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5月1日起,矿业法有了新的定义。最大的改变就是地主将不再拥有地表下的矿物权,从此国家是这些矿物权的所有人,并掌握全南非矿物的监管。在此之前,英国的普通法认可地主对地表下的矿物的所有权,在之后1991年的修正终也清楚的提到这点:除非对地表下的矿物权另外登记,该矿物权的所有人为地主。然而,这样的好日子在2004年矿业法开始实施之后便永远改变了。新的矿业法不只剥夺了地主的矿物权,更指出所有旧矿业法的下申请的矿权都必须在规定期间内更新,否则业主将失去全部的权力。

对许多人而言,这无疑是变向的征收 (expropriation) 行为,也应该要有相关的赔偿。的确,在2013年,南非农业企业协会在宪法法庭 (南非最高权限法院) 向南非矿业部长提出了诉讼,诉讼的主要内容是针对矿业部非法征收了属与私人的矿物权,因此必须给予赔偿。在这个地标性的案件中,第一个被拿出来审视的问题是矿物权是否为 "资产" (property),因为政府只能征收 "资产",如果矿物权不是资产的话,政府 "征收" 的说法便无法成立。在这点上法官给予确认,矿业法下的矿权的确为 "资产",因此可以被征收。

第二个被讨论的问题便是矿物部剥夺他人矿权 (deprivation) 的举动是否等于征收。这里的 "剥夺"指的是矿物部无偿没收私有的矿物权。而 "征收",指的是政府站在公众利益的立场上有计划性的回收资产并赔偿被征收人某种程度的损失。在这点上,法官说如果剥夺的行为不构成该私有资产成为政府本身的资产,便不应被视为征收。法官解释到,矿业法的宗旨不在将私有的矿权占为己有,而是通过这个法定过程让南非的矿物以及石油资源能被更妥善的使用,使一般大众都能从中得利。也就是说,政府在整个过程中扮演的是中立的角色,而不是为了与其他矿业公司竞争,将矿权霸占并垄断市场。最后,法官说到矿业法本身不应被视做征收或剥夺,而是方便大众参考所成立程序上法令,并不企图剥夺私有的矿权。如果的确是 "征收",国家或政府必须要站在公众利益的立场为出发点来持有这些矿权,并给予赔偿。

但是,如果甲方 (国家 – 矿物部) 收回了乙方 (私人) 的矿权,再将回收的矿权重新给予丙方 (政府的代表),这样是否就够成征收?如果是,应该就要给予乙方赔偿。下面最近的一起新闻,在这里提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个耐人寻味的话题:

Africa Exploration Mining and Finance Corporation (SOC) Limited ("AEMFA") 是一家南非政府企业, 这个企业的主要业务是协助国家收购,持有以及开发矿权。AEMFC拥有Vlakfontein矿区的矿权,并正在对Klipoortjie 矿区以及T Project的煤矿项目进行可研调查。这家公司也持有Mpumlanga,Kwa-Zulu Natal 以及西北省多处矿区的多个矿权。AEMFC是在与多家私人企业竞争后才从矿业部手上成功申请到这些矿权。当矿业部长决定给予AEMFA矿权时,国家便间接的拥有了矿区的所有权。在给予AEMFA相关的矿权后,矿业部长解释,依照矿业法,这也不代表矿物部的行为是征收。要知道的是,矿业法并不是一开始便回收所有的矿权,政府给予了所有企业将旧矿权转为新的矿权的一个过度期,而也是因为有了这个过度期,政府的行为便不应被视为 "征收",因为并没有立即的回收的情况,而是要经过了这个过度期,如果业主仍然没有转换,那政府便可回收这些矿权。因此,矿业部长声称,虽然是国家拥有了这些矿权,但因为不构成 "征收" 定义,国家不用给予地主或其他竞争者赔偿。

有趣的是,再AEMFA成立时,祖玛总统致词时说到 "国家必须充分利用我们的资源,政府不可以仅仅是立法者,我们必须主动的参与,并保护社会大众的权益,AEMFA的成立将有策略性的参予到南非的矿业,并确保我们的人民都可以从中得利。" 

根据祖玛总统的说法,AEMFA这个企业是以 "大众利益" 为出发点来积极参与矿业活动。这也与南非农业企业协会的判决一致,因此,是否这也意味着必须要给予其他竞争者或私人地主相当的赔偿?不幸的,如今还没有任何人针对这个说法提出告诉,但后续类似案件以及我们法院的处理方式将会是整个矿业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