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中国审判杂志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在77日召开的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上结合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实际和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总体要求归纳为“司法主导、严格保护、分类施策、比例协调”四项司法政策。

陶凯元在讲话中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应遵循的四项基本司法政策进行了充分的阐述并论述了四者的关系。具体要点如下:

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稳定性和导向性。要更加重视知识产权法律适用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避免司法标准不统一或者变化频繁。要更加重视司法裁判的规则指引作用,通过明辨是非和明晰法律标准,为当事人选择正确行为模式提供指引,为知识产权的非诉讼纠纷解决提供依据和参考。

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实效性和全面性。要更加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实际效果,强化司法救济的及时性和有效性。要更加重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审判“”工作,努力为知识产权权利人提供全方位和系统有效的保护。强化对知识产权授权确权和行政执法行为的规范和监督,加大司法审查的深度和力度。

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终局性和权威性。既要尊重程序公正的独立价值,注重以诉讼权利的平等、诉讼程序的规范和诉讼过程的透明保障实体公正的实现,又要以解决实体问题和实现实体公正为终极目标,避免程序空转或者机械司法,最大限度地实现司法定分止争的效果。

进一步发挥司法审查和司法监督职能。要强化对知识产权授权确权行政行为和行政执法行为合法性的全面审查,不受当事人诉讼主张的严格限制。兼顾实质性解决纠纷和保障当事人程序权利,妥当适用情势变更原则,积极探索改进行政授权确权案件裁判方式,防止循环诉讼和程序往复。被诉授权确权行政行为否决了某项专利商标申请或者专利商标权,其所依据的基础事由在行政诉讼过程中已经确定不复存在,维持被诉行政授权确权行为对于申请人或者权利人显失公平的,可以情势变更为由直接判令撤销该授权确权行为,责令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裁决。被诉授权确权行政行为处理结果部分错误,且该错误部分可以分割处理的,可以尝试部分改判。

进一步处理好知识产权民事程序和行政程序的关系。对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或者侵犯他人合法在先权利而取得的知识产权,权利人指控他人侵权的,可以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以构成权利滥用为由对其诉请不予支持;在先权利人以被告取得和行使知识产权侵犯其合法在先权利为由,直接起诉被告构成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的,应该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裁判,既不需要以行政程序的处理结果为先决条件,也不需要因行政程序正在进行而中止诉讼。对于权利要求保护范围明显不清楚的专利权,在穷尽权利要求解释的途径和方法后,仍然无法确定专利权利要求的含义且无法通过解释予以澄清的,可以直接裁决不予支持,无需等待行政程序的结果。

严格执行法律,切实实现严格保护的法律效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加大司法惩处力度,降低维权成本,给权利人提供充分的司法救济,使侵权人付出足够的侵权代价。

以实现市场价值为指引,进一步加大损害赔偿力度。在确定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数额时,实现以补偿为主、以惩罚为辅的双重效果。对于重复侵权、故意侵权的行为人,可以根据具体案情酌情确定适当高于市场价值的损害赔偿。对于直接故意侵害商标权,具有重复侵权、假冒商标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依法适用惩罚性赔偿。权利人提供了用以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违法所得的部分证据,足以认定计算赔偿所需的部分数据的,应当尽量选择运用酌定赔偿方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加大对合理开支的支持力度,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在适用法定或者酌定赔偿时,应另行计算合理的维权成本。

强化临时措施保护,提高司法救济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凡是符合证据保全、财产保全、行为保全条件的,均应及时采取有关措施。合理把握行为保全的条件,评估难以弥补的损害时,被申请人的行为对申请人市场声誉的不利影响、市场先发优势的破坏、正当经营行为被排挤出市场的可能性等,均可纳入考量。

大力推进诉讼诚信建设,有效运用证据机制强化严格保护的法律效果。一方当事人已经尽力举证仍无法提供相关证据,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持有该证据但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可以推定一方当事人所主张的需要以该证据证明的事实为真实;一方当事人故意毁损、隐匿证据、伪造证据、阻碍和抗拒证据保全或者妨碍证人作证的,可以推定该证据或者证人所证明的事实不利于该方当事人。

正确把握不同类型知识产权的保护需求和特点。对于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等科技成果类知识产权,要根据其权利类型法定性、权利范围限定性的特点,维护权利范围的公示和划界作用,增强保护范围的确定性,为社会公众提供明确的法律预期。对于商标、企业名称、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商业标识类知识产权,要根据维护商业标识声誉和显著性的目的,尽可能保护商业标识的区别性,尽最大努力使商业标识之间保持足够的距离,限制不正当模仿搭车的空间。

妥善界定不正当竞争和垄断行为的判断标准。明确和细化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判断标准,对于互联网领域出现的新型竞争行为的正当性判断,要综合运用道德评价、效能竞争、比例原则、竞争影响评估等方法,从多个角度进行评价,提高评价标准的客观性。切实加强反垄断审判工作,及时制止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等垄断行为。

加强对关键环节、特殊领域及特定问题的研究和解决。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华老字号、计算机中文字库等因历史传统与现代知识产权制度交织而形成的特殊法律问题,要依法合理运用现代知识产权制度予以保护。

区分不同情况,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作用和侵权人主观恶性程度,恰如其分地给予保护和确定赔偿。对于生产商、制造商等侵权源头领域的侵权行为,要根据被侵害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及对侵权行为人营利的贡献度,提高赔偿数额。对于销售商、网吧经营者、终端使用者,则要依据具体情节合理确定其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及所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专利侵权产品使用者能够证明合法来源且已支付产品合理对价的,可不停止相应使用行为,以维护善意使用者的市场交易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