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ealth——智慧医疗,是医疗领域的新兴热门词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eHealth是指通过电子形式传输医疗信息以及提供健康护理服务。[1]无论是传输医疗信息、亦或是提供健康护理与医疗服务,个人信息都将在此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根据报道,上海目前已建成全国最大的医疗档案信息库和国际上最大样本量的医疗卫生信息库,已储存6578万份个人诊疗档案、16亿条处方、2.3亿份检查检验报告和375TB影像资料。[2]我们目前可能难以想象如果为中国13亿人都建立医疗电子档案会对整个世界的eHealth事业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毫无疑问这庞大的个人信息数据必然会使得eHealth对人类生活带来巨大的变化。

eHealth面临的挑战

个人信息保护、知识产权、以及人员的全球化流动以及互联网技术都使得eHealth的发展和各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以及监管制度面临巨大挑战。中国目前的状况是首次在立法中提出“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这一概念。2015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在定义个人信息时首次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这一概念纳入其中。这意味着立法者已经开始关注有关医疗、健康方面的信息数据的特征,并通过立法开始逐步规范eHealth的个人信息搜集、使用和存储。例如,《人口健康信息管理办法(试行)》第十条规定:不得将人口健康信息在境外的服务器中存储,不得托管、租赁在境外的服务器。

发展eHealth是全世界共同的目标,以期通过数字化健康管理与医疗服务改善人类医疗环境、提高人类健康水平和老龄化时代的生活质量,但如何保障个人信息数据安全以及国家信息安全,平衡各大eHealth公司乃至各国之间的利益,将是未来五年的工作重点。

eHealth与知识产权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定义,eHealth是指贯穿于医疗保健机制下对信息通讯技术的应用。[3]根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的预测,到2022年eHealth全球市场预计将达到3080亿美元。[4]随着越来越多以eHealth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涌现,高精尖技术成为了eHealth公司争夺的重点,有关知识产权归属的问题也频繁发生

对于知识产权是否属于民商法范畴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话题。[5]有学者认为知识产权法是民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有人认为由于民法中没有对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规范,所以将知识产权法规划归民法部门受到一定的限制。随着知识产权归属问题的涌现,这样的讨论也变得越来越有意义,特别是eHealth迅猛发展中涉及的“健康医疗数据”的民事权益与知识产权研究。

无论怎样描述eHealth,必然包含三个基本要素:智能硬件、软件和健康医疗数据,然后构建成一个网络,把病人、医疗机构、政府监管部门、健康护理机构和任何有健康管理需求的人联系在一起,其中涉及个人的信息是核心要素,包括方方面面,例如个人电子病历、电子个人健康档案、处方、药物使用报告、化验与检查报告、甚至运动和医疗消费习惯等等,这些信息在脱掉了个人隐私之后形成的数据(这里我们称之谓“健康医疗数据”),其所有权和使用权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话题。这里我们暂且不讨论个人信息保护和国家信息安全方面的问题,仅仅涉及经过处理后的数据的民事权利和其上相关的知识产权问题。

在民法体系下,财产的所有权包括了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分权四方面,但这样普遍的定义是难以符合健康医疗数据特性的。具体而言,问题一、健康医疗数据的所有权属于谁?——国家?医疗机构?授权的信息采集机构?信息加工机构?问题二、形成健康医疗数据的知识产权属于谁?问题三、健康医疗数据的所有权与其上的知识产权所有权之间的关系如何?有冲突时优先考虑哪个利益?问题四、数据上的知识产权是一种什么样的知识产权?与一般的著作权特征是否吻合?问题五、个人隐私虽然已经脱去,但是贡献了基础信息的个人是否有使用权或者其他权益?其中,个人贡献的信息分别是作为病人的医疗信息和作为个人的健康管理信息,两者分别对应怎样的权益?

目前eHealth的技术往往是通过对数据的加工、在原有数据的基础上进行的改变,包括去掉一些内容,改变一些内容,以及增加一些内容,显然,数据已经适当具备了通用性,但仍然有稍上位化的个体特征,这些数据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数据,但其数据特征中一定还有一些指向性的识别特征可以指引以便在必要时回溯到原始数据。健康医疗数据和金融类数据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这些数据的识别特征,我们无法区分交易完成后的10元人民币和另外10元人民币,因为它们完全是一样的货币,并且其原始数据只包含这个数量符号,但是医疗健康数据中的一个10岁的儿童和另外一个10岁的儿童,其原始数据必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样,传统意义上的著作权的概念难以涵盖其特征。上面提到的问题难以在短时间内形成共识,特别是各个国家由于人口和技术的因素会有不同的立场,而数字化医疗和健康管理的发展在互联网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伴随人们不断加强的全球化愿望,使得各国在健康医疗数据方面的法律研究成为了一种新的国际竞争力的体现。

我个人的观点是首先应该充分尊重个体的贡献和权益,因为从健康医疗数据的来源来看,每个个人是所有数据最基础信息的提供者,因此,无论信息和数据被怎样地加工,均应该保障个人可以获取这些与个人相关的数据,并享受这些加工后的数据对其本人有益的作用和帮助,以及有权获得类似样本的信息作为参考;其次,健康医疗数据上的知识产权应该是一种特殊的IP权利,是一种所有权和使用权可以完全分开独立存在的IP,从而充分调动eHealth公司的创新力,同时又限制其垄断或者不当的壁垒设置;第三,在所有权方面,应该考虑国家信息安全以及人们对于全球化的便利性需求方面的平衡,使得全世界可以分享健康管理,共同解决疑难医疗问题,提高生活质量。期待这篇短文抛砖引玉,我们将进行一系列的研究与讨论,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