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一直以来属于争议比较大的条款,在适用该条款 时,商标局、商评委和法院“似乎”有着不同的评判标准。相比较商标局和商评 委,法院“似乎”对《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有着更为审慎的态度, 法院 的态度是 10 条 1 款 8 项严格限制在针对公共秩序的维护,而非特定民事主体权 益的保护。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本文试由“阿 森纳”商标被驳回开始,谈谈对《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的相关认识。

一、“阿森纳”商标及其他商标案情介绍

    第 4833164 号“阿森纳”商标的申请人是中国浙江的个人“金仁爱”。商标 局以该商标会误导消费者以为商标所有人为著名的“阿森纳球队”,会造成不良 社会影响为由,依据《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不准予该商标的注册。

    笔者作为欧洲一顶级球队的代理方,曾对一个与该球队名称相同的商标提出 过异议复审申请,2014 年年底,笔者收到商标异议复审决定书(为了保护客户 的商业信息,在此不对商标信息予以披露),商评委裁定被异议商标不准予注册, 裁定内容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使用易使消费者误认为商品来源于著名欧洲球队, 从而产生不良社会影响。根据《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规定,被异议商标不 应被核准注册。

二、另一起“中超”商标行政纠纷案件简介

    2011 年中旬,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也曾做出过与我方上述代理案件类 似的判决,基本案情如下: 中国足球协会针对周军、颜振玉在酒类商品上申请的“中超”商标(简称被 异议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商标局和商评委均未支持异议人的主张。法院经审理 后认定: “中超”是“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的简称,是中国足球协会根据 足球发达国家的职业联赛和我国足球联赛发展的实际。作为全国最高水平的足球 职业联赛,相关公众已在“中超”与中国足球协会之间形成了唯一对应关系。被 异议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为“中超”,其并未形成独立于“中超”足球职业联赛 的其他含义。因此,周军、颜振玉分别在第 33 类酒等商品上注册被异议商标, 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商品来源于中国足球协会或者与该协会有关,从而导致对 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进而产生不良影响。一中院判决:撤销被诉裁定,由商标 评审委员会就两件被异议商标重新作出异议复审裁定。

三、应该如何理解《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

1. 《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现状简介

(1) 商标局、商评委做法:

    随着商标恶意抢注现象的日益严重,面对商标恶意注册、假意攀附情形的不 断增多,商标局和商评委在无其他法条可适用的情形下,出现过适用《商标法》 10 条 1 款 8 项的情形,比如:

● 在先引证商标与诉争商标商品有关联但依据商品分类表不近似,在先引 证商标不足以构成驰名商标,商标局、商评委援引 10 条 1 款 8 项裁定被 异议商标的注册会造成市场混淆,以致引起不良影响。如在对第 5622580 号“劳斯莱斯”商标异议中,商标局认为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在“食品 用塑料装饰品”上易误导公众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该案中,异议人在先 商标指定商品和被异议商标指定商品不近似),依据 10 条 1 款 8 项,被 异议商标不准予注册。

● 诉争商标所有人大量抄袭他人商标,商标局、商评委援引 10 条 1 款 8 项裁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会引起不良社会影响。如对第 4149507 号"劳斯 ﹒莱斯 ROUSIREISI 及图"商标异议及异议复审中,商标局、商评委认为被 异议人大量注册他人知名商标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从而会造成不 良影响,依据 10 条 1 款 8 项,被异议商标不准予注册.

● 异议人无在先申请、注册商标,商标局、商评委援引 10 条 1 款 8 项裁定 诉争商标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商品来源于异议人或与异议人相关,从而 导致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如以上“阿森纳”商标及笔者代理的异 议复审案件。

(2) 法院做法: 法院通常将《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严格限制在保护社会公共利益和秩序 领域,在以上三种商标局、商评委适用 10 条 1 款 8 项的情形中,法院一般不会 考虑第一种情形。在实践中,法院曾经援引 10 条 1 款 8 项判定过以下类型案件 中的诉争商标不准予注册:

● 诉争商标所有人大量抄袭他人商标,法院援引 10 条 1 款 8 项裁定被异议 商标的注册会引起不良社会影响。如对第 4149507 号"劳斯﹒莱斯 ROUSIREISI 及图"商标异议及异议复审诉讼中,一审及二审法院均认为 第三人(被异议人)大量注册他人知名商标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 4 商标、客观上对商标注册制度造成了损害,依据 10 条 1 款 8 项维持商评 委裁定,被异议商标最终不准予注册.

● 异议人无在先申请、注册商标,法院援引 10 条 1 款 8 项裁定诉争商标易 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商品来源于异议人或与异议人相关,从而导致对商品 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如以上的“中超”行政案件。

2. 《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定性和适用范围及标准

    针对实践中适用《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情形,笔者认为认定《商标法》 10 条 1 款 8 项的定性(是针对特定民事主体权益的保护?还是针对社会公共利 益的保护?)和适用范围及标准尤为重要。

    最高院《关于审理商标侵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对此已作出明确 规定:人民法院在审查判断有关标志是否构成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时,应当 考虑该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是否可能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 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如果有关标志的注册仅损害特定民 事权益,由于商标法已经另行规定了救济方式和相应程序,不宜认定其属于具有 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

    可见,《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保护的是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而不 针对特定民事权益的保护。此点也同样可以在《商标法》立法安排上得以印证: 商标法 44 条中将第 10 条和第 11、12 条共同作为无效宣告的绝对理由条款,45 条将第 13、15、16、30、31、32 条共同作为无效宣告的相对理由条款。《商标 法》10 条 1 款 8 项作为绝对理由条款,保护的范围必然是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

3. 从“阿森纳”及“中超”等案件看《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

    既然《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保护的对象是“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 那么应该如何理解上述所述案件中,商标局、商评委和法院都认定被异议商标“易 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商品来源于异议人球队或足球组织,从而导致对商品的来源 产生误认,进而产生不良影响”的驳回决定/裁定/判决?表面上看,这些驳回决 定/裁定/判决似乎突破了《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保护“公共利益”的范围,实 际上,这些驳回决定/裁定/判决恰好是用好用足《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立法本 意的典型案例,分析如下:

(1)“阿森纳”及“中超”等案符合《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对《商标法》 10 条 1 款 8 项适用情形的规定

    商标局、商评委制定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规定,《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包括 “商标 由企业名称构成或者包含企业名称,该名称与申请人名义存在实质性差异,容易 使公众发生商品或者服务来源误认的”,并进一步解释,“本条中的企业名称包括 全称、简称、中文名称、英文名称以及名称的汉语拼音等”。

    在以上案件中, “阿森纳”、“中超”分别由外国及中国著名球队所有并控 制,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阿森纳”、“中超”与 “阿森纳球队”、“中国足 球协会超级联赛”紧密联系,并可以划上等号。两个商标的申请人均为中国个人, 与其“阿森纳”、“中超”球队存在实质性差异,当消费者见到“阿森纳”、“中 超”商标后,会自然以为商标的提供者就是“阿森纳”、“中超”球队,从而对 商品或者服务来源产生误认,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以上“阿森纳”、“中超”的 决定、判例建立在中国相关公众对“阿森纳”、“中超”的认知程度上,符合《商 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对《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适用情形的规定。

(2)“阿森纳”及“中超”案《关于审理商标侵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 的意见》中对《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解读的精神

    《关于审理商标侵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重在强调诉争商标对社 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阿森纳”、“中超”球队作为闻名全国乃至全球的足球队名称,在国内有 着广泛的支持者和大量粉丝,“阿森纳”、“中超”已不仅仅代表其所有者的特 定民事权益,它们具有区别于一般商业性标志(仅表示商品/服务来源)的功能, “阿森纳”、“中超”这些知名球队名称代表着足球文化、足球精神,甚至是体 育情感,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知名球队名称已经进入到社会公共领域的范畴。 如果准许“阿森纳”、“中超”等知名球队名称的任意注册,消费者会以为这些 商品和他们钟爱的足球队相关联,基于对这些足球队的喜爱,消费者会将同样的 偏好和美好感情也投入到被异议商标的商品上,以为这些产品来自于它们喜欢的 球队,这种基于信任和喜爱、涉及受众会相当广泛的错误认定和依赖,必然会导 致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消极、负面影响。从此点意义上说,以上两个判 例遵循了最高院 《关于审理商标侵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对《商 标法》10 条 1 款 8 项解读的精神。

(3)““阿森纳”及“中超”等案符合“公平、秩序、正义”的原则对法律的理解最终离不开“公平、秩序、正义”的原则。以上“阿森纳”及 “中超”案件中的商标申请人不可能对公众知晓的阿森纳、中超球队完全不知道, 这些商标明显是在故意攀附知名球队的名称,企图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如若让其 任意注册,无异于是对公平的践踏、对秩序的破坏和对正义的无视。

(4)“阿森纳”及“中超”等案件体现出“公共利益”和“相对私权”重 叠和交叉的情形

    《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主要的争议点在于其保护的范围到底有多大,“公 共秩序”和“相对私权”该如何界定?一般情形下,“公共利益”和“相对私权” 还是泾渭分明的,但在有的情形下,“相对私权”可能会向“公共利益”转移或 转变,���现两者有重叠和交叉的情形。本文上述两个案件便是例证:“阿森纳”、 “中超”本来是属于“阿森纳”、“中超”球队的“私权”,但当该商标随着使 用,其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商标本来的领地,甚至成为公众生活兴趣和感情的一 部份时,这样的商标便已经开始进入到“公共利益”领域。对这些标志的随意窃 取损害的不仅是商标所有人的利益,更是广大公众的集体意志。 援引《商标法》 10 条 1 款 8 项不准予以商标的注册合乎法律的规定和要求。

四、总结

    到目前为止,《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保护范围是针对公共秩序和公共 利益,此点应该说已在商标局、商评委和法院中达成共识。在新《商标法》实施 以后,对于“在先引证商标与诉争商标商品有关联但依据商品分类表不近似”的 情形可能再使用《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已经不合时宜,针对此类案件,可以考虑新《商标法》13、15 条等条款予以解决。

    总的来说,只有那些进入到公共秩序范畴的商标保护确有必要时,《商标法》 10 条 1 款 8 项才有适用的可能。“相对私权”和“公共秩序”并非“老死不相往 来”,从“相对私权”到“公共秩序”的路到底有多长?这取决于品牌的社会影 响力和品牌性质,也有待于司法和审查实践的不断检验和发展。 笔者相信,在新《商标法》实施的背景下,在“加强保护、划清界限、留足 空间、营造环境”的司法政策下,《商标法》10 条 1 款 8 项的适用必将在遵循 立法本意的基础上,为创造良好的商标市场环境提供更加强有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