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期一项决定中,香港已清楚确认《仲裁条例》(第609章)( “仲裁条例” )第20(8)条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据此,凡是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诉法庭(“原诉法庭”)作出搁置法律程序转介仲裁的决定,任何人不得提出上诉。

这一决定出自于 Wing Bo Building Construction Company Limited v Discreet Limited [2016] HKCFI 41 案件,明确表明支持香港仲裁制度的立场,反对提出“禁止上诉属违反香港的宪制性文件《基本法》”的主张。

对于选择仲裁地的当事方而言,该案带来的重要提示是,香港向来都是仲裁安全港,因为在香港,凡是对仲裁程序独立性提出异议的,一概不得上诉。

背景

该案起因于原告(即,一家担任总承包商的建筑公司)和被告(即,原告的发包方)之间的住宅开发项目纠纷。建筑合同中载有一项仲裁条款,规定原告和被告之间的任何纠纷或分歧一律提交仲裁。

在因账单发生纠纷时,双方聘用了一家测量师,以确定工程决算。但是,被告并不同意测量师得出的结论,拒绝支付测量师指明的金额。在原告向原诉法庭提出申索,追偿被告欠付款项时,被告取得一项法庭命令,成功搁置原诉法庭的诉讼,转介仲裁。

原告试图取得一项许可,以便对原诉法庭的搁置决定提出上诉。但是,仲裁条例第20(8)条援引《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第8条规定清楚指出,凡是法庭决定将双方转介仲裁的,任何人不得提出上诉。在判定上诉申请是否能够成功时,除其他依据外,就取决于是否能证实第20(8)条违反《基本法》规定。

《基本法》在其第82条中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终审法院”)享有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终审权。原告提出的核心主张是,由于完全排除将原诉法庭的决定上诉至终审法院的可能性,第20(8)条剥夺了终审法院的终审权,从而违反《基本法》规定。

决定

在评判这一主张时,吴法官承认,第20(8)条的确剥夺了终审法院就转介仲裁的决定聆讯上诉的权力。

为确定剥夺终审权是否相称(继而合法),吴法官采用“相称性标准”确定第20(8)条是否符合《基本法》规定。根据这项标准,凡是限制终审法院的终审权的,必须符合以下几项条件:

  • 须追求合法目的;
  • 须与合法目的存在合理关系;且
  • 不得超出达成合法目的的必要范围。

吴法官认为,第20(8)条既是追求仲裁条例的合法目的(即,快速高效地解决纠纷),也与该合法目的存在合理关系。双方对此亦无异议。

所以,关键问题在于,第20(8)条是否超出达成合法目的的必要范围。原告辨称,第20(8)条全面排除上诉的可能性,因而违反相称性标准。原告主张将仲裁条例第20(8)条与仲裁条例第81(4)条作出比照。后者限制对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提出上诉。但是,第81(4)条并不构成绝对限制,因此仍可以向原诉法庭寻求上诉。

吴法官并不支持原告的主张。她认为,与第81(4)条不同,第20(8)条是构成“绝对”限制,并不具备“终局”性。更重要的是,她指出,被转介仲裁的当事方稍后仍可在仲裁中对仲裁庭的管辖权提出异议。如若仲裁庭裁定其自身享有管辖权,当事方可再根据仲裁条例第34条向原诉法庭提出异议。

既然存在这项法律途径,允许对转介仲裁的决定提出异议,显然表明第20(8)条与仲裁条例的目的相称。因此,吴法官认为,第20(8)条符合《基本法》规定。

启示

在早前的China International Fund Limited v Dennis Lau & Ng Chun Man Architects & Engineers (HK) Limited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5] HKEC 1626案件中,上诉法庭就已反对对仲裁条例第81(4)条提出的合宪性异议。而在短短三个月后,该案再次作出类似决定,确认香港的仲裁制度(尤其是其中援引《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的做法)完全符合《基本法》规定。

该决定也突出表明,香港司法机构高度认可仲裁条例的目的,亦对仲裁制度表示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