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1 月 19 日, 中国证监会颁布《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中国证监会[2014]49 号公告, 以下简称“49 号文”)。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于 2013 年 3 月 15 日颁布的《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告[2013]16 号,以下简称“16 号文”)也相应废止。49 号文在资产支持证券的管理方面有了较大的突破,以下为大家一一进行梳理。

一、 明确上位法

    49 号文明确将《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作为上位法。《证券投资基金法》的上位法为信托法,监管机关意在明确信托法律的适用,为专项计划作为特殊目的载体实现破产隔离夯实基础。

二、 扩大交易主体范围

    49 号文此次将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主体范畴扩大至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不仅如此,49 号文还明确规定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的证券公司须具备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资格,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须由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设立且具备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资格,并统一规定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

三、 基础资产

    49 号文除继续明确基础资产为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权属明确,可以产生独立、可预测的现金流且可特定化的财产权利或者财产外,亦要求财产权利或者财产的交易基础应当真实,交易对价应当公允,现金流应当持续、稳定。

    同时,49 号文引入基础资产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提出中国基金业协会根据基础资产风险状况对可证券化的基础资产范围实施负面清单管理,并可以根据市场变化情况和实践情况,适时调整负面清单。基础资产的负面清单管理作为备案制的必要配套管理手段,体现了监管思路及方式的重大转变。

    此外,49 号文第三条第三款将租赁债权、商业物业等债权、财产收益权纳入基础资产的范畴,体现了监管机关对于上述权利作为基础资产的积极态度。

四、 审批制改备案制

    49 号文将 16 号文确立的“设立专项计划发行资产支持证券向中国证监会提出申请”的审批制改为“管理人应当自专项计划成立日 5 个工作日内将设立情况报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备案制。审批/监管部门也由证监会改为基金业会。

五、 对中介机构的要求

    49 号文此次明确了对相关中介机构进行相关业务的资质要求。对交易主体和基础资产进行全面尽职调查的,应聘请具有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等中介机构出具专业意见;对资产支持证券进行评级的,应当由取得中国证监会核准的证券市场资信评级业务的资信评级机构进行初始评级和跟踪评级。

六、 交易管理

    49 号文增加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为资产支持证券的交易场所,这将有利于资产支持证券的发展。

七、 清算制度

    专项计划终止时,管理人应当自专项计划清算完毕之日起 10 个工作日内,向托管人、资产支持证券投资者出具清算报告,并将清算结果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报告,同时抄送对管理人有辖区监管权的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49 号文将清算阶段由向证监会派出机构备案改为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报告,并抄送证监会派出机构。

小结

    49 号文通过确定上位法、统一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作为特殊目的载体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同时将资产证券化业务开展主体范围由证券公司扩展至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取消行政审批等一系列措施,进一步推动资产证券化业务在中国的发展,以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