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17条规定:

“等同特征是指与所记载的技术特征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技术效果,并且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

基本相同的手段包括产品部件的简单移位、方法步骤顺序的简单变换和专利必要技术特征的简单的替换、分解、合并等。”

因此,判断侵权物中是否具有与授权专利相应特征相等同的特征,必须从手段、功能、技术效果以及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显而易见等四个方面分别进行比较。

本文,将从技术效果的角度结合具体案例对等同原则进行讨论和分析。

案例:

涉案专利为2001年申请的实用新型专利01274761.0,其请求保护一种阻尼体缓冲器,具体包括套筒座(1),承撞头(2),活塞(3),弹性阻尼体(4)和密封装置(5),其中,在承撞头(2)的内腔(22)中装入弹性阻尼体(4),将活塞(3)与活塞杆(31)相连接,装入承撞头(2)的内腔(22)之中,将缸盖(21)与承撞头(2)连接成一整体,沿活塞(3)圆周部位设置有单向限流装置(32),压缩行程时单向限流装置(32)打开,回复行程时单向限流装置(32)关闭,活塞(3)外径与内腔(22)之间留有间隙。

被诉侵权产品也为阻尼体缓冲器,也具备单向限流装置,但该单向限流装置是在压缩行程时关闭,回复行程时打开,即正好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所描述的技术方案中的打开/关闭时机相反。

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认为“单向限流装置在压缩行程时打开,回复行程时关闭,还是在压缩行程时关闭,回复行程时打开”属于等同替代,故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该案件经过一审、二审以及最高院的再审,最终,最高院的结论为:“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手段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明确限定的技术手段相反,技术效果亦相反,且不能实现发明目的,不构成等同侵权”。

但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来看,其提供的是一种“快进慢出”的缓冲器,而被诉侵权产品提供的是一种“慢进快出”的缓冲器,从结构(具体组成的器件)到原理(使用单向限流装置进行控制)都相似,为何最高院会得出不构成等同侵权的结论呢?下面笔者结合涉案专利的具体内容进行分析。

分析:

涉案专利发明名称为“快进慢出型弹性阻尼体缓冲器”,发明目的中提及“当受到冲击载荷后,可迅速缓冲能量吸收大部分能量,有效保护设备,然后缓慢稳定的回复,能够有效降低噪音”,技术效果部分提及“本实用新型能承受较大的冲击载荷,承撞头快进慢出,载荷撤销后自动回复”。

从上述内容中可以看出,涉案专利一直围绕着“快进慢出”来描述,并且还将“快进慢出”作为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和所要达到的技术效果。

正是这样的做法,使得最高院认为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所要达到的技术效果是“快进慢出”,因此与被诉侵权产品所达到的技术效果“慢进快出”截然相反,从而得出不构成等同侵权的结论。

再回头看涉案专利的背景技术部分,其中提及“现有技术中需要在多种环境下运用缓冲器,由于环境的不同,阻尼介质和具体结构也相应的不同,因此实现比较复杂。”

从该部分提及的背景技术缺陷可以看出,涉案专利是希望提出一种结构简单,实现容易的缓冲器,而该缓冲器的核心技术特征为“单向限流装置”。

使用该单向限流装置的缓冲器会有两种实现方式:“快进慢出”和“慢进快出”,而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部分只限定了“快进慢出”的技术方案,这不得不说是一处重大失误,如果只有这一处失误,也许还有争辩等同侵权的余地,但涉案专利的另一处失误却让专利权人彻底失去了争辩余地,这也正是本文提到的核心问题:技术效果。

按照逻辑性的要求,专利申请文件中背景技术缺陷与本发明技术效果应当对应,且处于同一层次和高度,但涉案专利中,背景技术缺陷定位于“结构复杂,实现复杂”,而技术效果却没有从“单向限流装置”这一核心技术特征出发进行描述,只是一味的强调“快进慢出”的好处,从而造成了逻辑上的不完全对应。

设想一下,如果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保持不变,只是将发明目的和技术效果部分有关“快进慢出”的内容全部删除,而改换为更高层次的描述,例如结合单向限流装置的特点来分析,进而得出“结构简单,实现容易”的有益效果,那么最高院是否还会得出不构成等同侵权的结论呢?结果不得而知,但最高院得出结论中的“技术效果截然相反”也就不复存在,专利权人所能争辩的余地也就更大,或许能够影响最终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