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回放】

原告梁某在被告上海中技公司任职期间作为发明人、设计人共完成实用新型专利44项、外观设计专利19项。根据被告的奖励办法,每项实用新型专利奖励金额为500元至1万元;每项外观设计专利奖励金额为300元至8000元。被告经评审确定了原告主张的43项实用新型专利中的奖励金额,从500元至4000元不等共计2.5万元。原告诉称,被告应当按照专利法的规定,一项实用新型专利或者外观设计专利给付奖金1000元。故被告应当向原告给付奖金6.3万元。被告辩称,被告在规章制度中有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奖励的规定,因此应当按照被告规章制度中确定的数额向原告给付奖励。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对涉案专利中的43项实用新型专利进行了评审,确定了具体的奖金数额。原告虽然对于上述评审确定的奖励数额有异议,但并没有提交相反证据证明上述评审确定的奖励数额具有不合理性,故法院对该43项实用新型专利的奖励数额共计2.5万元予以确认。对于尚未评审的1项实用新型专利及19项外观设计专利,法院结合被告的奖励办法规定的奖励幅度范围以及上述专利的实际情况酌情予以确定。故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奖励4.5万元。一审判决后,当事人均未上诉,本案已生效。

【三种主流观点】

我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七十七条规定,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未与发明人、设计人约定也未在其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中规定专利法第十六条规定的奖励的方式和数额的,应当自专利权公告之日起3个月内发给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奖金。因此,职务发明奖励数额的确定应遵循“约定优先”原则,但如果单位与发明人约定或者单位规章制度规定的职务发明奖励并不是确定的数额,而是一个幅度范围时,应当如何确定奖励数额呢?

第一种观点认为,单位规定的奖励数额如果是一个范围幅度,属于约定不明,应当视为单位与发明人之间没有约定。一旦发生职务发明奖励纠纷,法院应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规定的奖励标准确定发明人应当获得的奖励数额。

第二种观点认为,单位与发明人约定的奖励数额表现为范围幅度,而不是具体的数额,只要在起诉前,单位与发明人就所涉专利明确了奖励数额,法院可以依据明确后的数额确定最终的奖励。如果起诉前尚未明确具体的奖励数额,法院可以依据法律规定的标准确定最终的奖励数额。

第三种观点认为,“约定优先”原则意味着单位与发明人之间的约定排除法律标准的适用,只要约定不存在无效、可撤销等情况,即使约定不明确,在起诉前,单位与发明人也没有就所涉专利明确奖励数额,单位与发明人之间的约定仍是有效的,法院酌情确定的奖励数额可以高于法定标准,也可以低于法定标准,不受法定标准的约束。

【法官回应】

约定不明时,应在约定范围内酌情确定奖励数额

目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采纳了第三种观点。即除非单位与发明人之间的约定具有无效、可撤销等情形,双方的约定排除了法律标准的适用。即使约定的奖励数额是幅度范围,如果单位在起诉前明确了具体数额,则根据该数额确定奖励数额;如果单位在起诉前没有明确具体数额,则由法院酌情确定奖励数额,可以高于法定标准,也可以低于法定标准,不受法定标准的约束,法院不应直接根据法律规定确定最终的奖励数额。

职务发明奖励数额的确定

首先,职务发明奖励数额的确定应充分尊重单位与发明人的意思自治,不宜轻易否定约定的效力。只要单位没有滥用其管理者的权力和地位,双方对于职务发明奖励的约定是出于各自真实的意思表示,这种约定即使并不是具体的数额,也应得到法律的认可。

其次,约定不明确时,需要单位基于公开的评审程序确定奖励数额。如果单位在起诉前虽然确定了实际奖励数额,但并没有经过公开的评审程序,例如是单位负责人或部门负责人个人决定的,该奖励数额由于不具有程序正当性,不应得到法院的认可。

再次,单位在起诉前未明确实际奖励数额或者明确的奖励数额未被法院采信的,法院应酌情确定最终的奖励数额。

法院在确定职务发明奖励时可以综合考虑如下因素:

一是所涉专利的创造性程度。

二是所涉专利对于单位的贡献。

三是发明人在单位的职务或地位。职务高的发明人所获奖励应低于职务低的发明人所获奖励。

四是单位对完成专利分别作出的贡献。如果某个专利的完成主要是基于单位已有的技术资料,发明人仅是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进,该类专利的奖励明显应低于开拓性发明或主要是基于发明人的贡献所完成的职务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