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阵营仅以百分之四的票数领先,锁定了英国退欧。英国首相也宣布将于十月辞职。退欧毫无疑问会带来新的机会,尤其是对于非英镑主导类资金,但是英国市场的不稳定性还是会给投资者带来持续性挑战。退欧对英国内外在诸多层面都将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近期最先波及那些从事投资组合类的公司、进行中的交易以及整体投资环境,遭受退欧引发的金融震荡。

英国退欧会对法律和监管环境产生哪些影响,还有大量事项需要讨论和商榷,但我们要记住目前还没有任何改变:欧盟法律和衍生于欧盟的英国法律仍然有效。(如查阅6月23日英国公投对各行各业影响的解读,请点击

退欧的影响确实要好几年才会完全显露,当前英国倾向于安顿好国内事务(包括选举新首相)和与欧洲其他关键国家的会谈,并没有急于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中的两年退欧程序。近期内,国家首脑和中央银行家的当务之急将是安抚民心并稳定市场,欧盟组织则会试图不让英国退欧情绪扩散到其他成员国(这也可能意味着在和英国的谈判中采取强硬态度)。

但是现在不是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袖手旁观的时候。相反,应该与其他金融服务行业联手积极展开一系列行动,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从随后艰难的谈判中明确想要获得什么。以上对英国和其他地区的欧盟基金经理人同样适用。欧盟基金行业团结一致至关重要,这样才能从共同战线出发,尽最大努力全方位左右谈判。同时,公司需要考虑最有可能的谈判结果,重新调整业务架构以适应新的环境。

近些年来无论在欧洲还是其他地方,私募基金公司最为关注的都是另类投资基金经理指令(简称“AIFMD”),英国经理人指望大范围放松管制并不现实。基金发展的机遇是存在的,尤其对于那些对进入欧洲市场兴趣不大投资者的基金,但任何放松管制的效应都将是逐步且边缘化的。短期来看,尽管可行性不确定,但稳住市场双向流动仍然是当前重点,而不是废除欧洲金融服务法律。

此外,私募基金,尤其是得益于欧盟的风投领域还有很多其他问题需要考虑。失去自由进出市场的便利将无疑是个打击,因为当前体制本为未来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例如来自欧洲投资基金的投资——很多基金的基石投资者,现在一定持观望态度。或许英国商业银行将会违约。

对于其他驻欧盟经理人来说,谈判桌(一直靠英国产业主导)上少了英国,对于商讨进一步金融服务策略,不论是另类投资基金经理指令审查,还是进行中的监管事项,都是损失。欧洲金融服务行业应将应对大环境变化作为首要任务提进日程。

如果您想就英国退欧决定,潜在的中期监管后果,以及更广泛的机遇与影响和我们进行更深入的探讨,请联系您在金杜律师事务所的联系人。我们的泛欧洲基金团队将为基金和基金经理人建议最优结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