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玛派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为“安玛派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指定金融服务、金融管理、资本投资等36类的服务。商标局认为申请商标含“COLUMBIA”,为美国南卡罗来纳州首府,是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且与哥伦比亚共和国“COLOMBIA”国名近似,禁用为商标,因而驳回了该商标的注册申请。

安玛派公司对商标局的驳回决定不服,提起了复审申请。安玛派公司认为:“COLUMBIA”含义众多,在美国有30个城市和市镇以“COLUMBIA”为名,9个城市以“COLUMBIA”为名称的一部分,“COLUMBIA”作为南卡罗来纳州首府的含义对中国公众并未构成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且申请商标整体具有区别于作为地名的含义;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国名为THE REPUBLIC OF COLOMBIA,申请商标中的“COLUMBIA”与该国名并不相同,申请商标整体可以区分于国名;大量包含“COLUMBIA”一词的商标获准注册。因此,申请商标应当予以初步审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理认为申请商标含有文字“COLUMBIA”,是美国南卡罗来纳州首府,是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且“COLUMBIA”与哥伦比亚共和国“COLOMBIA”国名近似,决定维持对申请商标的驳回决定。

安玛派公司不服商评委的复审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7日作出的(2017)京行终865号哥伦比亚太平洋管理有限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申请驳回复审纠纷行政判决书(简称“第865号判决”)中认定:诉争商标“COLUMBIA”与哥伦比亚共和国英文名称“The Republic of Colombia”中的“Colombia”只有一字之差,且呼叫相近,属于与外国国家名称近似的标志。虽然“Columbia”具有哥伦比亚河及哥伦比亚大学的含义,但仍不能排除公众将其误认为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可能性。本案中,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外文单词分别为“COLUMBIA”、“THREADNEEDLE”。单词“THREADNEEDLE”为非常用词汇,不易被呼叫识别。因此,按照中国公众的认读习惯,诉争商标中的第一个单词“COLUMBIA” 通常为主要识别部分。根据第865号判决,诉争商标主要识别部分“COLUMBIA”,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和第十条第二款的禁用情形。

安玛派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支持了安玛派公司的上诉理由,认为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依法予以纠正。二审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等“相同或者近似”,是指商标标志整体上与国家名称等相同或者近似。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标志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方法,对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关于商标标志同外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应当从商标标志整体上与外国国家名称进行比对。判断诉争商标标志是否与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国家名称近似应当从商标标志整体上进行比对。哥伦比亚共和国国家名称的英文为“The Republic of Colombia”,诉争商标虽然包含“COLUIMBIA”一词,但是诉争商标为图文组合商标,构成要素较多,还包括中文“天利”、英文“THREADNEEDLE”、“INVESTMENTS”、“Your success, Our priority”和图形。且对于中国公众而言,诉争商标中的中文“天利”更易于中国公众记忆和识别。因此,从标志整体比对来看,由于诉争商标标志包含了图形、中文文字以及其他的英文文字,足以与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国家名称相区分,诉争商标标志整体上与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国家名称不相近似,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商标标志由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和其他要素组成,如果整体上具有区别于地名的含义,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指情形。诉争商标由图形、中文文字“天利”和英文文字“COLUMBIA”、“THREADNEEDLE”、“INVESTMENTS”、“Your success, Our priority”构成,除“COLUMBIA”一词之外,其余单词均为固有英文词汇,具有明确含义,且中文“天利”更易于中国公众记忆和识别。因此,诉争商标中“COLUMBIA”一词虽然具有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等含义,但由于其他要素的加入,诉争商标标志整体上已经形成了区别于地名的含义,诉争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

短评:

依据2017年3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判断商标标志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应当进行整体对比。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本案中予以明确,对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关于商标标志同外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应当参照前述司法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同样适用“整体对比”的判断方法。

事实上,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前,已经有多个案件适用了整体比对的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年6月作出的(2016)最高法行申356号黄小东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行政裁决申诉行政裁定书中认为:“沙特阿美及图”商标虽然含有“沙特”二字,但该标志整体并未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2016年6月作出的(2016)京73行初4601号毕万德福私人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中认为:诉争商标由英文“AUSTRALIAN SUNSHINE”、“HONEY”及图形三部分组成,其中“AUSTRALIAN SUNSHINE”所占整体比例较小,“HONEY”与蜜蜂图形构成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其整体与澳大利亚的国名并不构成近似。

本案中,虽然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曾在第865号判决中认定“COLUMBIA”属于与外国国家名称近似的标志,但本案申请商标整体上与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国家名称不相近似,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此外,笔者认为商标法第��条一款(二)项的立法宗旨在于保证市场主体合理、正当的使用国家名称,避免滥用国家标志的情况,对于是否构成该条款规定情形不应当机械套用“商标近似”的判断标准,而是应当综合考虑涉案商标是否与特定国家发生联系。本案涉及的“COLUMBIA”一词源于著名的航海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有多个城市、市镇、大学、河流都以“COLUMBIA”为名,与哥伦比亚共和国名称中的“COLOMBIA” 因拼写、词源不同,并无实际混淆之虞。

而关于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早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2年7月作出的(2012)高行终字第1001号商标评审委员会与苏黎世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和2013年11月作出的(2013)高行终字第884号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二审行政判决书,就已经明确适用“整体比对”的原则,认为“ZURICH HELPPOINT”和“MunichRe及图”商标整体上形成了有别于地名的其他含义而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禁用情形。本案中,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明确指出判断是否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禁用情形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将商标标志“整体上”与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进行比对,如果整体上具有区别于地名的含义,则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指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