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加拿大的外国附属机构规则[2],加拿大的税收制度从来都不允许对加拿大的非居民向另一名加拿大非居民处置TCP给予展期待遇。甚至在涉及外国公司重组的情形下也是如此,包括在外国司法辖区完全基于税务递延而执行的外国并购。一般而言,对非居民处置TCP的展期待遇一般只发生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即非居民将TCP转让给应税加拿大公司并根据ITA第85条作出展期待遇选择。但是,存在例外的情形,即如果在税务条约中有专门的递延条款允许加拿大税务局(“CRA”)通过加拿大主管机关递延收益以避免潜在的双重征税(参见下文题为“条约递延条款”的论述)。不过,倘若加拿大主管机关根据条约递延条款未达成协议,向另一非居民实体处置TCP的加拿大非居民,如果在交易中获得收益,则通常须在加拿大纳税。

外国并购的现行税务待遇

受ITA第87(4)和 (8)条约束,加拿大对外国合并或兼并的税务待遇将主要由前身公司据之被合并或兼并的公司法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所决定。CRA有着长期的立场:如果适用的公司法规定,参与合并或兼并的前身公司不复存在,并且在合并或兼并时形成新的公司,则前身公司,在满足ITA首要条款的前提下,通常会被认为是紧接合并或兼并之前已处置了所持有的任何财产。但是,如果适用的公司法是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女王诉百得制造有限公司(Black and Decker Manu. Co. Limited)”一案中裁决中所述的“延续型”,则前身公司一般不会被认为是在紧接合并或兼并之前已处置持有的任何资产。例如:在外国“吸收合并”(兼并后一家公司不复存在,并入“存续的”公司)的情形下,不再存续的前身外国公司可被认为向存续的外国公司处置其财产。

外国兼并后,如果前身公司中的一家或两家都在法律上不复存在且其持有TCP,则在不存在条约递延条款的情形下,不复存在的非居民实体在加拿大有应税活动。在这些情形下,如果不复存在的前身公司在其住所的国家获得展期待遇,则征收加拿大所得税经常导致在其住所司法辖区不可抵销的或享受立即双重征税减免的增值税。住所位于非条约国或住所位于没有条约递延条款的条约国的非居民实体在过去根本没有追索权。该等非居民曾因两国之间的时间问题就给予潜在双重征税的减免试图请求加拿大主管机关根据条约的“相互协商程序”条款按其一般权力在加拿大提供展期待遇。但是,倘若没有特定的条约递延条款,加拿大主管机关从未同意以递延方式提供任何形式的减免。[3]

拟议的外国并购新规则

ITA新的第87(8.4) 和 (8.5)条将允许纳税人对处置TCP(公司股本中的股份、合伙企业中的权益或信托中的权益)选择基于税务递延(展期)而发生,如果处置是由满足某些条件的外国并购产生的。这些新的条款针对的是某些标的资产,这些标的资产不属于条约保护财产而另行被视为因外国并购作为公司法的结果而处置的TCP。根据现有规则的第87(4) 和 (8)条,目前对处置实际兼并方的外国公司的股份提供展期待遇。但是,第87(4) 和 (8)条未规定对兼并方外国公司所拥有的相关资产的展期待遇。简而言之,在以下情形下,将适用这些新的条款:

  • 存在外国并购两家或两家以上前身外国公司,紧接并购之前,此等公司住所地为同一国家且相互之间有关联;
  • 术语“外国并购”和“前身外国公司”的定义参见现行ITA第87(8.1)条;
    • 因为外国并购,
      • 一家前身外国公司(“处置方前身外国公司”)处置属于住所地位于加拿大的某公司的股份(“标的财产”)和合伙企业中的权益或信托中的权益TCP(非条约保护财产)和
      • 标的财产成为身为第87(8.1)条之目的新的外国公司之公司的财产;
  • 紧接外国并购之前持有前身外国公司股份的任何股东(前身公司除外)均未收到因并购而处置股份的对价,新公司的股份除外;
  • 如果标的财产为公司股本中的股份或信托中的权益,该公司或信托在此时间之后为期24个月期间内的任何时间并非受损失限制事件(定义参见ITA第251.2(2)条)约束的包括外国并购在内的某交易或事件或系列交易或事件的一部分;
    • 新的外国公司和处置方的前身外国公司共同选择展期待遇。

条约递延条款

所得税条约的主要目的在于避免双重征税。司法双重征税的一个常见原因是两个缔约国税法下的收入确认规则存在时间差异。《经合组织所得和资本征税示范公约》[5](“经合组织示范公约”)试图对居民国施加某些义务通过提供救济来纠正双重征税而无论来源国[6]何时征税以解决这些时间不匹配问题。然而,经合组织示范公约并没有要求居民国或来源国在首次征税时递延确认收入,以图协调两国的规则作为避免双重征税的手段。递延缔约国的直接税收权通常需要明确规定,即“条约递延条款”,授权该国根据其国内法,推迟确认另行立即应税的利润、收入或收益。加拿大的税收条约网络已经纳入了这些条约递延条款[7]中的若干,允许每个国家的主管机关自行决定递延某些公司重组所实现的收入,以避免潜在的双重征税。

条约递延条款试图解决在一个国家(“居民国”)的免税公司(或其他组织)重组背景下双重征税的可能性,即当企业重组的标的资产并非全部位于该国境内且该非本地资产所在地的国家认为这些资产因重组而被转让,并对因此所获得的利润、收益或收入征税之时。在加拿大是非本地资产所在国的情况下,该等资产的收购方收到请求后,加拿大主管机关可与收购方签订协议,根据条约递延条款和ITA第115.1条的相互作用递延确认利润、收益或收入。如此一来,即可通过递延加拿大征税来实现对双重征税的救济。不过,递延并非自动的而是由该国的主管机关“自行”裁量是否给予。

信息通报71-17R5:《加拿大税收公约项下主管机关协助指南》[2](“通报”)第72段至85段,总结了加拿大主管机关关于依照加拿大-美国条约递延条款(即加拿大-美国条约第XIII(8)条)所达成协定的政策。通常可就加拿大条约网络中其他的条约递延条款依赖这些指导意见。

结束语

加拿大税收体系中没有外国并购展期规则,对于拥有TCP并涉及自认为属于与居住在同一司法辖区的相关实体的相对常规的税务递延公司重组(例如兼并或合并)的外国公司而言,在某些情形下,往往是一个主要的障碍,或者是一个地雷。外国并购中加拿大的税务后果经常是后知后觉。笔者,作为加拿大主管机关的前任经理,甚至曾目睹这样的情形,尽管加拿大税务对外国并购影响巨大,可直至发生并购,一直被完全忽视。因此,C-63法案拟议修正案,特别是其扩展了对有资格选择的TCP的描述,不啻于姗姗来迟的一个佳音。

因为具有条约递延条款的加拿大税收条约数量有限,而且这些税收条约中只有少数是与主要的条约伙伴之间的,新的外国并购展期规则将大大扩展适用情形,并购项下重组其公司结构的外国公司将有资格在加拿大获得展期待遇。此外,尽管根据条约递延条款有资格获得救济的最常见的公司重组形式之一是外国并购,尤其是吸收合并,但是加拿大主管机关未曾将这些规定作为简单的自动展期条款进行执行。相反,条约递延条款项下的主管机关协议更像是一种准展期-暂停收益方式而运作,而且相当复杂。因此,满足新的外国并购展期规则条件的非居民实体将发现,与条约递延条款项下主管机关协议规定的条款和条件的程序上的挫败感和复杂性相比,这一选择程序就简单得多。这些新的规则应该也会减轻条约递延条款所产生的加拿大主管机关的工作负担,这对主管机关无疑是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