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跨国企业(MNE)来说,考虑自身在全球转让定价中的地位从未如此重要过。

受密集的政治压力所迫,各国政府进一步发表“对跨国税收采取强硬态度”的措辞以回应强大的政治压力。继经合组织(OECD)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项目之后,各国政府强化了转让定价法律法规,启动了对多项转让定价协议的全球审计。近期欧盟范围(EU)内的政府补贴调查显示,转让定价不仅仅只是一个国际税务问题。

全球税收

跨国企业通常在地理上分散的相关实体之间进行货物和服务贸易。原因有很多,其中很多并不是受税收驱使。例如,一个跨国企业可能在一个国家利用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从事集中生产,或者在一个集中的地点掌握全球集团的知识产权。

这些交易的关联方性质意味着双方达成的定价和合约条件不同于在开放市场中的公平交易条件。转让定价试图重新设置交易的价格和条件以确保它们能够反映非关联方可能会达成的内容。

就其自身而言,在关联方交易中运用转让定价并不会自动导致逃税或造成损害。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向数字产业的转型以及贸易的全球化,许多国家的政府认为跨国企业利用转让定价机制以达到少交税或者不交税的目的。例如,澳大利亚参议院经济参考委员会表示: “转让定价规则有效地促使跨国企业向澳大利亚的消费者收取任何费用,不顾市场是否接受,并且利用转让定价将利润转移到国外”。

BEPS行动计划引发了转移定价方法的广泛变动

以价值创造为准进行转让定价

2015年10月OECD BEPS产出成果(BEPS行动计划)中的若干项旨在让转让定价成果与价值创造相一致。计划规定税收管理者应当在决定公平交易定价和条件时透过现象看本质。这需要认真思考合同关系和当事人之间的实际行为。承担重要职能、控制风险和贡献资产的企业应该有权获得能够反映他们贡献价值的合理回报。没有贡献的公司不应该获得赔偿或者只能得到最低赔偿。

各国政府通过的新的文件要求

BEPS行动计划建议采纳三层转让定价文件结构。这将为转让定价行为提供一个更加全面的概览。这些文件包括:

  • 一个专门针对当地纳税人重大交易的地方文件;和
  • 一个分国报告 (以下简称CbCR),包括跨国企业收入和税收的全球分配信息,以及跨国公司集团内经济活动地区的若干指标。

BEPS行动计划建议CbCR仅适用于集团年度合并总收入等于或超过7.5亿欧元的跨国企业。其他国家,特别是欧盟以外的国家可能会有不同的门槛。

自BEPS行动计划发布以来,。欧盟委员会(以下简称欧委会)提议引入一种公开的CbCR形式,但目前该提案尚未通过。中国修改了主要的转让定价法规(通知2)并在2015年9月发布了一个讨论稿。正式修订的《通知2》将于今年出台。

中国增加了第四个报告

如果企业从事集团内部服务、执行成本分担协议或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本弱化规则,《通知2》要求这些企业准备第四个报告,称为“特殊问题”文件。对特殊问题文件没有交易门槛。上述实例反映了跨国企业因BEPS行动计划的履行不一致而可能面临的分层合规措施。

转让定价不再只是税收问题:欧盟国家补贴

欧委会正在调查欧盟不同成员国与跨国企业签订的税收协定是否会给跨国公司带来好处,并构成“国家补贴”。欧盟国家补贴规则限制利用“国家资源”(包括税收豁免或减免)赋予一个公司超越竞争对手的部分优势。如果收到非法补贴,接收者必须偿还补贴及其利息。关注点在于认可或批准“定制”转让定价安排的成员国税务机关的特定“税收规则”。

欧委会认为星巴克和菲亚特的税收规则采用人为而且复杂的方法来确定应税利润,人为降低了公司支付的税款。在正在进行的对亚马逊的调查中,欧委会认为其税收规则为内部知识产权许可报酬设定了上限和下限,并允许不符合OECD准则的转让定价方法。在另一项调查中,欧委会认为影响归于该公司爱尔兰分行的净利润的税收规则是协商达成,而不是由可比照交易实际得出的。欧委会还质疑该规则的持续时间,以及未考虑在该期间内的销售增加的因素。

欧盟境内那些正受益于独立税收规则的企业现在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立场。重新审查现有协议有助于促使他们更好地评估是否会出现国家补贴的问题以及如何减轻这些风险。

中国走出了经合组织的阴影

中国不是经合组织的正式成员,但它积极参与BEPS项目的讨论并建立了一批BEPS项目措施。

中国政府认为中国企业必须就其在集团供应链中所创造的价值获得合理的补偿。要衡量价值创造的效益,需要考虑区位特定优势(LSA)。通常,区位特定优势包括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客户群带来的优势(被称为“市场溢价”)和可归因于在某一特定低成本市场运营的成本节约(被称为“选址节约”)优势。虽然经合组织在其报告中提到了“选址节约”,但中国是第一批考虑到“选址节约”的国家之一。

《通知2》也介绍了无形资产所有权的法律和经济概念。拥有无形财产法律所有权、但没有对该等无形资产作出贡献的企业,将不能从无形财产的经济回报中获得补偿。另外,如果企业向相关企业支付了许可费,但许可的无形资产并未给企业带来任何经济回报,税收机构有权拒绝减少许可费。

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需持续关注

BEPS行动计划突出实质重于形式,这将对选用低税率地区作为表面上减少税务的手段造成压力。跨国公司需要重点展示价值链中真正的功能和风险,否则未来会面临转让定价调整的风险。

跨国公司不仅要确保它们的协议和转让定价方法记录在案,还要定期开展执行后审查以保障形式和实质的持续一致。这样做可以最小化税务机关旷日持久的审核和诉讼风险,形成良好的商业实践。

利用使用新文件要求作为审查自身业务的契机

在某些情况下,CbCR披露可能会为跨国企业的转让定价立场描绘一个错误的图景。分析CbCR披露、预测全球税务部门可能会产生的问题十分关键,特别是在CbCR实施的第一或第二年内。有些被发现的风险常常出于非税收方面的理由。转让定价风险一旦被发现,早期内部审查将会给企业一个赶在税务机关审查之前快速处理问题的机会。

系统变化是必要的

BEPS行动方案的三层报告要求不同于现行的全球标准。跨国企业已经开始设计新的系统来促进合规。如果在已经采纳了部分建议的管辖区内营业,则必须为必要的系统更新提供时间和金钱预算。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报告要求都必须在2016年1月1日以后开始的财年实施。

转让定价——下一步是什么?

转让定价会在未来几年内受到持续的关注。各国政府已经采取了重要的措施,以提高其对跨国经营的认识,并更好地应用转让定价法律以避免跨国企业被指规避应当支付的“公平份额”的税收。

企业必须积极准备、分析和论证其转让定价,以及现在的国家补贴立场。更重要的是,企业必须对全球转让定价机制的变化保持警惕,以保证相关方的交易在形式和实质两个方面保持独立公平,并且有合理性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