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O_WM_TAG_VERSION=1.0&KSO_WM_BEAUTIFY_FLAG=#wm#&KSO_WM_UNIT_TYPE=i&KSO_WM_UNIT_ID=wpsdiag20178789_4*i*4&KSO_WM_TEMPLATE_CATEGORY=wpsdiag&KSO_WM_TEMPLATE_INDEX=20178789

摘要:近30年来中国海关作为进出境监督管理机关一直担负着知识产权边境保护的重要职责。据“海关发布”信息:“2021年,全国海关查扣进出口侵权嫌疑货物7.9万批;扣留侵权嫌疑货物数量7,180万件。”随着中国实行更加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战略,今后中国海关在进出境环节对侵权行为的打击和对自主知识产权的保护还将按照国家战略部署进一步增强。对于权利人来说,如果能够用好中国海关知识产权保护的行政资源,可以提早阻断侵权货物流入国内或国际销售市场,不但降低维权成本,也避免了损失扩大并维护企业国内外声誉。

关键词:知识产权 边境 海关保护

一、目前中国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的基本模式

要通过中国海关高效地保护知识产权,自然要先懂得中国海关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模式。此前海关在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模式、如何申请保护和具体操作等方面做过很多很赞的科普宣传,在此我们就不对操作流程和具体细节进行赘述了,本文仅对基本工作模式及要点进行概括以方便企业理解和掌握。另外,鉴于行邮渠道知识产权海关保护有其特殊性,这里仅介绍货运渠道的知识产权海关保护。

(一)依职权保护模式(也叫主动保护模式)

先来看个案例:

1月28日,青岛海关所属黄岛海关现场查扣涉嫌侵权出口包2510个。据了解,这批包由南京某贸易公司申报出口,海关关员在查验时,发现实际货物分别使用了“NY”“HELLO KITTY”“小黄人”“GUCCI”“LV”等商标标识和图案,存在侵权嫌疑,随即中止该批货物通关,并采取海关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经海关联系商标权利人确认,上述货物均涉嫌侵权。根据我国《商标法》《知识产权海关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未经权利人授权,在进出口货物上使用已合法注册的商标,属于侵权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以上摘自微信公众号“青岛海关12360热线”2021年2月2日)

上述案例展示的就是典型的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的依职权保护模式。什么是依职权保护模式呢?就是海关发现进出口货物有侵犯在海关总署备案知识产权嫌疑的,会主动书面通知知识产权权利人(以下称权利人),并根据权利人是否按规定提出知识产权保护申请并交纳担保来决定是否启动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程序时所遵循的工作流程。该模式下,海关负有主动查发侵权货物并通知权利人的义务,因此,也叫主动保护模式。

要点提示

1.依职权保护以相关权利事先在海关总署备案为前提。

2.申请备案与保护的主体只能是权利人。

也就是说,独占使用许可人、排他使用许可人及一般使用许可人等知识产权的利害关系人都不能以自己名义申请办理海关知识产权备案与保护。不过,被授权使用许可人在取得权利人的授权委托书后,可以作为代理人代为办理知识产权保护事宜。

 3.权利人可以通过海关知识产权保护系统进行备案,其他企业或社会公众可以利用该系统查询在海关总署备案的权利情况。如图示:

备案网址:http://202.127.48.145:8888/

其他企业或社会公众通过备案系统进行查询有什么作用呢?比如,作为接受外商订单(订购货物上有商标)的生产方,在确认委托方是否已在海关总署进行备案,或者在中国境内是否具备委托加工使用该商标的权限时,除了要求外商提供相关授权文件,也可以通过总署网站查询该商标在我国的代理人,联系其确认授权是否真实。

4.备案信息的同步更新很重要。

对于权利人来说,根据权利的实际情况及时向海关同步更新备案信息,可以防止因信息不全面或过时而导致错失维权时机或不当维权。

对于被许可人来说,通过督促权利人将有关授权情况及时向海关总署备案,可以避免因权利人同步信息不及时而未被列入海关备案系统的合法使用人名单,从而在进出口环节被海关中止放行造成损失。

5.备案申请文件及随附证明文件要齐全、有效,可以减少来回返工浪费时间、增加维权成本。

6.依职权保护模式下,海关有调查认定的义务。

如果权利人按规定申请保护并交纳担保,海关有义务进行调查,根据调查情况,可能出现三种结果,即“认定侵权”、“认定不侵权”、“不能认定是否侵权”。

7.海关不能认定是否侵权的处理。

海关从扣货之日起50个工作日未收到法院协助执行通知的,放行货物;收到的,则协助执行。

(二)依申请保护模式(也叫被动保护模式)

该模式是指知识产权权利人发现侵权嫌疑货物即将进出口时,按照规定向进出境地海关提出扣留侵权嫌疑货物的申请并提供足额担保的情况下,海关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据以遵守的工作流程。由于该模式下,海关不负有主动通知权利人以及调查的义务,只是扣留货物、根据权利人向法院主张权利的情况来决定下步行动(收到法院财产保全裁定或者协助执行通知书的,协助法院执行;未收到前述通知书的,放行货物),因此该模式也叫被动保护模式。

要点提示

    1.该模式不以知识产权权利在海关总署备案为前提。

2.被动保护模式下,海关没有主动查扣和通知权利人的义务。

3.在此模式下,海关不进行调查,而是给予权利人一定时限去寻求国内其他主管部门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在等待权利人寻求救济期间海关暂扣货物。

4.前述暂扣时限为自海关扣留货物之日起20个工作日。

5.该模式下大致产生两种结果:自扣留货物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海关没有收到法院协助执行通知的,放行货物;如果收到的,则协助执行。

(三)延伸:夹缝中的情形

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的两分模式很清晰,不过是否涵盖了主要的现实可能性呢?我们来看看以下情形:权利人发现他人进出口货物涉嫌侵犯其在海关总署备案的知识产权,向货物的进出境地海关提交扣留侵权嫌疑货物的申请和担保,此时应适用何种保护模式?

前述情形下,申请保护的主体、权利均适格,而且程序上也符合规定——权利人按规定提交了申请等证明文件以及担保,如果适用依职权保护模式(该权利已在海关总署备案),由于不是海关主动查发和通知,似乎名不副实(依职权模式以海关主动发起为特点);如果适用依申请保护模式,明明该权利已在海关总署备案,却仅仅因为是权利人主动申请保护就适用依申请保护模式,又似乎背离备案初衷,也与当前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策略不相符。换个角度说,前述情形下,无论是适用依职权保护模式,还是适用依申请保护模式,似乎都各有各的道理,所以我们将其总结为“夹缝中的情形”,如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会给基层海关执法造成困惑,还可能因为执法不一致引发风险。对此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就是从顶层设计入手,评估各方因素综合考量,在《知识产权海关保护条例》修订时予以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