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修法最新动态

继2016年2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11月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决定将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据相关报道,修订稿完善了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界定,补充了打击商业贿赂、加强商业秘密保护和互联网领域反不正当竞争等规定,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信用惩戒和处罚力度。 然而,对于此前颇具争议的“滥用相对优势地位”条款,报道中却未有提及。

二、修法历程回顾

现行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于1993年颁布并实施。此后的二十多年间,伴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各类市场经营主体的经营活动呈现出多样化、复杂化态势。这使得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在应对和规制市场经营主体的经营行为时,滞后性日益突显,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订势在必行。

早在200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订便已列入了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和国务院的立法工作计划。在此之后,受国务院委托,国家工商总局承担了修订调研、论证并提出初步修改意见的工作。为此,国家工商总局成立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工作小组,全力开展《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订工作,最终向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提交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稿。2016年2月25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了送审稿,并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

三、备受争议的滥用相对优势地位条款

送审稿一经发布,便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对于送审稿中首次引入的“滥用相对优势地位”条款,更是引起了学术界和实务界的热烈讨论。

送审稿中规定,相对优势地位是指在具体交易过程中,交易一方在资金、技术、市场准入、销售渠道、原材料采购等方面处于优势地位,交易相对方对该经营者具有依赖性,难以转向其他经营者。经营者不得利用相对优势地位实施的不公平交易行为包括:(一)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方的交易对象;(二)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方购买其指定的商品;(三)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方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条件;(四)滥收费用或者不合理地要求交易相对方提供其他经济利益;(五)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如我们之前有关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系列文章中所述,由于相对优势地位条款在认定标准和适用范围上仍不明确,实践中将会产生较大的不确定性 。具体而言:(一)送审稿中相对优势地位概念与反垄断法下市场支配地位概念的差异和界限,尚待进一步厘清;(二)送审稿中“相对优势地位”的认定标准不甚清晰,实践中将产生较大的不确定性。如果具有优势谈判地位的经营者在与每个交易对象进行谈判时,均需要判断自身是否具有相对优势地位,其行为是否有可能构成滥用,这将大大加重企业的合规审查负担;(三)送审稿中“相对优势地位”的认定不清还可能引发滥诉的风险。

四、关注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企业合规仍需谨慎

一方面,企业需要密切关注、及时整理修法动态,关注最终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案中 “滥用相对优势地位”的认定标准和适用范围。另一方面,即使最终修订案中删除了“滥用相对优势地位”的条款,也并不意味着立法和执法机构消除了对优势地位企业的“关注”。正如我们此前发布的文章所提及到的,实际上,现行的《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已经对具有优势地位的企业施加了“不得滥用优势地位从事不公平交易行为”的义务。因此,具有优势地位的企业在经济活动中仍需重视合规建设,通过完善合规制度建设为企业经营保驾护航。

我们会与企业一同持续关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法动态,为企业提供有关修法的最新消息和分析解读,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