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飞路的小酒馆里,IP交易专家英律师一樽煮酒,拆解各类IP交易。连载系列,带你一同诗酒趁年华,仗剑IP天涯。

第一章 技术出资那些事儿

第三回

前情提要:霞飞路的小酒馆里,IP交易专家英律师、著名高校龙门大学知识产权成果转化办公室的负责人易教授以及小酒馆的曲掌柜一起探讨了专利申请权出资的可行性。

繁花十里,一点丹青烬落,一如初见,悠然木兰开。

两壶酒配四色菜,英律师与这易掌柜正二人对坐、开怀畅饮。

易教授自门外而入,眉目舒展,来不及坐下便高声道:“英律师,易兄,闻着味儿可是竹叶青?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您二位怎不等我一道儿?”曲掌柜起身招呼到,“来来来,快坐下。我可是无需十杯五杯便能解你之意。心情此番甚好,可是项目有了进展?”

易教授未等这竹叶青满上,便向英律师连番致谢,“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此番可算是体会到了。技术出资经您两回拆解,已然清晰明了。我们啊,了解了以境外专利出资在实践中的难度,更是理解了以专利申请权出资可行性较低,这不,好几个项目大方向确定,奔着以专利使用权出资去了!”

曲掌柜一听,插话道,“易兄,你可是越来越专业了,是不是上咱们法学院偷师去了?都能道出‘专利使用权’的概念了?”易教授连连举杯,“不敢不敢,还不得多谢两位的指点。”自饮一杯后继续道,“我还真去研究了一下,虽说相关的法律中并未明确给出这‘专利使用权’的定义,但根据《专利法》的相关规定,大致可以理解为指的是以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的权利。怎么样,说的可还靠谱?”

“易兄,看来你是用上了科研的精神啊!”曲掌柜转身加了一盘水煮花生米,继续道,“来来来,尝尝我这新品,这炸的花生米咯嘣清脆,但这煮的也是软绵可口,犒劳你这通才。听上去,易兄也已初步了解了专利使用权是否可以评估作价以及是否可以依法转让的情况?”

易教授尝了几粒水煮花生米,连声夸赞道,“这三国的曹操和刘玄德二人盘置青梅,一樽煮酒。咱们这是盘置花生,数杯竹叶青!比之那二人的心怀异梦,咱们在一起着实痛快!我这虽说有些贪杯,英律师反复强调的知识产权出资应当满足的三项要求我可是牢记心上,第一可以进行评估;第二可以转让;第三不被相关法律法规所禁止。我可是让学生照着英律师上次提到的规定都去看了,《公司法》规定,股东可以知识产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专利资产评估指导意见》指出,专利资产评估业务的评估对象是指专利资产权益,包括专利所有权和专利使用权;《专利法》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他人专利的,应当与专利权人订立实施许可合同,向专利权人支付专利使用费。被许可人无权允许合同规定以外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该专利。英律师,您看,我这学生,不赖吧!”

英律师笑着把易教授的酒给满上,“哪敢收您这么厉害的学生哟!咱们做律师的,不仅要为人答疑解惑,更要让人明白为什么这么答疑为什么这么解惑。您这领悟力着实让人钦佩。您刚才提到的这些都没问题,但是首先,必须得注意,某些特殊情况下,专利权人对专利使用权的转让可能会受到限制。例如《物权法》和《担保法》就有规定,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出质后,出质人不得转让或者许可他人使用,但经出质人与质权人协商同意的除外,因此,在讨论技术出资的方案时一定要先弄清楚权利的状况。”

英律师和其余二位略微一碰,继续道,“其次,之前也反复提到,区别于常见的现金出资,专利出资在实践中的可操作性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一个话题。好比易兄您刚刚提的刘曹二人对饮,青梅煮酒用的必须是黄酒,9月前后,天气转凉,确实恰逢,梅子成熟,这黄酒一温,酒精挥发,更易入口。咱们这竹叶青就不同,白酒入口,怎地也辣上几分,这花生米香脆,正配那辣味儿。所以说实践出真知,不知这实操中的做法儿是不行的。”

易教授一听这话倒是心下一紧,“英律师,就说您是真专家。我这再怎么学都只能学得三分皮毛。实践经验这最重要的部分我竟然未曾在意,您快给说说,实践究竟如何?”

英律师抿上一口,继续道,“各地这些年实践中倒确实出台过鼓励技术出资的一些规定,例如,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早在2011年就发布过《市工商局关于积极支持企业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扩大知识产权出资范围,开展专利使用权、域名权等新类型知识产权出资试点工作。’湖南在2014年末也出台过《关于支持以专利使用权出资登记注册公司的若干规定(试行)》,规定‘在登记注册公司时允许专利权人用专利使用权作价出资,入股比例不受限制,促进财产性权利转化为资本。’尽管如此,由于毕竟不如现金出资来的普遍,在具体实践前还是建议和当地的工商部门进行深入的沟通。”

“这么说来,易兄他们的项目还真能用专利使用权出资了?”曲掌柜问道,“可这作价该如何处理呢?掏真金白银的时候,大家伙儿心里都是明明白白的,这评估作价莫不是全看评估师的操作了?”

英律师微微一笑,“曲兄,你这可是说到点子上了,我接下去要说的正是这评估作价的问题。很早咱们就提过,对于用作出资的无形资产,评估师在评估时本身就会较为严格,特别的,评估相关的准则,例如《资产评估准则—无形资产》,中一般要求评估师不得以预先设定的价值作为评估结论。但是,在考虑以专利使用权出资的时候,即使经与评估师确认可以合法合规的进行评估,和现金相比,专���本身价值的稳定性相对会低一些,例如有可能专利权保护期限或专利使用权许可期间在公司营业期限前即告终止,也有可能专利的市场价值有所贬值,更有甚者,专利可能在完成出资后被宣告无效,在确定是否要以专利进行出资是,这些特殊情形也应当考虑周全。”

易教授赶忙又要把英律师的酒给满上,英律师连连摆手,“不了不了,这竹叶青百杯之后始颠狂,一颠一狂多意气,咱们啊,还是下回再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