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院命令公司移交内部 调查文件

在美国诉讼中的证据开示阶段,一方可以要求对方提供看似无穷无尽的文件和资料。在某些案件中,尤 其是与对某公司的刑事或监管调查相关而同时提起的私人民事索赔的案件,当事方经常会要求出示与内 部调查有关的文件。过去的常识是这些文件是不可开示的,因为他们受某些美国保密特权(即律师-客户 特权及工作成果豁免权)保护。

但是,最近的一个案例又令公司在开展内部调查并制作相关文件时采用的某些做法受到质疑。了解此等 调查过程中生成的资料何时会被美国法院视为享有保密特权,何时则不会,对于可能面临政府调查或后 续诉讼的任何人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维持对内部调查结果的保密特权是重要的,那么调查应由外 部法律顾问开展并应审慎制作相关文件。

尽管由法律顾问开展内部调查以向客户提供咨询意见在美国通常被视为享有保密特权,但如果调查是为 多种目的(某些是法律目的,某些不是)而开展的,则调查过程中生成的文件的保密性质就不是那么确 定了。另外,如果调查结果被用于商业或公共关系目的,则本应享有保密特权的文件可能须在诉讼中予 以开示。在某些受到重度监管的行业(例如:金融服务、国防或医疗保健行业),依法律要求开展的内 部调查过程中生成的资料不享有保密特权。最后,如果调查仅由公司人员及/或非律师开展和监督,则生 成的任何工作成果均不享有保密特权。

华盛顿特区最近的 United States ex rel. Barko v. Halliburton Co.案(编号:1:05-CV-1276 (D.D.C))

KBR 案)说明了这些风险。KBR 案涉及某私人原告根据《美国虚假索赔法》就某国防承包商涉嫌欺 诈美国政府提起的索赔。根据美国法律,揭发此等欺诈的原告可有权获得政府获偿之损害赔偿的 15%至 30%。案件开启之前五年,该国防承包商启动了一项有关涉嫌欺诈的内部调查。该私人原告要求该公司 将在调查过程中生成的全部资料均予以开示。该承包商寻求依据律师-客户特权和工作成果豁免权不予开

示这些资料。法院拒绝承认调查资料的任何保密特权并命令该承包商向原告出示该等资料。

法院在作出对该公司不利的判决时认为下列事实是有说服力的: 该公司的调查员并非律师。这些调查员与证人进行了面谈、审阅了文件并制作了报告。

该公司决定发起调查,是出于美国监管义务和“公司政策”而非为了取得法律意见。

调查在未有外部法律顾问提供有关是否以及如何开展调查之意见的情况下启动。

被约谈人士没有被告知,调查是为法律原因而开展的。

该公司目前正在寻求通过上诉取消上述意见,并且企业法律顾问协会(85 个国家 33,000 名企业内部法 律顾问组成的全球性律师协会)已提交一份非当事人意见陈述以支持该公司。

与此同时,对于开展或监督公司内部调查的人士,应考虑以下一些主要的教训:

  1. 如果有发生与调查主题有关的美国诉讼的任何风险,强烈建议客户一开始即聘请美国诉讼法律 顾问参与其中。
  2. 文件(即使是非正式的电邮)的起草须最大限度地提高其被视为享有保密特权的机会并且应当 如同某天会被披露一样进行起草。面谈备忘录的编制不应如同笔录一般,而应当包含律师的主观印 象和策略想法。电邮不应包含煽动性的或“有趣的”评论。
  3. 公司有关内部调查人员配置的政策非常重要;需要对外部法律顾问及非律师的角色及其参与度 作出审慎考量。
  4. 开展调查的人士应考虑到相关保密特权规则并审慎记录调查的目的。如果调查目的可能损害或 排除保密特权,调查团队应了解这一风险并做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