估《草案》下的利得税豁免是否适用于它们,以及鉴于有关修��,它们可否精简或改良它们在香港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