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法制办就《职务发明条例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中对于职务发明的权利归属、职务发明报告制度、职务发明人的奖励和报酬制度等进行了详细规定。但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以来,引发了大量争议。可以预期的是,如果条例最终实施,将对中国的企业产生重要影响。本文对围绕条例的主要争议简介如下:

关于条例制定的必要性

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过程中,企业的反对意见比较集中,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等现行法律法规对职务发明制度已经做出了较为完善的规定,目前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属于单位内部管理问题,不宜出台强制性规定。

发明人及部分专家学者的意见则认为,现行法律将职务发明的所有权划归了单位所有,职务发明人享有署名权和获得奖励报酬的权利,但缺乏实现权利的程序性规定。在职务发明人总体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发明人希望能够通过立法规范企业的职务发明制度,将职务发明人的合法权益落到实处。

关于职务发明的权利归属

条例第七条第四项规定:“主要利用本单位的资金、设备、零部件、原材料、繁殖材料或者不对外公开的技术资料等物质技术条件完成的发明,但是约定返还资金或者支付使用费,或者仅在完成后利用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验证或者测试的除外。”

对于上述规定,主要反对意见认为,在实际操作中,难以确定什么是“仅在完成后利用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验证或者测试”的发明,因为难以界定发明的“完成”时间,也难以界定多大程度上利用了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并且发明人是在公司积累了大量工作经验才得以完成的,如果再利用公司设备验证,而将此类发明归为非职务发明,对公司不公平。

对于上述规定的主要支持意见认为,在实践中,单位可以与发明人协商双方对仅使用单位的仪器设备等进行验证、测试的发明的权利和义务。对于未约定的,由于发明在验证、测试之前实质上已经完成,不应属于职务发明。因此,上述规定并无不当。

关于职务发明报告制度

条例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发明人主张其报告的发明属于非职务发明的,单位应当自收到符合本条例第十一条规定的报告之日起两个月内给予书面答复;单位未在前述期限内答复的,视为同意发明人的意见。”

对于上述规定,主要反对意见认为,单位在一定期限内未予答复仅是程序上的瑕疵,程序瑕疵不应导致实体权利的丧失。发明的认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如果员工大量地提出报告,认定过程会消耗很多资源。

对于上述规定的主要支持意见认为,在发明人主张其报告的发明为非职务发明的情况下,单位可以提出反对意见,也可以明示或默示认可其主张,因此不存在单位实体权利的丧失或者变更。如果不作这一规定,单位怠于答复发明人提出的报告,则会给发明人带来损失。

关于职务发明报酬的标准

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单位未与发明人约定也未在其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中规定对职务发明人的报酬的,单位转让或者许可他人实施其知识产权后,应当从转让或者许可所得的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20%,作为报酬给予发明人。”

对于上述规定,主要反对意见认为,许可、转让时的报酬为净收入的20%,这一比例太高,因为高额的许可、转让费并不一定是该发明值这么高的价值,也有商业运作等因素的作用。

对于上述规定的主要支持意见认为,有人愿意出钱买一项职务发明,主要是因为该发明有价值,发明人的劳动价值在其中占主要部分,从转让或者许可职务发明所得的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20%作为报酬支付给发明人是合理的。其他法律有类似规定,而且现实中很多企业的执行标准比这一比例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