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里,机器人律师的出现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变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响。目前,世界上出现了哪些机器人律师方面的应用呢?这些恪守规律的人工智能机器又会在哪些服务环节发挥作用呢?理脉整理了目前国际上出现的法律机器人应用,带您了解法律服务行业人工智能技术的最新动态。

机器人律师辅助大型企业进行智能合约管理?

近期,海尔推出了智能合约平台。通过这个合同文本交互的智能平台,在订约前,海尔准备了标准化的合同供订约双方进行事前公议,极大地减少了在商讨阶段起草无指向性的协议的不便;在订约过程中,需要签署的合约在大型企业、集团企业内部实现实时同步和线上交互,省去了多个对象重复审阅合同的冗长环节。而海尔大数据库的区块链技术,又帮助订约双方直接在线上交涉、公议,并同时对合约及交互内容进行实时记载,最终完成线上电子签约,实现全流程证据固化。在合约订立后,海尔的区块链技术还将协助智能履约,为企业提供便利。

除此之外,通过收集、整理、大数据分析海量的合约内容,海尔也将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挖掘各类合约的写作格式及规范,逐渐形成完善的各类合同文本模版,供企业法务在不同的情景和需求下使用,从而极大地减少繁琐的调查和撰写的人力成本及时间成本。

用机器人律师帮助难民?

Donotpay是一款在线智能对话应用。它的开发者,年仅20岁的斯坦福大学学生Joshua Browder凭借这款应用入选了福布斯杂志评选的“30岁以下最有前途的企业家名单”。目前,这款应用不仅可以在线帮助用户处理汽车罚单,寻求飞机晚点的相关赔偿,还可以为在寻求政治避难过程中的难民提供帮助。

Joshua在采访中透露,他在18岁时遇到的汽车罚单问题是他开发这个人工智能运用的最初动力。在Donotpay在汽车罚款领域获得成功后,他又将目光投向了投诉率高的飞机延误事件的解决方案上。通过在线问答的方式,用户将有关飞机延误的具体信息告知Joshua的机器人律师,几秒钟后,这个在线应用就能帮助用户草拟好投诉的邮件,和索赔的目标,帮助用户寻求赔偿。今年年初,Joshua又将他的事业领域扩展至人权事业,难民可以在这个应用的帮助下准确填写寻求政治避难的相关表格,并厘清自己需要准备的材料和必经的环节。

目前,Donotpay的市场估值在500万美元。而Joshua也下定决心向更多领域拓展他的机器人律师应用。

机器人律师为当事人提供诉讼意见?

去年年底,一家由墨尔本律所开发的机器人律师应用在澳大利亚上线。这一应用的初衷是帮助没有代理人的诉讼当事人提供相关的法律问题咨询建议。这款应用会在线向用户提问,从而收集案件案情和基本事实,帮助不具备法律知识的当事人快速、清晰地厘清自己在辩护中需要突出的重点和需要讲清的关键点,以应对法庭上可能受到的质询。

根据这家墨尔本律所的合伙人Bill Doogue介绍,约30%的当事人在没有律师指导意见的情况下出庭,他们是这款机器人律师的主要目标客户。Bill也坦言,他们推出的机器人律师主要是为了服务那些本来不计划聘用代理人的客户,并不能代替专业律师在诉讼中发挥的作用。相较于人基于主观制定的诉讼策略、应急措施,机器人对可能获得的回答进行了预判和假设,因此提供的法律建议也比较机械。

机器人律师协助处理破产案件?

ROSS智能机器人是目前世界上应用最广、推广程度最高的机器人律师。它由IBM的团队带头开发,背靠IBM Watson的超级计算能力,拥有数量庞大的法律数据库。

ROSS最先的应用领域是破产案件。2016年,它帮助一家大型律所处理卷帙浩繁的破产数据。律师只需要在软件中输入自然语言,就可以快速获得需要的法律信息,以及精准的法律数据统计。

ROSS目前的执行官Andrew Arruda表示,未来ROSS还将向其它法律服务领域拓展业务。机器人律师不再局限于律师的竞争对手角色,而是将在更多的案件中充当律师的助手,帮助专业律师更好地搜集数据、完善法律信息储备。

目前,机器人律师主要活跃的领域有三,一是为不计划聘用代理人的客户提供法律处理建议;二是为专业的律所和律师提供辅助;三是标准化的合同模版的拟定。这些领域与当前律师的服务市场并不重合。尽管大部分专家和从业者并不认为机器人会取代律师在法律事务中的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未来,机器人律师必将在越来越多的法律服务领域发光发热。

本文转载自理脉(微信号:LegalMi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