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阁下:

我们特此代表国际律师协会人权研究所(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s Human Rights Institute (IBAHRI))致函给您。作为一家财务独立的自治机构,IBAHRI 与全球法律界合作,共同促进 和保护人权以及全世界法律职业的独立性。此函的目的是表达我们对于中国律师的关注,他们仅 因履行其专业职能而遭受严重危险。

在中国担任人权理事会成员的最后几个月,阁下有机会优先考虑该理事会对于国际人权准则的承 诺,并按照国际标准建立一个确保法律职业得以自由、安全执业的环境。我们恳请阁下抓住该机 会。

一年前的今天,中国开始了对人权实践前所未有的打击。自从王宇(Wang Yu)律师被捕并且同 其丈夫包龙军(Bao Longjun)一同被关押以来,已有 300 多名律师和人权维权人士遭受到恐 吓、骚扰、逮捕和关押,其权利和专业职能受到非法限制。据报道,其中有些人士还受到虐待。

在案件起诉后几乎必然判决有罪的这个国家,我们对于 2015 年 7 月被捕的一些人士深感关切, 包括周世锋(Zhou Shifeng)、王全璋(Wang Quanzhang)、谢燕益(Xie Yanyi)、谢阳 (Xie Yang)、王宇、包龙军、李春富(Li Chunfu)、刘四新(Liu Sixin)和赵威(Zhao Wei),他们目前面临严重刑事指控。以上法律专业人士是知名的和平、合法人权工作者,但阁 下的政府却将其视为国家威胁。

李和平(Li Heping)律师自 2015 年 7 月 10 日以来一直被隔离关押,许多律师不断受到骚扰并 被禁止离开中国,对此我们强烈谴责。

最近报道吴良述(Wu Liangshu)律师遭受的攻击进一步证明在中国担任律师是非常危险的职 业。

IBAHRI 在此强调《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政府应当确保律师能够履行其所有专业 职能,不受任何恐吓、妨碍、骚扰或不正当干涉。”当其坚决捍卫客户权益、倡导正义、质疑人权 和基本自由受到���法限制时,这些律师正是履行以上基本标准所预期的职能。然而,中国政府并 未遵守这些国际原则,不尊重律师作为法治守护者的关键作用。

此类攻击不仅侵犯律师及其客户的基本权利,可能会致使中国法律职业遭受无法弥补的损害,而 且会破坏法治。

我们与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自 2015 年 7 月迫害行动以来被关押的所有律 师,敦促中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履行国际义务,保护那些致力于保卫和促进人权的人士。

只有采取了这些保障措施,中国政府申请加入人权理事会时曾作出的“继续加强发展民主和法治, 完善民主制度,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进一步保护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承诺才有希望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