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在化妆品上的“CLARINS克拉琳”首次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并跨类保护至35类广告等服务上。

克兰诗有限公司(以下“克兰诗公司”)创立于1954年,是法国著名的化妆品公司。在中国,克兰诗公司于1994年2月1日在第3类化妆品等商品上申请注册第796200号“CLARINS克拉琳”商标 (以下简称引证商标),该商标1995年12月获准注册。 引证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极高知名度。

點擊此處查看圖像。

引证商标

第三人李某某2004年3月24日申请注册第3976213号“娇韵诗CLARINS”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等服务上。

點擊此處查看圖像。

被异议商标

该商标初审公告后,克兰诗公司先后提出异议和异议复审,未获商标局和商评委的支持。克兰诗公司诉至北京一中院,理由是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十三条二款之规定等。在一审中,克兰诗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两份证据,一是国家图书馆文献检索报告,证明引证商标在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已经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二是李某某相关公司注册信息,证明其本身为从事知识产权咨询行业人士,其注册异议商标主观恶意明显。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作出(2012)一中知行字初第2717号行政判决书。该判决书认定:克兰诗公司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以前的较长时间内,在国内较大范围内,持续对其“CLARINS”商标进行高强度的宣传和使用,在相关公众中形成了很高的知晓程度,可以认定引证商标已经达到驰名程度。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英文部分完全相同,且克兰诗在宣传使用过程中着重其引证商标的英文部分“CLARINS”,故应认定被异议商标系对驰名的引证商标的复制、摹仿。被异议商标使用在广告等服务上,极易误导公众,从而有损害驰名商标所有人利益的可能性。据此,判决撤销商评委作出的裁定,责令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一审判决作出后,商评委不服提起上诉。

北京高院经审理,作出(2014)高行终字234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于商评委在上诉时提出的“克兰诗公司提交前述新证据不是其被诉裁定做出的依据,不应采信”的问题,北京高院认为,克兰诗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虽然未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但是均与本案争议焦点问题直接相关,属于对商标评审阶段证据的补强,如果不予考虑,有可能严重影响克兰诗公司的合法权益。因此一审法院采信这些证据并无不当。

万慧达代理克兰诗公司参与了本案。

短评

本案中,一、二审法院均认定“CLARINS克拉琳”构成驰名商标,并跨类保护至第35类广告等服务上。这是“CLARINS克拉琳”首次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该认定将对权利人的商标保护起到积极的作用。

另外,两审法院均认为克兰诗公司一审诉讼中提交的两份证据应予采信,行政相对人在诉讼中提交证据的权利得到了充分保证。这两份证据对于引证商标知名度的证明,以及克兰诗公司的最终胜诉起到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