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岁高龄的邵逸夫先生去世引起了华语世界大范围地追悼与缅怀。同时, 邵逸夫先生洒脱的家族产业信托处理方式,也引发了专业人士的诸多解读。

一、慈善信托基金主承邵氏基业
根据报道,邵逸夫名下的基金主要有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下称“慈善信托 基金”)、邵氏基金(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邵氏基金”)、邵逸夫奖基金会有限 公司(下称“奖基金”)。其中,邵氏基金是最常见的捐赠主体,遍布大陆的“逸 夫楼”基本均为该基金捐建;奖基金是被誉为东方诺贝尔的公益基金。慈善信托 基金就是媒体所称的“为儿女成立的信托基金”,是邵氏家族主要财产的最终持 有者。

(一)慈善信托基金架构
1. 慈善信托基金的委托人(指定人)、受托人与受益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慈善信托基金的信托人(受托人)为 Shaw Trustee (Private) Limited,系于 1995 年 5 月 26 日在瑙鲁共和国注册成立的投资公司, 指定人(委托人)为邵逸夫本人,受益人则包括受托人根据信托契据挑选之任何 人士或慈善团体。目前,无法确认这个信托的受益人都有哪些,但几乎可以确定 包括邵逸夫的四个子女。

2. 慈善信托基金通过 Shaw Holdings Inc 控股平台,把控邵氏主要产业 根据邵氏兄弟 2009 年私有化时公告(下称“公告”)透露, Shaw Holdings Inc.通过全资附属子公司持有 TVB 6.23%的股权。而邵氏基金持有的 TVB 股权与 其 2011 年捐赠之前持有 TVB 的股权之和恰为 6.23%。由此可见,Shaw Holdings Inc.不仅持有私有化之后的邵氏兄弟 100%的股权,也是邵氏基金的全资母公司。 按照合理的推论,运营邵逸夫奖的邵逸夫奖基金会,也可能是 Shaw Holdings Inc. 的全资子公司(但目前暂未找到公开资料支撑这一推论)。

再往上一层,公告又透露,慈善信托基金全资拥有 Shaw Holdings Inc.。 也就是说,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通过 Shaw Holdings Inc.这个控股平台, 100% 地持有了邵氏兄弟的股权(已经变现为现金),也 100%地持有了邵氏基金的股权, 同时也可能 100%持有邵逸夫奖基金会,从而,邵逸夫慈善信托基金成为邵氏家 族财产的最终持有者。

根据前述信息,我们将邵逸夫一手建立的慈善信托基金结构图示如下:原图请查看PDF原文
 

(二)慈善信托基金的规模
Shaw Trustee (Private) Limited 运营的资产规模到底有多大呢?按照前 文架构所示的资产板块,具体分析如下:

1.邵氏兄弟 100%股权(已变现为 86 亿元)。邵氏兄弟的主要资产为 26%的 TVB 股权,还有清水湾的地块。2011 年 4 月,Shaw Holdings Inc.将整个邵氏兄 弟公司以总价 86 亿元的价格出售给陈国强、王雪红等组成的财团(其中 TVB 股 权作价 62 亿,清水湾地块 24 亿)。整个邵氏兄弟售出给上述财团之后,该公司 被新股东于 2011 年 11 月 28 日,更名为清水湾土地有限公司。

2.邵氏基金目前持有 TVB 3.64%的股权,以 2014 年 1 月 7 日收盘市值计算, 价值为 4437 万港元。邵逸夫奖基金会的规模则没有公开资料。

3.邵逸夫家族早年在香港购入用作戏院的诸多物业也已被陆续出售。据媒体 报道,2009 年邵逸夫将观塘宝声戏院以 2.18 亿港元出售,另一处旺角文华戏院 也已被卖出。前述资产变现后的资金大多被装入了邵氏信托基金中。


(三)慈善信托基金的管理方式
为邵氏家族资产承担保值增值任务的受托人 Shaw Trustee (Private) Limited 公司,又是何人在运营呢?《第一财经日报》2008 年的一篇报道中,香 港某私募基金的负责人萨穆杰曾描述称:“邵氏家族把从传媒帝国赚来的钱通过 基金投到海外,由其他专业资产管理公司进行打理,实现增值。这样相当于把鸡 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而现在不少富豪基金是由家族成员自己管理,缺乏顶级的 专业资产管理者。”

由此可见一些端倪,慈善信托基金的受托人自行或委托专业的基金管理公 司,将基本已经变现的邵氏资产在海外进行多领域的专业投资,以加强盈利能力, 同时降低投资风险,以维持财富的有效传承。


二、多功能信托实现慈善与财富传承双重角色
在香港的 200 多家上市家族公司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企业通过家族信托的方 式控股。而设立多个信托分别实现传承家族财富和慈善事业等不同目标,是比较 常见的处理方式。例如,李嘉诚名下设立有 The Li Ka-Shing Unity Discretionary Trust 等四个全权信托,用以持有家族成员在上市公司的权益, 此外,他还单独设立了李嘉诚慈善基金会从事慈善事业。

而邵氏信托基金,则集合了承担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两种功能。根据披露文 件显示,慈善信托基金的受益人则包括根据信托契约要求挑选的任何个人或慈善 组织。由此可见,这是一份指定的受益人“包括信托契约挑选的任何人士或慈善 团体。”用途兼顾的信托。

“大隐隐于市”,曾经有形的产业帝国化作现金流入邵氏慈善信托,再度以 投资的方式进入市场之时,必然面目全非。纵使邵逸夫先生“子女缘薄”,巨额 资产运营收益所得也将传承子孙,守护家业长青。

同时,很大一部分财富将继续用于慈善事业。与隐去的家族产业相比,慈善 反而将成为邵逸夫的有形资产—那些矗立在内地广袤土地上的“逸夫楼”将永远 提示学子们记得这样一位慈善家,其精神以另一种方式传承于世人。

其实,家族信托关乎个人私隐与家族秘辛,真正了解核心资料的人不多。正 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外界其实很难获知创始人的真实意图,专业人士 也不敢随意揣度。所幸这份家族信托已经运作了近 20 年,至少留给我们推断的 空间。

设立一个兼具家族传承与慈善捐赠的信托安排,邵逸夫究竟想留给家人什 么?又留给世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