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慧达北翔集团原创,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两起“西湖龙井”地理标志侵权案为例

地理标志通常以“具体地名+产品通用名称”作为其表现形式,如信阳毛尖、龙口粉丝等,以凸显来自该地区的该类产品具有特殊的品质及其特有的风格。因此地理标志商标在一定意义上是将公用资源纳入了其商标专用权的范围,故在确定此类商标专用权的保护范围时,必须充分考虑公共利益和商标权利之间的平衡。

《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二款规定以地理标志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其商品符合使用该地理标志条件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要求参加以该地理标志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团体、协会或者其他组织,该团体、协会或者其他组织应当依据其章程接纳为会员;不要求参加以该地理标志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团体、协会或者其他组织的,也可以正当使用该地理标志,该团体、协会或者其他组织无权禁止。《集体商标、证明商标注册和管理办法》第十八条第二款继续规定,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二款中的正当使用该地理标志是指正当使用该地理标志中的地名。

地理标志禁用权的范围不能不当剥夺他人合理使用地名或者产品通用名称的正当权利,不能扩张为禁止他人单独使用地名或者产品名称等其中一项要素。在北京朝阳法院审理的(2015)朝民(知)初字第33892号侵害地理标志权纠纷案件中,法院认为被告紫瑶鸿公司在其销售的涉案茶叶礼盒上使用了“西湖龙井”,但如果该茶叶确实来自于西湖龙井茶保护基地,则原告龙井茶协会不能剥夺其在该茶叶礼盒上用“西湖龙井”来标识商品产地的权利。被告紫瑶鸿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初步证明其销售的涉案茶叶来自于西湖龙井茶保护基地。法院根据此证据确认被告紫瑶鸿公司销售的涉案茶叶来自于西湖龙井茶保护基地,其在礼盒上使用“西湖龙井”属于标明该茶叶产地的行为,具有合理理由,不会造成相关公众对该茶叶原产地等特定品质产生误认,因此不构成侵权。从上述判决可知,法院在认定非地理标志协会会员使用地理标志是否具有合法性的依据在于涉案商品是否源于地理标志保护的产区,非协会会员如果能证明涉案商品来源于地理标志保护的产区,则对地理标志中的地域名称的使用行为合法。

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另外一起涉及西湖龙井地理标志侵权案件中,二审法院认为:“本案被告种茶人公司侵害地理标志商标权的行为状态表现为在其制造并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上使用了与龙井茶协会享有商标权的“西湖龙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即使种茶人公司所称的茶叶的来源地属实,其亦无权未经权利人许可擅自使用与“西湖龙井”相同或相似的证明商标”。显然,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地理标志合理性使用的认定严于北京朝阳法院,明确要求对地理标志的使用未经地理标志权利人的许可,即使涉案产品的真实产地源于地理标志保护的区域,其使用行为也不具有正当性和合法性。

这实际反映了地理标志正当使用的一个特殊问题,即除了确实来源于地理标志产区的条件外,还需不需要考量其他条件才能使用。因为商品的实际产源与地理标志产区是否一致,以及非地理标志协会成员的使用是否得到地理标志权利人的许可,在形式上划清了地理标志禁用权的范围,但实质上地理标志保护的内涵是受特殊自然、人文、气候等因素作用所形成的特定的商品质量、信誉、性能。

地理标志的合理使用标准不仅仅要求涉案产品是否源于地理标志产品产地以及是否受到地理标志权利人许可,更要考量涉案商品在实质上是否符合地理标志产品所要求具备的特性,只有在形式上和实质上均满足地理标志产品的标准,才能认定为对地理标志的合理使用。即使是来源于地理标志产品所保护的范围,但在本质上达不到地理标志产品的要求,也应落入地理标志商标禁用权的范围,不具有使用的正当性。因此,地理标志虽然对地域名称不具有独占性,但地理标志保护的是社会的公共利益,依据利益平衡和诚实信用原理,地理标志商品产区的非会员虽有在商品包装上标明产地的权利,但对产地名称的使用应出于善意,应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和避让义务,保证地理标志产品特有的品质和美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