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中,往往会出现在执行过程中,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注销的情形。注销是《公司法》规定的使公司实体灭失的一种方式,注销后,该实体将不再存在,依照相关程序法的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灭失后,将依法终结诉讼。负债公司多以注销当幌子,进行逃避到期债务之实。在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注销,而公司账面仍有剩余财产的情况下,债权人应如何使自己的到期合法债权得到清偿?下面请看一则案例。

 【案例】

 李某、刘某、朱某原是北京XX有限公司员工。因公司无故拖欠工资,三人向北京市东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XX公司支付工资及补偿金。仲裁委于2008年8月1日裁决XX公司支付债权人双倍工资、加班费、补偿金,其中应当支付李某2.2余万元、支付刘某2.1余万元、支付朱某1.6余万元。

 该裁决生效后,三债权人于2008年8月22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发现XX公司已于2008年8月25日向工商部门申请注销,并提交了清算报告,三位股东正是清算组成员。清算报告中称没有未完结的债权债务关系。公司账面剩余财产为7.5万元,三位股东就出资额对该剩余财产进行了分配。工商部门遂于2008年9月20日核准了清算组注销XX公司的申请,导致法院无法强制执行。

 很显然,在上述案例中,债权人可以要求三位股东承担清偿责任。理由如下:

 (一)适用“揭开公司面纱”原理可直接追究股东责任

 《公司法》第二十条“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是对“刺破公司面纱”的法律规定,在股东滥用股东权利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在上述案例中,三位股东在公司被执行阶段出具虚假的清算报告、将公司注销,使法院的执行工作无法继续,三位股东作为公司的清算人明显有逃避债务的恶意,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二)裁定三位股东在接收财产的范围内承担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十一条的规定,“被执行人被撤销、注销或歇业后,上级主管部门或开办单位无偿接受被执行人的财产,致使被执行人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或遗留财产不足清偿的,可以裁定由上级主管部门或开办单位在所接受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三位股东作为公司财产的接收人,已经就出资额对该剩余财产进行了分配,法院可以裁定三位股东在所接收财产的范围内承担责任。

 (三)也可追究三位股东的虚假清算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2008年)第11条的规定:“公司清算时,清算组应当按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书面通知全体已知债权人,并根据公司规模和营业地域范围在全国或者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清算组未按照前款规定履行通知和公告义务,导致债权人未及时申报债权而未获清偿,债权人主张清算组成员对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清算组未履行公司解散的通知和公告义务,导致债权人未及时申报债权而未获清偿,债权人可向法院主张要求清算组成员对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上述案例中,作为清算组成员的三位股东虚假清算,造成三位债权人的债权得不到清偿,三位股东应当对此承担赔偿责任。

 从以上分析可知,利用“揭开公司面纱”原理,即适用《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可以将债权人获得清偿的财产范围扩大,使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因为这种情况下,债权人可以要求滥用股东权逃避债务的股东对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而不是在接受财产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那么,此时债权人应通过何种司法程序进行救济?

 一种观点认为,应当变更股东为被执行人。

 另一种观点认为,应当起诉股东要求其承担清偿义务。

 本文更倾向于第一种观点,即变更股东为被执行人。

 首先,执行机构变更或者追加被执行主体有法律的专门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十三条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71条至第274条及本规定裁定变更或追加被执行主体的,由执行法院的执行机构办理。”上述规定赋予了执行机构变更或者追加被执行主体的权限,执行过程中遇到股东将公司未经清算或违法清算而注销后的剩余财产据为己有,执行机构完全可以行使自己的权限,比债权人起诉股东减少了诉讼上的起诉——受理——审判的整个流程,简化了诉讼程序,却同样可以达到实现债权人债权的最终目的。

 上述案例中,三位股东在清算报告中注明债权债务关系已经完结,且没有通知债权人进行债权申报,系违法清算;且三位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三位债权人利益,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院的执行机构在查明情况后,可以直接变更三位股东为被执行人,将会大大节省诉讼资源。

 其次,原先已生效的法律文书正在执行阶段,再就同一事实起诉股东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

 民事诉讼一事不再理的法律依据是《民事诉讼法》(2007年修正)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五项的规定:“对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按照申诉处理,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除外。”诉的要素有三,即诉的主体,诉的客体,诉的事实和理由。三要素当中的诉讼标的就是我们所指一事不再理的“事”,是双方当事人所诉争的法律关系。一般而言,一个民事诉讼只处理一个民事法律关系,除非法律规定或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可以合并审理外不做过多的审理。

 在上述案例中,该公司的清偿义务已经得到了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的确认,三位债权人再去法院起诉依法应当承担清偿责任的三位股东,系就同一诉讼标的起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不但在程序上本身是不合法的,而且一旦法院忽视程序上的问题进行了受理,债权人的求偿之路会更加繁琐,同时会大大浪费司法资源。

 综上,股东在公司被执行阶段将公司恶意注销,债权人通过申请法院执行机构将被执行人变更为责任股东即可实现债务的清偿。选择变更被执行人的程序不但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还省去了利用起诉股东追责的程序上的繁琐,从而使债权人通过执行机构的强制执行,便捷有效地实现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