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福州一位周先生“傍大牌”成功抢注 44 类“美发店”等上的 “ZARA 飒拉”商标,美发店“傍大牌”成功,是中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有效保护知识产 权的生动写照。 笔者认为,以上报道存在不当,“美发店”等服务上注册“ZARA 飒拉”商 标侵犯了“ZARA”的在先驰名商标权,诉争商标不应被核准注册。分析如下:

【案件情况还原】 

上文中提及的“ZARA 飒拉”商标指定在 44 类“美容院、理发店”等服务上,西班牙“蒂 则诺纺织工业公司”(下文简称“蒂则诺公司”)是在先第 25 类商品上“ZARA”商标的所有 人。在异议程序中,蒂则诺公司主张诉争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是对蒂则 诺公司在先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商评委异议复审裁定认为,在先引证商标不构成驰名, 诉争商标指定的“美容院、理发店”等服务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关联性较弱, 应不致误导公众,损害申请人利益。因此,诉争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 规定。 

笔者认为, 商评委没有对证据充分分析并结合市场情况就不认可 ZARA 的驰名地位,此 外,商评委在裁定中对于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的服务关联性不强认定不准确,并且,商评 委没有对被异议商标注册会带来的“淡化”和“不正当利用”的损害后果予以明晰。

一、在先引证商标“ZARA”被证明为驰名商标应属不难

本案中,蒂则诺纺织工业公司已提交大量的证据证明其在先 ZARA 商标的驰名地位。《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 定:对于在中国境内为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原告已提供其商标驰名的基本证据,或者被 告不持异议的,人民法院对该商标驰名的事实予以认定。ZARA 商标在普通公众(尤其是年 轻时尚女性中)中绝对能够算是“为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对这类商标认驰,只需提交基 本证据即可。鉴于此,笔者认为,证明 ZARA 的驰名地位认定下来应属不难。

二、诉争商标如使用和注册,将会带来的损害后果

在以上“假定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在先 ZARA 商标驰名地位”的基础上,以下进一步分 析本案的诉争商标如使用和注册将会带来的损害后果:

(一)诉争商标的注册和使用会减弱在先“ZARA”驰名商标的显著性

 在先商标“ZARA”指定商品为“服装”等,相关公众为普通大众。诉争商标指定服务为 “美容院、理发店”,相关公众也为普通大众。两组商品的相关公众基本重合。在被诉商标 的相关公众(尤其是女性消费者)中,服装品牌“ZARA”具有相当高的知晓程度,普通公 众看到“美容院、理发店”门店上的显著性很强的“ZARA”商标,必然联想到知名服装品 牌“ZARA”,由此,原来消费者印象中 ZARA 与时尚服装的直接联系将被淡化。可见,结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 释(2009)3 号)(法释(2009)3 号)第九条,诉争商标的注册会造成 “减弱在先驰名商标 显著性”的不利后果。

(二)诉争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是对在先“ZARA”商标声誉的不正当利用

“美容院、理发店”和 “服装” 都属于服饰美容范畴,是关联性很强的服务和商品(商 评委在裁定中称两者关联性不强的主张有所不当)。消费者看到“美容院、理发店”门店上 的显著性很强的“ZARA”商标,可能不仅停留在能够联想到服装品牌“ZARA”,甚至可能会 误以为该美容院、理发店是蒂则诺公司开设、或由蒂则诺公司许可、或与蒂则诺公司有其他 关联,从而将蒂则诺公司“ZARA”品牌的声誉转嫁到“ZARA”美容院、理发店上。由此, 结合法释(2009)3 号第九条,诉争商标的注册会造成在先“ZARA”驰名商标商誉被不正当 利用的损害后果。

周先生“美容院、理发店”上的“ZARA 飒拉”商标复制在先的“ZARA”驰名商标,容 易误导公众,致使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 的规定。ZARA 既然是“大牌”,就应该对其加强保护,“大牌”不应该“被傍”,对于“傍大 牌”的行为,《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应作为法律利器对其予以坚决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