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3月15日闭幕,大会表决通过了《民法总则》草案,总则将于2017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知识产权部分被规定在《民法总则》的一百二十三条中,该法条确立了知识产权在整个民事法律规范中的法律地位,明确了知识产权的权利客体范围,为今后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后续民法典中知识产权分编的编撰指明了方向。

一、知识产权将纳入民法典分编

在2017年两会闭会前期,全国人大专门召开发布会表示:“第一步编纂民法典总则已经审议通过,第二步,编纂民法典各分编,拟于2018年整体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分阶段审议后,争取于2020年3月将民法典各分编一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从整个民法总则的体例和内容看,彰显出了其在整个民事法律规范中纲领性和统领性的特征。《民法总则》在体例和内容上把知识产权与人身权、物权、债权共同列为民事主体享有的基本权利,夯实了知识产权未来在我国民事权利中的地位,同时也意味着知识产权将会通过分编的形式,呈现在未来的民法典中。

二、民法总则对知识产权的客体范围的扩充符合国际条约

世界贸易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第1条第2款对“知识产权”的界定是:“为本协定之目的,‘知识产权’这一术语是指(本协定)第II部分第1节至第7节所涉主题的所有类别的知识产权。”《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第II部分第1节至第7节所规定的内容分别是:版权和有关权;商标;地理标志;工业品外观设计;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未披露信息的保护。而《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三条明确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是权利人依法就下列客体享有的专有的权利:(一)作品;(二)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三)商标;(四)地理标记;(五)商业秘密;(六)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七)植物新品种;(八)法律规定的其他客体”。而1987年实施的《民法通则》仅把知识产权的客体限定在商标、专利、版权。显然,《民法总则》把地理标志、商业秘密等权利客体纳入知识产权的保护客体中,达到了国际条约对知识产权保护客体范围的标准。在《民法总则》中明确知识产权的课题范围,为后续民法典分编的编撰指明了方向。

三、地理标志在法典中有望单独设立章节予以调整

目前我国共有三个部门对地理标志进行注册、登记和管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通过集体商标或证明商标注册的形式进行管理和保护,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农业部以登记的形式对地理标志进行管理和保护。显然我国的地理标志既受民事法律规范的调整又受到行政法律规范的调整,在立法体系上显得不成体系,在法律适用上也容易产生冲突。《民法总则》明确了把地理标志列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客体,肯定了地理标志应该属于民事法律规范调整范围,未来在民法典的编纂上,有望对地理标志单独设立章节予以调整,统一、协调、完善地理标志的相关立法。

四、商业秘密纳入知识产权调整范围

当今知识产权的发展与变化表现出传统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不断扩大,新型知识产权类型不断出现,具有技术性乃至经营性的商业秘密已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框架下进入知识产权体系。《民法总则》把商业秘密列入知识产权保护的客体中,既能满足国际条约的基本要求,又契合了当今知识产权理论和实践的发展。未来在民法典的编撰过程中有望单独设置章节保护商业秘密。当然,具体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商业秘密的专有权属性是否成立还将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