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linx, Inc.诉Papst Licensing GmbH & Co. KG 一案(上诉案件编号:2015-1919)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为行使特别属人管辖权,法院必须认定(1)当事人和审判地所在州之间存在充分的最低限度接触,以及(2)如此行事是“公平合理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尤其认为,对向审判地所在州发出过通知函、为讨论侵权争议访问过审判地所在州且以前在审判地所在州起诉过的当事人行使管辖权,是公平合理的。

Papst是一家德国专利授权公司,曾向赛灵思(Xilinx)发出数封通知函,指控对方专利侵权。在赛灵思未予回应的情况下,Papst派代表到赛灵思加州总部讨论侵权争议。双方未达成一致,赛灵思向加州北区美国地区法院提起确认之诉,要求宣告不侵权和无效。地区法院基于缺乏属人管辖权这一理由驳回诉讼。随后赛灵思上诉。

Papst对其行为(包括向赛灵思发出通知函及访问加州赛灵思)满足最低接触要求这一说法没有争议。相反,Papst争议的是,行使属人管辖权并不“公平合理”。在满足最低接触要求的情况下行使管辖权属于推定合理。为抗辩管辖权争议,当事人必须仿效汉堡王(Burger King)展示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件”,表明管辖权不合理。汉堡王案件的五个要素包括:(1)被告的负担,(2)审判地所在州在争议裁决中的利益,(3)原告在获得便利有效救济中的利益,(4)州际司法制度在获得最有效争议解决方式中的利益,以及(5)各州在推进基本实质性社会政策中的共同利益。

Papst将其争议重点放在第一个要素上,依赖的是Redwing的观点,即尽管警告函满足最低限度接触要求,但这些信件并不能解决公平分歧。Redwing解释称,要求被告在一个其仅出于为发出适当的专利权通知而进行接触的遥远的国外审判地进行答辩,是施加在被告身上的不合理的负担。本院驳回了Papst的争辩,认为被告的负担很小。尽管Papst是一家位于美国境外的专利授权公司,但其在美国的行为并不仅仅是向加州发出通知函,还包括前往加州讨论侵权争议和进行许可报价。Papst甚至在过去还选择在加州提起七起专利侵权诉讼。

因此,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在加州对Papst行使特别属人管辖权适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