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有“经济宪法”之称的《反垄断法》是中国市场经济重要的基础性法律,其为创造并维护市场竞争秩序、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促进技术进步与创新等,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与保障。虽然《反垄断法》施行之初经历了一段“蛰伏期”,可近年来随着国家发改委、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及其下属机构办理的一系列有影响力的反垄断案件,清晰地表明中国的反垄断执行已经进入新常态,以至于有人认为中国已成为继美国、欧盟之后的反垄断第三专区。因此,分析当前大范围地、密集地反垄断执法所呈现出的新趋势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一、反垄断执法力度越来越大,处罚额度屡创新高

中国反垄断执法力度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小及大的过程。从2013年的LCD液晶面板案件到茅台、五粮液案件,再到婴儿配方奶粉案件以及2014年8月的日本汽车零部件和轴承企业案件,直至2015年2月的高通案件,我们可以看出执法部门对垄断行为的处罚越发严厉,罚金也屡创新高。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高通案,对它的60.88亿元罚款成为中国反垄断历史上金额最大的罚单(此前反垄断罚单最高金额记录为2014年对12家日本汽车零部件、轴承生产商处以的合计12.35亿元的罚款),该处罚金额相当于高通公司2013年度在华销售额(人民币761.02 亿元)的8%,接近反垄断法规定的10%的上限,处罚力度直逼欧洲水平。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随着反垄断执法的经常化,执法部门对垄断行为的处罚力度也势必逐步加大。

二、反垄断执法手段越来越成熟,突击检查成为一项最常用的执法手段

反垄断执法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其对象往往是具有一定市场力量的大企业,而且垄断行为的发现、调查取证、案件处理等,相比其他行政执法都更为困难和复杂,因而起源于欧美的“黎明突袭”被广泛借鉴和使用。中国的反垄断执法调查也大量采用主动突击检查这一手段。2014年3月,国家发改委反垄断调查人员到日立(中国)进行突击调查;2014年7月国家工商总局专案组对微软(中国)有限公司以及它在上海、广州、成都的分公司同时进行反垄断突击检查;2014年8月国家工商总局组织北京、辽宁、福建、湖北等四省市工商执法人员再次对微软公司进行突击检查;2014年8月国家发改委反垄断调查小组突击检查奔驰上海办事处……

虽然目前中国反垄断执法力量还比较薄弱,但在执法手段上却是越来越成熟,突击检查这一手段的制度化和常态化也表明中国反垄断执法水平的全面提升。反垄断执法机构也愈来愈成为政府的一个强力机构。

三、反垄断执法领域逐渐扩大,各类行业协会已经成为执法的重点

国家发改委曾表示其反垄断执法关注与消费者密切相关的石油、电信、汽车及银行等领域,而从目前国家发改委披露的处罚公告及相关新闻可知,其调查的实际范围并没有限定在任何特定领域,如包括黄金、眼镜镜片等消费品领域都已经有所触及,这些均超出了此前国家发改委明确表示将进行调查的行业范围。工商局方面,其调查所涉及的领域亦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包括建材、电信、保险、建设工程检测、二手车交易、旅游、特种器材、烟草及公共事业、高科技行业等。除了经营者本身以外,各类行业协会正逐步成为反垄断执法的重点对象,如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浙江保险行业协会等等就因主导价格联盟而被处以罚款。

可以肯定的是,反垄断执法绝不会止步于前述行业领域,在反垄断执法风暴愈演愈烈的今天,反垄断调查几乎没有行业禁区,任何领域、任何行业都不能幸免,尤其是涉及民生的行业随时可能成为反垄断调查的对象。

四、反垄断执法透明度不断增加,制度建设在逐步完善

透明度是反垄断执法公正的重要保障,执法部门先后制定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法规、指南和规章,近年来更是通过各种形式推动反垄断执法的透明度建设。商务部反垄断局在其官网上公布了全部无条件经营者集中批准案件,对作出的禁止决定和附条件决定全文公告,并详细说明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对简易案件认定情况也向社会征求意见并公示;国家工商总局在官网上建立了“竞争执法”公告,全文公布已经审结的反垄断案件处罚决定和终止调查决定,详细地披露事实证据、申辩听证情况、法律适用理由,以及对当事人正当性抗辩的反驳与论证;国家发改委在其官网上公布了反垄断行政处罚决定书,详细说明了当事人的违法事实和证据以及行政处罚依据和决定,除此之外,其还在“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工作大事记”中披露了许多大众媒体从未报道过的或鲜为人知的《价格法》和《反垄断法》的适用记录和工作流程。

目前执法部门基本上都是及时公布重大案件的进展情况,并迅速回应社会关注,这种“看得见的正义”不仅增加了执法的公开透明性,也约束了执法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对反垄断执法的规范性、科学性和实效性的提高意义重大。

五、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执法愈发深入

近年来知识产权领域与反垄断领域的冲突和碰撞愈演愈烈,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所引发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地受到反垄断执法机构的关注。近期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的天价处罚,以及国家工商局调查的微软、利乐等案件,都是典型的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行为案件。2015年8月1日施行的《关于禁止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规定》列举了诸如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的限定交易行为、搭售行为、附加不合理限制条件的行为以及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行差别待遇等滥用知识产权的行为,同时也就一些重要的反垄断理论及原则首次进行了阐述和规制,如垄断协议中的安全港原则、必需设施原则和标准必要专利等,这不仅填补了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进行反垄断规制的空白,也说明了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执法将会大有作为。

虽然反垄断执法工作的专业性和复杂性给反垄断执法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挑战,但是“中国式反垄断”已然进入常态化,大手笔的反垄断执法所呈现出的新趋势也彰显了监管部门的新思路。面对反垄断执法的新趋势,所有市场经营者,尤其是跨国企业和大型内资企业都面临着反垄断调查的风险,这个时候如何在反垄断专家的协助下进行反垄断合规审查就显得十分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