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认为,作为同业竞争者,福联升明知或者应知引证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仍然恶意申请注册、使用与之近似的被异议商标的情形下,如果法院仍然承认此种行为形成的所谓市场秩序或知名度,无异于鼓励同业竞争者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罔顾他人合法在先权利,强行将其恶意申请的商标做大、做强。

相关法条:

《商标法》(2001年版)第28条

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民法通则》第4条

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

案件梗概:

2015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针对“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异议纠纷案做出裁定,驳回了北京福联升鞋业有限公司(下简称“福联升公司”)的再审申请,认为涉案被异议商标是对引证商标的恶意攀附,不应予以注册。

本案中,福联升公司2009年6月29日申请在第25类的“服装、鞋、帽子”等商品上注册“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图一),申请号为7504400。

单击此处以查看图像

申请商标

内联升公司在法定期限内,引证其享有专用权的第125412号“内联升”商标(图二)提起异议。该商标早于被异议商标提出申请,核定使用在第25类“鞋”商品上,经多次续展,目前商标权期限至2023年2月28日。

单击此处以查看图像

引证商标

商标局做出(2012)商标异字第30306号裁定,对异议不予支持。

内联升公司遂申请异议复审,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商评字〔2013〕第123029号裁定,认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商标法》(2001年)第28条规定的近似商标,申请商标不应核准注册。

福联升公司不服,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中院经审理做出(2014)一中知行初字第1828号判决,认为两标识存在差异,不构成近似商标,申请商标应予核准注册。

内联升公司上诉。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做出(2014)高行(知)终字第3252号判决认为,两商标具有一定的近似性,且引证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当二者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时,相关公众容易误认为二者是同一市场主体提供的系列商标,或者误认为二者的提供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申请商标不应予以注册,一审判决应予撤销。

福联升公司不服,提出再审申请。最高法2015年11月做出(2015)知行字第116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其再审申请。最高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就是申请商标和引证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的问题。

对于商标标志本身是否近似的问题,最高院持肯定态度,认为异议商标的文字部分为其主要的识别部分,将“福联升”与“内联升”相比,二者仅首字不同,其余的“联升”两字完全相同,相关公众对两商标的称呼近似,而且商标中的“联升”并非固定的词语组合。

对于内联升和福联升都在证据中强调的自身具有知名度的问题,最高法肯定了“内联升”是中国驰名商标,以及在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的美誉,并指出在商标具有如此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的情况下,与其构成近似商标的范围较普通商标也应更宽,同业竞争者亦相应地应具有更高的注意和避让义务。而对于福联升的“知名度”问题,最高院认为,相关证据仅仅能证明申请商标的使用具有了一定的规模,不能证明其具有知名度和显著性。但相关公众对于两者已经产生了的混淆误认却是客观的事实。

最后,最高院立足诚实信用原则,逐步分析和界定了申请商标的恶意攀附性质,并特别指出,申请商标的使用大多在申请之后,尚未核准注册前发生,大规模使用前,福联升公司理应认识到由于其商标与引证商标近似,并且引证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其大规模使用会导致法律风险,仍未能尽合理注意和避让义务。法院明确指出,作为同业竞争者,福联升明知或者应知引证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仍然恶意申请注册、使用与之近似的被异议商标的情形下,如果法院仍然承认此种行为形成的所谓市场秩序或知名度,无异于鼓励同业竞争者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罔顾他人合法在先权利,强行将其恶意申请的商标做大、做强。

短评

内联升公司长达六年的维权之路,几经周折,也算修成正果,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老字号维权问题的热议。内联升公司在本案中所表现出的现代企业思维和品牌战略意识给人以信心和启发。本案所反映出的法律及社会问题,也值得我们思考。

首先,最高院在本案中对于恶意注册商标所产生出的知名度,表示出了否定态度。受程序的限制,维权道路往往是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不法使用人很可能把他的商标用出了规模,甚至用出了一定的知名度,并据以抗辩侵权。如何应对这个“毒树之果”,曾经很让权利人头疼。本案中最高院对其合法性进行了否定,认为“承认此种行为形成的所谓市场秩序或知名度,无异于鼓励同业竞争者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罔顾他人合法在先权利,强行将其恶意申请的商标做大、做强”。

其次,老字号声名远播,是被抢注的重点目标。老字号要应对的这种外来的危险更多,被牵扯的精力也更多。就本案而言,长达六年的维权之路,此间,福联升一直在经营,福联升的鞋也一直在出售,混淆一直在发生,有的消费者甚至把拿“福联升”的问题鞋去“内联升”退货。这对于品牌的损害是令人痛心的。所以,从源头上断绝抢注,是更加根本的途径。这需要立法部门、注册机构、行业组织,乃至整个社会的共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