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获得蓬勃的发展,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发展也为中国富豪的产生创造了机会,尤其近几年来,中国高净值人士出现了爆发性增长。根据胡润百富榜《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2014-2015)》显示,2009年至2012年,高净值人群(指个人总资产,包括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超过1 亿元人民币的人群)规模快速增长,每年增长比例均超过5%。截至2014年9月末,中国高净值人群约6.7万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2500人。其中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指个人总资产,包括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超过5 亿元人民币的人群)约1.7万人,总计资产规模约31万亿元,平均资产规模18.2亿元,资产规模上亿元的共6万人,超过千万的达到96万人。对于这些中国富豪而言,家族财富传承已经成为一个比较迫切的问题,但很多人对于如何进行家族财富传承仍然存在很多困惑。

一、中国家族企业普遍出现传承问题

中国的高净值人士中以企业主为主,占80%,而这些企业主普遍面临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在2013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50岁以上富豪占比为60.6%。按照不同财富量级来看,中国5亿资产以上超高净值人群的平均年龄51岁,20亿资产以上人群的平均年龄53岁,60亿资产(10亿美金)以上人群的平均年龄58 岁。中国富豪一方面因为年龄问题,必须面对传承问题,另一方面其中大部分人都依靠自身白手起家,没有家族财富传承的经验。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发布的《2015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指出,“财富传承”的重要性排序已从两年前的第五位跃居至第二位,约46%的高净值人士、约51%的超高净值人士开始考虑财富传承,其中部分人士已着手进行财富传承的安排。

然而,家族财富传承并非易事。即使从全球而言,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仍然存在。《2015 胡润全球富豪榜》中,通过财富传承富过三代的占比仅为4%,69% 的上榜富豪是白手起家的。据麦肯锡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其中只有约30%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第二代,能够传至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不足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不同的富豪对家族传承也有不同的观点,有些人比较悲观,例如湖北上市公司天茂集团实际控制人刘益谦(财富规模135亿元人民币,《2014胡润百富榜》第100名)认为,家族传承要达到最理想状态,是很难说的,在他看来,一个家族的传承全世界基本上都富不过三代,因为第一代在做事情时,往往是很积极地去做,而第二代做这个事情却是被动的。而另一些富豪则对家族财富传承情有独钟,例如方太厨具董事长茅理翔(财富规模40亿元人民币,《2014年胡润百富榜》第559名)自称,现在基本上把企业交给儿子,自己只做一件事,就是做家族企业的传承。并且,茅理翔还发现“中国的民营企业的传承非常严峻,有很多老爸可能原来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后来突然觉得自己精力不够了,所以要传承,后来碰到很多难题。儿子女儿呢,赶快把他们送到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留学,回来之后不适应中国接班的氛围,这两代之间的矛盾很大。我们这一辈由于年纪精力等各方面导致在传承这个问题上存在很大的困难。”

二、家族财富传承中常见的风险问题和应对

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对家族财富传承提出了严峻的考验,其中主要存在的一些风险和问题包括:健康风险、婚姻风险等问题。

1、健康风险

对于超高净值人群,健康和养生是他们最为重视的,然而据2014 年胡润研究院研究结果显示,高净值人群对自身健康满意度不高,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健康问题的比例只有12%,将近六成会加班,超过四成熬夜和饮食不规律,近四成饮酒过量,近三成抽烟,睡眠不足甚至失眠、头痛头晕和易疲倦是最普遍的健康问题。严重的疾病和意外可能引发高净值人士身故,触发家族传承风险的导火索。高净值人士需要提前考虑到自身的健康风险,避免突发变故,遭受损失。

应对策略

a. 大额保险

大额保险指的是投保的保险金额较大的人身保险,保障风险包括被保险人发生意外、身故或重大疾病等情况下,根据保险合同给予受益人保险金方面的保障。据报道,在平安人寿2013年的十大承保中,就有近10张“亿元保单”。根据胡润百富榜《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2014-2015)》,三成超高净值人群持有境内或境外大额保单产品。国内知名人士例如马云据报道为个人寿险配置保额已达到4000万元。而香港富豪李嘉诚更是表示过,“我们真正的财富仅仅是我给自己和家人购买的几亿人寿保险!”

从保险责任方面,据统计,高净值人士72%选择了健康医疗险,基本上以重大疾病保险为主,64%选择了意外险,48%选择养老金保险(包括年金保险)。除了保险保障功能以外,大额保险在家族财富传承方面还有以下作用,包括:

  1. 1) 保值增值作用。许多大额保单本身具有现金价值,并一般会随着时间的增加,保单的现金价值也会不断增加,体现保值增值功能。同时,大额保单本身还可以通过保单质押方式再次进行融资。
  2. 2) 避免和降低税费。相比于遗嘱而言,大额保单可以避免遗嘱拟定过程中发生的律师费用和公证费用。在征收遗产税的情况下,保险可以用来规避财富传承过程中的巨额遗产税。
  3. 3) 债务风险隔离作用。大额保单的受益人通常为作为投保人的高净值人士的配偶、子女或父母等亲属,一般不视为投保人自身的财产,在一旦发生投保人自身被没收或追索财产的情况下,其亲属在保单下的受益权一般不会受到不利影响。

b. 信托

信托是指将家族企业的财产通过委托给信托机构代理管理和处置,家族资产的所有权脱离企业主而转变为信托持有,但家族资产的受益权仍有家族成员享有,从而规避高净值人士因出现意外身故、离婚分产或被人追债等导致的财富管理风险,实现家族财富的顺利传承。针对遗产继承,可以设立遗产信托,即通过遗嘱方式将委托人的遗产在委托人身故后设立信托,由受托人对信托遗产予以管理和分配,避免继承人由于年龄原因不能妥善管理遗产的风险。

信托在国外许多发达国家或地区已经应用广泛。著名香港影星“肥肥”沈殿霞于2008年2月19日因肝癌在香港病逝。其为刚满20岁的爱女郑欣宜留下了约3000万港元的遗产,即是通过信托的方式传承给爱女,将其资产交由信托受托人管理,同时资产的使用受到信托监察人的监管,确保资产长期安全和妥善运营,避免因为爱女年经小,缺乏经验,不懂理财,一下子将遗产花光或者被骗,保障其未来的生活无后顾之忧。

另一个案例为英国戴安娜王妃,其于1997年在巴黎遭遇车祸身故,但其生前就立下遗嘱,其遗嘱中明确写道“I GIVE all my property and assets of every kind and wherever situates to my Executors and Trustees upon trust ……and to hold the same UPON TRUST for such of them my children PRINCE WILLIAM and PRINCE HENRY as are living three months after my death attain the age of twenty five years if more than one in equal share ”。意思是在其死后将其遗产(共计2100万英镑,缴纳遗产税后共计约1300万英镑)设立信托,交给信托受托人(戴妃的母亲)管理,等到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满25周岁时才能予以等份继承(每人650万英镑)。戴妃身故后仅几个月,其母亲作为信托的受托人申请英国高等法院将两位王子继承信托财产的年龄提高到了30岁。两位王子后来分别在2012年6月和2014年9月满30岁,继承了戴妃为他们设定的各自的信托财产,此时各自可以继承的财产已经由起初的650万英镑增值到1000万英镑,实现了戴妃家族财富的妥善安全传承。

2、婚姻风险

婚姻风险导致的分产也是家族财富传承主要面临的风险之一。据报道,真功夫因为其创始人蔡达标与其前妻潘海峰离婚,导致男女双方两个家族陷入争夺控股权的“战争”,继而导致真功夫上市搁浅,贻误企业的契机。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也因为与其前妻杨蕾短暂的婚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在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中的38%的股份被其前妻申请法院保全和股权分割,最终导致土豆和优酷的竞赛中失败,被优酷合并。

应对策略:

a.  信托

信托被视为可以妥善解决高净值人士婚姻风险的工具。龙湖地产董事会主席吴亚军和其丈夫蔡奎的离婚被视为运用信托工具妥善解决婚姻风险的经典案例。2012年11月20日,龙湖地产董事会主席吴亚军与其丈夫被证实离婚。根据《2012胡润女富豪榜》和《2012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吴亚军当时以380亿元的财富第二次成为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同时也是中国女首富。本次离婚案件涉及577亿港元的财产分割,离婚前吴亚军和蔡奎共同控制龙湖地产的股权达75.6%,然而根据龙湖地产融资协议的承诺,如果吴亚军和蔡奎直接或间接持有龙湖地产的股权少于51%,就会构成违约,触发债务提前清偿,可能给龙湖地产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吴亚军夫妇通过设立信托妥善解决了这一婚姻风险,而这一安排在龙湖地产2009上市时即以搭建,说明吴亚军夫妇当时已有事前规划。在香港上市前,吴亚军和蔡奎即在开曼设立了龙湖地产作为上市公司主体,龙湖地产的股权由三家BVI公司持有,分别为吴亚军控制的Charm Talent(持股58.59%),蔡奎控制的Precious Full(持股39.06%)和代表公司雇员股权激励计划的Fit  All(持股2.35%)。吴亚军通过设立全权信托,由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全资设立的Silver Sea100%持有Charm Talent,受益人吴亚军家族成员及Fit  All。蔡奎也通过设立全权信托,由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全资设立的Silverland100%持有Precious Full,受益人蔡奎家族成员及Fit  All。通过设立信托,吴亚军和蔡奎都不再直接持有和控制龙湖地产的股份,而成为各自信托的受益人之一。二人于2012年11月20日离婚。龙湖公关发言人表示,吴亚军与蔡奎夫妇已就未来继续保持一致行动,维护公司权益达成共识。对于离婚所涉及财产分割,由于二人之前已就持有龙湖集团的股份成立信托,龙湖地产的股价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实现平稳过渡。

类似的案例还有亚洲最大箱板原纸生产商玖龙纸业的女掌门人张茵和丈夫刘名中的离婚,也是受益于家族信托的设立,使得离婚未对玖龙纸业公司的运营产生不利影响。

综上,目前随着中国家族企业普遍出现传承问题,家族财富传承中常见的风险问题越来越引起中国富豪家族的重视,包括健康风险、婚姻风险等问题,可以考虑采用大额保险、家族信托等工具有效针对上述风险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当然,家族财富传承不只是在上述技术手段层面就可以解决的,寻找维持家族财富增长的内动力更为关键。中国富豪们面对这一复杂问题,需要开拓视野,抱着学习的心态,认真研究,争取设计出符合自身家族财富传承的妥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