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比让到突尼斯,非洲的仲裁中心数量正在增加。这种增长势头反映了许多非洲经济体的增长和逐渐多样化发展。此种增长可以被看作由行业驱动,绝大多数向仲裁机构提交的争议都来自于电信、基础设施和能源部门。在该领域明显领先的是基加利国际仲裁中心和毛里求斯国际仲裁中心,前者仅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审理了约30起案件,其中数起为国际争议,后者很英明地与伦敦国际仲裁院相关联并获得支持和可信度,使其可以成为整个非洲大陆的仲裁平台。这里我们重点关注尼日利亚和吉布提最近的两个项目,它们是下一代非洲仲裁中心的代表。

拉各斯项目的仲裁是拉各斯仲裁院(LCA)和拉各斯商务部国际仲裁中心(LACIAC)的联合项目。LCALACIAC根据一份谅解备忘录的约定,共同鼓励在尼日利亚拉各斯进行国际和国内仲裁。较晚设立的LACIAC致力于将拉各斯推广成为人们解决与非洲有关的仲裁的首选。来自非洲其他地区的竞争也非常激烈,这两家仲裁中心面临着突出自身优势和吸引会员的一系列挑战。

从历史上看,社会政治和安全方面的挑战影响了各方在尼日利亚进行仲裁的意愿,而且有观点认为,由于拖延和干涉主义的司法制度,尼日利亚的立法和司法架构不足以支持在诉讼期间和执行期间采取替代性的争议解决方式。但很明显这些趋势正在发生变化,尼日利亚上诉法院近期的判决就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尼日利亚)与Anor诉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与其他方”[1]的判决认为尼日利亚法院没有管辖权发布禁令来限制或以其他方式干涉仲裁进程,除非尼日利亚仲裁与调解法案中另有规定。该案(以及“尼日利亚开发公司诉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2]”)的判决表明,法院支持仲裁,并认可仲裁在对投资者友好的现代经济中的作用。

LACIAC2015年的裁决中,LACIAC对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示范法修订版的执行包括针对临时措施和紧急仲裁人任命的条款。该等现代仲裁趋势应该能使外国投资者相信,在拉各斯进行的仲裁会遵守与国际公认原则相一致的法律。

尼日利亚目前面对的经济压力和油价的下跌可能会给LACIACLCA这样的机构带来机会。商品价格下降造成的成本最优化会导致项目推迟,或致使各方从不再具有经济效益的项目中抽身,而这可能会引发争议。LACIACLCA有能力利用这种增长的机会,从非洲的众多仲裁机构中脱颖而出。

然而还存在来自吉布提的全新竞争,政府间发展组织去年决定在吉布提建立国际仲裁与友好争议解决中心。选择吉布提作为该项目的地点是非常明智的,因为吉布提位于红海和亚丁湾的交汇处,是该地区重要的深水港口。鉴于近期世界银行全球商业环境报告中对吉布提的积极评价,吉布提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包括世界银行和欧盟)希望该中心能增强投资者对该地区的信心。各方希望,该中心作为一个解决国际争议的机构,其本身也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

作为《纽约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签署国,吉布提确保其仲裁机构的裁决在迄今已承认该公约的任何国家均可执行。

虽然尼日利亚和吉布提想要在全非洲取得优势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鉴于其具备确保快速措施的正确支持和吸引优秀仲裁从业者的能力,尼日利亚和吉布提迟早有机会成为保护投资者的次区域仲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