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一起商标行政诉讼案所作出的判决表明两法院的一致观点:引证商标权利人消亡,且无权利义务承继,尽管该商标仍为在先有效商标,但不应作为在后商标申请注册的权利障碍。具体案情如下:

  • 商标申请: 2013年10月21日,星云智熵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星云智熵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对第13397364号“ET及图”商标(简称申请商标)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的“磁盘、电脑软件(录制好的)”等。
  • 驳回:商标局于2014年10月9日作出《商标驳回通知书》,认为申请商标与注册号为7085701 的商标“颐泰ET及图”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该商标专用期限至2020年10月13日,目前权利人为广州市智麟市场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智麟公司)。
  • -驳回复审:星云智熵公司不服,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5年6月12日作出商评字[2015]第49921号复审决定: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理由是: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一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星云智熵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进而使相关公众将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一相区分。
  • 起诉:星云智熵公司不服,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星云智熵公司在一审诉讼阶段补充提交了广州市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档案查询资料,证明智麟公司已于2010年8月18日被注销
  • 一审法院判决: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申请商标和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但是,引证商标的权利人智麟公司已被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注销,虽然引证商标一目前仍为有效商标,但因其权利主体已不存在,其商标专用权已失去权利基础,且因该引证商标长期不使用,已不能与申请商标在市场上产生混淆,不应再构成申请商标获准注册的权利障碍。判决:一、撤销被诉决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为:1)星云智熵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在评审阶段并未提交,应不予采信。2)智麟公司虽被注销,但引证商标仍为在先有效商标,应作为评审申请商标能否获得注册的依据。

二审法院判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主要理由如下:

  1. 为实现商标授权确权争议的实质性解决,应避免陷入不必要的程序重复。星云智熵公司补充提交的新证据应予采纳。
  2. 如果商标注册人已不存在,则该商标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亦随之丧失。引证商标的权利人智麟公司已于2010年注销,其作为法律主体的资格已经灭失,且在注销前并未对商标权利进行处理,不应作为评判申请商标能否获准注册的依据。

点评

 该案为商标申请人在面对商标局依据我国现行商标法第三十条决定驳回商标的注册申请时多了一个应对思路,即调查引证商标的权利人是否仍然存续,如果已经注销(不是吊销营业执照),则可以依据上述判例进行争辩,争取注册。

本案有两点值得注意:

  1. 引证商标权利人注销后必须经过一定的时间才能推定引证商标与在后商标共存不会导致市场混淆。如果企业注销时间较短(比如不满一年),且引证商标在企业注销前持续使用的,该商标残留的市场识别力可能还在,引证商标未必能轻易被克服。
  2. 本案中,引证商标不存在转让或移转的情形,倘若存在,则判决应该与此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