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向社会发布关于汽车进口降税的方案公告。根据方案,自2018年7月1日起,汽车整车税率为25%的135个税号和税率为20%的4个税号的税率降至15%,汽车零部件税率分别为8%、10%、15%、20%、25%的共79个税号的税率降至6%。[1]降税后,中国汽车整车平均税率13.8%,零部件平均税率6%。

这则降税公告无异于春末夏初的一缕清风,搅动了国内汽车市场的一池春水。那么,进口车降税为何会选在此时?能为车价带来多少利好?对跨国车企和进口经销商带来何种影响?国内自主品牌会受到冲击吗?进口经销商应如何避免风险?且听我们的分析与解读。

降税为何选在此时?

回顾我国汽车进口关税的调整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改革开放之初到2002年,以汽车排量为依据征收关税,进口汽车关税从1986年180%-220%逐步下降到1997年100%-80%,但总体而言,作为特殊商品的进口汽车在这个阶段的关税依旧颇高;第二阶段是自2002年1月1日起,我国七次下调汽车进口关税,至2006年7月1日,汽车进口关税已经下调至25%,中国成功兑现了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第三阶段是2008年至今,中国汽车产业一直保持全球产销量第一的市场规模,但也面临着加强创新和转型升级、深入参与全球竞争的问题;同时人民群众对质优价低、供给丰富的汽车消费需求也在不断增加,汽车关税进一步下调的时机渐趋成熟。

在此背景下,去年11月特朗普访华期间,中国就汽车贸易领域与美国达成共识;4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宣布今年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下调汽车进口关税。可见,积极扩大进口、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符合中国既定的自主战略决策。

但今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的插曲为进口车降税的安排掀起波澜。4月4日,针对美国公布的中国高端制造征税建议清单,中国政府决定对包括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在内的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实施日期将根据美国政府对我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情况决定。5月19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宣告中美不打贸易战,中国在联合声明发布后迅速落实降税时间表,更多展现出为贸易战“降温”的积极姿态。

综上所述,本次进口车降税毫无疑问是中国深化对外开放、更好履行WTO贸易规则的自主选择,无论有无中美贸易摩擦,这一步棋都会下。但选择此时落子很可能是在彰显加大开放力度决心的同时,展示出积极磋商、互利共赢的贸易态度。

降税能为车价带来多少利好?

进口汽车降税能直接让国内消费者花更少的钱买到更好的进口车吗?目前来看,答案至少有部分是肯定的。中国宣布降低汽车进口关税以来,包括宝马、保时捷、奥迪、特斯拉、林肯、雷克萨斯在内的超过10个高端车品牌已经表示将在评估政策后公布价格调整措施。据估算,整车关税从现在的25%降到15%后,目前售价70-80万元的进口汽车,整体价格将下调4-5万元。[2]

但同时也要理性意识到,按照现行的汽车进口政策,进口汽车除了要缴纳关税,还要交17%的增值税以及从1%到40%不等的消费税。所以关税的调整并不能直接等同于进口车综合税率的调整。另外对汽车零售价格而言,更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厂商指导价和市场供求关系,比如丰田埃尔法商务车尽管高比例加价仍然一车难求,所以具体到某款车型是否降价、降价幅度多少等仍将由市场决定。

降税如何影响跨国车企和经销商?

对跨国车企而言,进口汽车降税无疑是直接降低其出口到中国的综合成本,进口车的销量将继续增长。同时降税还会对其战略产生影响,比如一些进口车型是否还要国产化,特别是一些小众和量产较低的车型,可能不会再考虑进行国产,而是直接以进口的方式进行销售。

对进口汽车的经销商而言,关税的降低将会提高进口汽车的市场竞争力,同时,除了像特斯拉这种直营模式外,经销商将会参与到降税带来的利润分成,分成比例将由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

现在国内汽车市场上的进口汽车经销,除了由官方授权经销商进口渠道之外,同时存在由其他经销商从海外采购并进口到国内的平行进口渠道,这两个进口渠道相互独立。而平行进口车因为其特殊的进口路径,本身存在一定的价格优势。如下图所示,平行进口车的中间环节少,中间商的利润抽成就少,且平行进口车经销商定价不受厂商限制,所以同款车型价格相对较低。

同时市场上一般认为,平行进口车除了价格上的优势之外,还存在以下优势:“配置优势”——可以根据客户偏好选装个性化配置,甚至有些车款只能通过平行进口,比如奔驰GL350的柴油版车;“时间优势”——海外上市的新车通过官方进口途径在中国上市有时间差,但平行进口可以省去等待时间;“标准优势”——就现有法律法规来看,欧美对汽车质量的监管要求标准普遍高于国内的3C认证标准,因此业界有观点认为,欧规车或美规车比中规车制造标准要求高、整车质量更好。

本次降税无论是对官方进口车还是对平行进口车在关税环节的利好是一样的,无论是对于出口国还是进口国,汽车平行进口��身是合法行为。消费者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平行进口车应当具有货物进出口证明书,随车检验单,车辆一致性证书等手续文件,也应当具有国家正规的车辆购置发票。但平行进口车也确实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比如有些平行进口车的某些配件不符合中国标准,必须按要求对相关零部件进行改装;比如新引入的某款车型因未被车管所系统目录纳入因此无法上牌;还有实践中出现部分经销商要求车主自行购买三包保险才能获得三包服务的售后问题。可以预见,在平行进口车可能进一步增长的背景下,对平行进口车的规范也会进一步加强。

降税会冲击国内汽车自主品牌吗?

很多人都担心进口汽车降税会对中国的汽车品牌产生冲击,我们认为,竞争当然会有,但也不必再惊慌“狼来了”。

首先,进口汽车本身市场份额并不大。进口汽车数量从2001年的7万辆增加到2017年的121.6多万辆,但是占国内汽车总销量的比例则从6%下降到目前的4%左右。其次,进口汽车主要是高端汽车品牌或者是个性化车型,更多是针对高端消费的品种/品牌调剂,而非市场必须品。从价格区间来看,多数进口车型的价格都集中在30万以上,关税下调后导致降价的车型与部分合资车厂的高端车型重合度较高,短期内可能会冲击合资品牌高端车型的销量;但大多自主品牌的车型售价都集中在20万以内,[3]与进口车型的价格和市场定位不同,不会产生剧烈的竞争关系。再次,中国汽车工业通过几十年的发展已不再是“温室里的花朵”,一线自主品牌也应当适应有竞争压力的商业环境。

总体而言,进口车降税为自主品牌带来了“温和的压力”。国内车企必须做好直面国际竞争的准备,利用中国近年来在IT技术、AI领域取得的突破,实现技术融合创新,提升汽车质量性能,这才是保证企业市场话语权的正确途径。

进口经销商如何防范合规风险?

1. 关注政策动向

有关平行进口车的监管政策正处于陆续出台的阶段,商务部去年颁布的《汽车销售管理办法》已经引入了平行进口车的概念,[4]海关总署在今年年初也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汽车平行进口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经销商需要及时追踪相关法律法规。比如根据年初颁布的《通知》,在保税区内开展平行进口车保税仓储业务的企业现在需要向海关提交资质证明、仓储协议等资料,在保税仓储状态下平行进口车不得进行标准符合性整改。再比如,根据商务部等8部门印发的《关于促进汽车平行进口试点的若干意见》,在自贸试验区内,试点企业在可以在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开展汽车整车保税仓储业务,期限为3个月。

同时,各自贸区都有不尽相同的试点政策,企业在了解监管规定时务必关注本地政策的特殊监管要求。比如在上海,同时满足经营年限要求、业绩要求、经营规模要求、经营资质要求等条件的企业才能申请开展平行进口汽车业务。[5]

2. 防范走私风险

平行进口车报关时除了可能因为低报价格、伪报原产地等问题构成涉税走私外,还可能构成一类特殊的走私,即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当前,为了保证销量和利益,部分进口商放松了对车源的把关,甚至动起了歪脑筋,联络国外供货商将其二手车甚至事故车翻新充当新车进口。这种行为不仅会导致消费者权益严重受损,产生民事纠纷,甚至可能已经触犯了刑法。

根据《刑法》第151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走私旧机动车20吨以上不满100吨,或者数额在20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超过以上数量,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即使走私数量或金额尚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企业也很可能被海关行政处罚。[6]

进口商即便未直接参与走私活动,也可能被缉私局按照共犯立案调查。

结论

虽有中美贸易摩擦与谈判的影响,但本次汽车降税是中国早有规划、独立自主走出的一步棋。降税将推动中国汽车产业在更加开放、更有竞争的环境下实现高质量发展,同时满足消费升级的需求,力争让人民群众在汽车市场上享受更优惠的价格、更充分的选择。

降税的风已起,不可避免地将为国内汽车市场的这一池春水掀起波澜。对消费者而言,进口车价的降低或可预期;对进口经销商而言,降税对于官方进口车和平行进口车带来同样的利好,但无论是授权进口还是平行进口,进口经销商都应杜绝侥幸心理、把控货源质量,及时跟进政策,依法合规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