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杂志《经济学人·商论》本周刊登了一篇封面文章,将数据比作“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在数字经济时代,不断流通的数据影响着政策决定、商业决策以及个人生活。对现代企业而言,能否充分认识数据的价值、把握数据的命脉,决定了企业未来的商业命运。

数据的贸易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报告,在2014年,每秒有211兆兆位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跨境流动。数据已经成为全球贸易中密不可分的重要环节,也深刻地改变了现代贸易的形态。

《经济学人》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目前波涛汹涌的数据主要以三种方式影响着世界贸易:首先,数字经济推动了电子平台的跨国运作,越来越多的世界网民通过亚马逊、eBay或是中国的淘宝进行购物,促进了商品和服务在世界范围内的流通;其次,越来越多的商品以数字的形式出现并进行销售,过去局限于商品形态难以进行海外销售的唱片和电影碟片都通过网络的形式实现了跨境销售,并产生了巨大的利润;第三,在全球的供应链中,数据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帮助企业进一步提高利润。大型的跨国企业可以使用数字平台实现全球范围内的原料采购和运输,最大程度地降低成本。

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不仅是企业进行跨国贸易的优质工具,数据本身也是重要的跨国流通的商品。网络游戏的游戏时长、APP的下载和点击、旅游网站的浏览信息,这些都是现代网络广告产业的重要商品,许多外国企业通过购买本地数据采取了定点的广告投放,并实现了精准的营销。

数据的价值

对于现代企业而言,数字经济的出现深刻地改变了传统的竞争环境。

拥有数据优势的企业能够掌握行业的马太效应。在互联网时代,竞争的门槛降低,参与者极速增多,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也明显地出现了。以互联网行业为例,国内的BAT、国外的Facebook、Google等互联网巨头不仅在二十年间迅速地建立起优势地位,更通过数据实现了对行业竞争情况的全掌握,并借助资本的优势巩固自身的优势。2014年,Facebook斥190亿美金收购移动聊天应用软件WhatsApp。这款海外版“微信”虽然一直没有表现出很强的盈利能力,但在世界范围内保有很强的普及率。三年过去,尽管WhatsApp在很多方面与国内的竞品微信表现出差距,但是这一单收购帮助Facebook填补了移动聊天领域的空缺,及时地阻断了竞争对手利用这一行业狙击自己的可能性。

数据帮助企业更加明智地参与金融活动。首先,数据帮助企业进行更有效率的投资活动。在企业收购和投资的过程中,越来越详实的数据信息帮助公司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尽职调查,快速了解被投企业的资产状况、法律纠纷情况、人力资源状况等运营情况,及时地规避潜在不良资产。其次,数据也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金融化。在企业寻求上市或是并购重组的过程中,同行业的上市材料以及监管部门的历史审核意见都是非常重要的参考材料,正如理脉观点在近期的文章中所整理的,这些文本反映了监管部门的关注点和同类企业的风险高发区段。在未来,理脉也将对这些关键的数据进行结构化的处理,帮助企业及相关领域的律师、会计师等专业人士快速地提取相关信息。

数据的估值

数据的价格究竟该如何进行评估是一个重点话题。数字经济时代带来了非常非常重要的改变,人们对成本的估计发生了变化。在传统行业中,成本来源于原料的采购、人力资源的配置、运输的费用等,而数字行业的成本则不同,大大超出了光纤、主机、服务器等硬件的价格,更多的体现在数据对原产业的增值作用上。数据到底值多少钱?企业应该花多少钱购买数据?这些都是新形势下值得关注和讨论的问题,也是政府和国际机构广泛关心的话题。

尽管目前大部分情况下业界对数据价值的评估尚无统一的标准,但毋庸置疑的是,数据在现代经济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正如《经济学人》所说,数据是未来的石油,是经济发展的新动力。拥有十四亿人口的中国是数字经济时代商业竞争中的海湾地区,有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强的数据潜力。如何利用好庞大的国内数据,并成功地利用这些数据实现自身产品及服务的差异化,是未来企业在中国获得成功的取胜之匙。

数据企业如同炼油者,将来源广泛的信息进行收集、整理、分析,从庞杂的信息中提取有针对性的数据,服务相关的商业行为和政策决定,是数据增值过程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为了更好地实现数据的价值,拥有垄断数据的互联网企业及政府部门应该进行信息公开、数据共享,从而实现共同促进和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