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的时代,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成为企业宣传的重要通道与平台。然而,企业在社交媒体官方账号的运营过程中,往往对版权问题不够重视。同时社交媒体的碎片化、分享性、极速传播的特点亦给著作权法的适用带来了新的问题。根据腾讯公司2016微信知识产权保护白皮书,微信公众平台中知识产权投诉超过1.3万件,其中著作权投诉占比超过4成[1]。除此之外,版权诉讼也呈快速增长的趋势。近日,腾讯公司因未经授权在微信企业账户及新浪官方认证微博中使用了9张视觉中国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被索赔人民币18万元,法院最终判赔人民币4万元,引发不小争议[2]。随着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断加强,作为国内领先图片提供商视觉中国也将目光锁定在各大社交平台,对企业的版权侵权行为发起攻击。那么企业在社交媒体上运营官方账号的过程中,往往会误踩哪些版权雷区?

使用网图贪便宜

目前互联网上,存在大量图库网站,供用户下载使用。此类图库网站本身即有侵权风险,如果任意从网络上下载图片进行商业使用,即有很大风险侵犯他人著作权。而对于正版图库,也会不定期向用户开放免费下载权限。然而在此类网站的版权声明中,一般会强调该等免费只限于个人使用或企业非商业使用[3]。企业社交媒体的运营人员往往会忽视这一点,模糊了商业使用和个人使用的边界,不经意之间会将企业至于侵权风险中。对于某些付费正版图片,对公价格和对私价格也会有所差异,对于企业公众号或者官方微博中所使用的图片应当尤为注意。

不当转载博关注

分享是社交媒体的核心特征之一,其具体表现形式主要有转发和转载。一般的转发行为在未对原作品进行任何修改的情形下,促进了作品的传播。因此目前的学术界、司法界和用户均对转发行为持包容态度。而对于转载行为,由于其可能涉及到对原作品的编辑和对原作者权益的影响,则应当受到更多的规制。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律体系,在网络上未经授权转载他人作品,不属于合理使用,也不属于法定许可及“准法定许可”。我国著作权法中规定的第一条法定许可是“报刊转载法定许可”,但该条“法定许可”仅限于报刊之间的相互转载[4]。最高院司法解释曾规定过“报刊转载准法定许可”适用于互联网传播,但随后又删除了该规定[5]。 这意味着同样属于网上传播的企业社交媒体的转载,不适用“报刊转载准法定许可”制度。因此,未经许可的转载,即使已经清楚标明作者及出处的,虽然没有侵犯其署名权,但仍然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如果不仅没有标注作者出处,甚至改头换面冒称原创的,那么既侵犯了相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著作财产权,也侵犯了相关的精神权利。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国家版权2015年发布《关于规范网络转载版权秩序的通知》明确规定互联网媒体转载他人作品,应当遵守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必须经过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并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及作品来源。同时不得对作品内容进行实质性修改,对标题和内容做文字性修改和删节的,不得歪曲篡改标题和作品的原意。

另外,对于多次转载的情形,例如A未经许可转载了B的文章后未标明作者,C再次从A处转载了该文章,此时B同样可以向C主张著作权侵权。若C已经尽到注意义务,作为善意第三人,其只需停止侵权,而不承担赔偿责任。若C也是非法转载,则其不仅要停止侵权,还需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抄袭、改编蹭热度

社交媒体平台上,经常有企业借助经典作品进行宣传。其精心改编的图片或音乐,往往会引来网友和粉丝的疯狂点赞,取得良好的效果。然而此种改编如果未经授权,则很有可能落入著作权法的规制范围。去年中旬,某知名电器制造商因在其公众号中擅自改编某音乐,用于宣传其电饭煲产品,被作者小柯微博索赔500万。又如某电视台在其奔跑类节目中擅自改编某知名兄弟动画,并在微博官方账号中进行广泛宣传,被原作者索赔400万。改编有风险,蹭热需谨慎!

未经许可翻外文

某些企业经常在其社交媒体官方账号中分享外文文章并进行翻译。但需要注意,翻译作为版权法中的“演绎”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在著作权法系中以演绎权的一种(翻译权)独立存在。虽然著作权有地域性,但因为伯尔尼公约等国际条约、双边或多边协定的缔结,我国有义务向这些条约成员国的权利人提供著作权保护。因此如果未经授权,在互联网上直接传送国外作品的翻译文献,则难以构成合理使用,侵犯原作者的著作权。

针对这些时隐时现的雷区,我们作为专业知识产权诉讼律师的建议是:

原创是社交媒体的生命力,企业在官方账号的运营过程中,应当坚持原创。同时应与正规的商用图库合作,提前获得图片的授权,减少后顾之忧。在转载、翻译、改编他人作品的情形下,应当尽量提前取得原作者的授权。对于无法查明作者的文章或图片,尽量不使用。如果出于特殊原因必须使用,一般应作出声明,以便日后原作者联系。

在面对他人的侵权指控,企业也不必惊慌。首先需要核实该作品的权属和有效期,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等,可以作为认定作品著作权的证据。如果对方无法举证,或作品已经过保护期(极端情形),则无需担心。如果对方确为著作权人,则需要首先考量对方的索赔。如果索赔金额较低,鉴于诉讼成本的考虑,企业尽量选择与对方和解。而如果对方索赔过于高昂或不尽合理,且无法进一步谈判,建议企业及时寻求专业律师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