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序言

虚拟货币在韩国和日本被炒得火热,难免会引起诸多法律问题。目前,由于投机性、黑客攻击等问题多发,如何对其进行监管仍是重中之重。然而,在制定监管规则之前,明确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和完善相关法律制度更为迫在眉睫。

具体而言,有必要先弄清这些问题。第一,提起请求给付虚拟货币之诉时,诉讼请求中是要求对方作出金钱给付还是物品交付;第二,保全处分或强制执行应适用金钱、债权、动产中的何种制度,若均不适用,最终是否只能采取间接强制执行的方式;第三,是否应将虚拟货币视为支付手段从而免除增值税和转让税;第四,从交易所和用户之间的法律关系来看,交易所遭遇黑客攻击时,交易所是只需返还用户的虚拟货币即可,还是应该考虑市场差价而对损害也进行赔偿;第五,交易所破产时,怎样确定用户的法律地位。

最近,韩国水原地方法院作出了允许没收比特币的判决(水原地方法院2018.1.30 宣告2017no7120号判决),日本法院作出了可以对用户(债务人)对虚拟货币交易所(交换业者,第三债务人)享有的请求权进行扣押的裁决。

在目前还没有先例探讨虚拟货币在实体法层面上的法律问题的情况下,上述判决将对日后的研究和分析、实际解决纠纷提供一定借鉴意义。下面将简单介绍上述判决和裁定的基本内容及其意义。

II.水原地方法院 2018.1.30 宣告2017no7120号判决(以下简称“本二审判决”)

1.案件概况

被告自2013年12月4日左右起开设、运营了成人网站,并向付费会员收取比特币作为使用费。但在一次侦查过程中,警方没收了被告通过以上方式获得的比特币。

2.本二审判决的内容

一审法院认为,比特币的价值没有客观标准,比特币不同于现金是没有实物形态而以电子形式存在的,因此无法没收。另外,法院还认为由于无法判断被告持有的比特币是否系犯罪收益,因此不予以追缴。

但二审法院在先承认被没收的比特币系犯罪收益之后,综合考虑比特币的发行总量是固定的,比特币根据P2P网络和区块链技术生成、保管并进行交易;一般的“游戏币”亦属于旧《增值税法》中的“货物”——具有财产性价值的一切有体物和无体物,因此即便比特币没有实物形态而是以电子形式存在的,也可以认定其具有财产性价值;比特币可以在交易所兑换成法定货币,亦存在将比特币视为支付手段的比特币加盟店等比特币具有一定经济价值的因素后,认为比特币可以作为财产成为《关于监管和处罚隐匿犯罪收益的法律》(以下简称“犯罪收益法”)中规定的没收对象即“财产”,于是判决没收了被告的比特币。

3.本二审判决的意义和启示

本案中,被告将比特币存放在了个人钱包而非交易所钱包中,侦察机关通过自行注册比特币钱包后对此进行受让的方式进行了扣押。

我们认为为了判断个人钱包中的虚拟货币是否属于扣押和没收等的对象,首先应对用户通过个人钱包持有的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进行分析。尤其在分析是否属于没收对象时,要对虚拟货币是否属于《犯罪收益法》中规定的没收对象即“财产”进行法律分析,关于这一点预计大法院将作出最终判断。

本二审判决中法院首次承认了在市场中被广泛交易的虚拟货币具有财产性价值,这一点具有重要意义,但仍有很多问题待解决。例如,考虑到虚拟货币在钱包之间进行转移时必须使用本人的密钥进行电子签名的机制,本人若拒绝电子签名,那么应采取何种方式对虚拟货币进行扣押,是否只能引导本人进行电子签名后自愿提交。另外,还有应采取何种方式保管被没收的虚拟货币、放在何人的钱包中保管、后期应依据何种程序使被没收的物品变现等许多问题值得研究。

III.日本法院就虚拟货币用户对交易所享有的返还请求权作出了债权扣押决定(以下简称“本裁决案件”)

1.案件概况

本裁决案件的实体案件是一起虚拟货币销售公司(债务人)以实际价格的三十倍价格,向没有任何相关知识的70岁老人(债权人)销售了虚拟货币的组织性诈骗案件(获暴利1亿5千万韩元),案件中债权��提出的大部分损害赔偿请求得到了法院支持。本裁决案件是对实体案件中的债务人对作为第三债务人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享有的对虚拟货币等的返还请求权予以扣押的案件。

2.日本对虚拟货币的相关立法及讨论

日本通过《修改部分银行法等以应对信息通讯技术的促进等环境变化的法律》修改了《关于资金结算的法律》(简称“资金结算法”)及《关于防止转移犯罪收益的法律》(2017.4.1施行),将虚拟货币和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纳入了法律的规制对象中。

其后,日本还对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虚拟货币交易的法律关系等问题展开了讨论,尤其针对用户通过与交换业者签订的合同进行虚拟货币的买卖、交换、转账或租赁等各种交易,并且在交换业者的账户或钱包中保管虚拟货币的情形,普遍认为用户享有类似于可以要求交换业者根据上述合同返还虚拟货币之请求权的债权。另外,日本也有部分学者认为虚拟货币的属性类似于准物权,用户和交易所的关系类似于混合保管的关系。

此外,为了执行债权,还需要特别指定记载于债权扣押清单中的债权。本裁决案件的债权人将其对债务人(用户)的第三债务人(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的债权特别指定为 “根据债务人和第三债务人之间签订的关于虚拟货币(《资金结算法》第二条第五款)的买卖、交换、转让、转账、汇款、借贷、管理、保管等合同,债务人对第三债务人享有的对虚拟货币等(包含金钱)的返还请求权中,按照债权人决定的顺序(即,按照虚拟货币的不同种类罗列钱包的顺序;虚拟货币为同种类的,先扣押未被实施债权扣押的钱包),在本扣押命令送达至第三债务人时根据第三债务人的虚拟货币市场价格兑换成日元的金额中相当于请求金额的金额”,法院也按照此种特定方式作出了扣押债权的决定。

3.本裁决案件的意义和启示

本裁决案件中,法院一方面明确承认了通过交易所(交换业者)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用户与交易所之间的法律关系(债权关系),另一方面承认了基于此等法律关系可以以债权扣押的方式进行强制执行,这点可以说具有重大意义。

尤其是在目前韩国正在进行许多结构类似的交易情形下,如果债权人可以确认债务人通过交易所拥有虚拟货币时,可以考虑采取新类型的保全处分或者强制执行措施,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具体通过何种方式实现禁止处分的效果、扣押之后应采取何种执行程序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