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介绍:

中山市三乡镇卡乐贸易部(以下简称“卡乐贸易部”)2007年5月21日向商标局提交“VOELKEL”商标的注册申请,并于2009年12月21日取得注册,核定商品包括32类的“啤酒;无酒精饮料;矿泉水;乳酸饮料(果制品,非奶);豆类饮料;无酒精果汁;可乐;苹果酒(非酒精);饮料制剂”等。

2016年1月27号,沃克尔果蔬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沃克尔公司”)针对“VOELKEL”商标提出撤销连续三年不使用注册商标的申请,商标局经审查,认为卡乐贸易部提供的商标使用证据有效,申请撤销理由不能成立。驳回沃克尔公司的撤销申请,“VOELKEL”商标不予撤销。

沃克尔公司不服商标局的撤销决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在撤销和复审程序中,卡乐贸易部提交了以下证据:

1、“VOELKEL”商标的注册证复印件;

2、卡乐贸易部2009年12月30日将“VOELKEL”商标许可给中山市三乡镇佳乐新城百货便利店(以下称“被许可人”)的商标许可合同,许可期限为2009年12月21日至2019年12月20日;

3、被许可人2015年8月20日开出的“VOELKEL”啤酒的销售发票;

4、被许可人2015年8月20日开出的“VOELKEL”椰肉果汁的销售发票;

5、被许可人2015年8月20日开出的“VOELKEL”矿泉水的销售发票;

6、被许可人2015年8月20日开出的“VOELKEL”黑加仑汁的销售发票;

7、被许可人2016年4月26日开出的“VOELKEL”果汁的销售发票。

沃克尔公司提交质证理由,认为部分销售发票与税务机关采集的信息不符、真伪存疑;被许可人未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不具备生产加工啤酒、果汁、饮料产品或委托他人加工生产的合法资质,没有任何证据显示“VOELKEL”品牌啤酒、果汁、矿泉水、黑加仑实际存在;卡乐贸易部提供的证据是为规避撤三程序而准备出的,不能证明“VOELKEL”商标的真实使用。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可归纳为卡乐贸易部在2013年1月27日至2016年1月26日期间是否在核定使用商品上对“VOELKEL”商标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本案证据2《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用于证明被申请人许可中山市三乡镇佳乐新城百货便利店使用“VOELKEL”商标,被许可人是否对“VOELKEL”商标进行了使用,需结合其他证据予以认定。关于五张销售发票,经登陆广东省国家税务局官网进行查询,结果显示三张发票部分信息与税务机关釆集的不一致,故对该三张发票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另两张发票所载纳税人识别号模糊不清,无法在税务局官网进行查验。其次,即使该发票均是真实的,四张发票开票日期均为2015年8月20 日,分别载明销售“VOELKEL”啤酒2支(金额9.2元)、“VOELKEL”椰肉果汁2盒(金额7.6元),“VOELKEL”矿泉水2支(金额7.6元),“VOELKEL”黑加仑汁2支(金额8.6元);一张发票开票日期为2016年4月26日,载明销售“VOELKEL”果汁1支(金额12元)。在三年指定期间内,被许可人仅进行了两次销售,且上述行为发生在三年指定期间后期,销售数量少、销售金额小,难以认定其系出于真实商业目的使用“VOELKEL”商标。根据《商标法》的立法精神,权利人对于商标的使用目的应当是指从相关消费者的角度,使商标实际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商标专用权人应当出于真实商业使用意图使用商标,而不能仅基于规避商标使用义务以维持注册商标为目的。因此,被许可人对“VOELKEL”商标的使用不符合《商标法》所要求 的真实、合法、有效的使用。“VOELKEL”商标予以撤销。

万慧达北翔代理沃克尔果蔬汁有限责任公司参与本案。

短评:

《商标法》设置撤销连续三年不使用注册商标程序的立法目的是鼓励商标的正当使用,在促进市场主体之间公平竞争的同时,清除“商标注册簿”中确实闲置不用的“死亡商标”,为具有真实善意使用商标意图的市场主体依法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扫清障碍。在“大桥DAQIAO及图”商标案中,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在(2010)高行终字第294号行政判决书中,提出商标使用应当具有真实性和指向性,对于仅以或主要以维持注册效力为目的的象征性使用商标的行为,不应视为在商标法意义上使用商标。该案作为提出“象征性使用”的典型案例,在后续多个案件中被反复引用。在(2016)京73行初4699号撤销复审一审行政判决书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即认为该案情形与(2010)高行终字第294号行政判决书案情基本相同,在先判决所确定的规则在本案中应当得到遵循;广州红骏公司对于诉争商标的使用亦属于主要以维持注册效力为目的的象征性使用商标的行为,不应视为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

在万慧达北翔代理的“湾仔码头”撤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知行字第181号行政裁定书中也明确提出:判断商标是否实际使用,需要判断商标注册人是否有真实的使用意图和实际的使用行为,仅为维持注册商标的存在而进行的象征性使用,不构成商标的实际使用。

笔者认为判断商标使用是否属于“象征性使用”,并非仅仅考虑其使用规模或次数,而是要结合在案证据综合判断,商标权人是否具有真实的使用意图和实际使用行为。事实上,虽然在关于撤销程序的相关法律规定中没有明确提到真实使用的要求,在《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关于被控侵权人以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未使用注册商标而对抗赔偿请求提出抗辩的条款中,明确提出了“实际使用该注册商标”的要求。本案中,商标注册人提供的商标许可合同和销售发票表面上形成了证据链,但被许可人作为一家便利店,并不具备生产啤酒、果汁、矿泉水等产品的资质和能力,在缺乏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其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然是以规避商标的使用义务、维持商标注册效力为目的,不能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