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英国将就是否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决。这一结果将对英国企业及在英国运营的企业产生重要影响。

英国企业家们——连同政客——已经开始就“留欧”或“退欧”展开了激烈讨论。本文探讨了支持离开欧盟(退欧)的一大主要论据,即退欧对企业利好,因为可以减少企业面临的繁琐监管。

退欧并不会减少企业面临的繁文缛节

除了官方的退欧运动之外,还有大量独立的宣传运动主张退欧,其中就有英国商界,他们宣称:

“从不必要的、限制性的和经济惩罚的监管中解脱出来,能够制定我们自己的贸易协议,并且能够用浪费在欧盟的税收作出更好的投资,英国将会成为全世界最理想的经商之地。”

众所周知,欧盟已经饱受过度管制之累,这一点赋予上述论据直接和表面的吸引力。然而,据安永展开的一项调查,72%的投资者对欧盟单一市场和英国市场的兴趣不分伯仲。显然,对于“退欧是应对过度监管的方案”之类的任何论据而言,必定受到企业的质疑。

退欧将减少监管,从而有利于在英国经营的企业这一说法尤其忽略了以下几点重要事实:

  • 在退欧之后,对于与欧盟成员国的贸易,英国企业仍然需要遵守欧盟法规,只是英国政府再也无法对法规的内容产生直接影响。
  • 在退欧之后,英国的国际贸易协议将存在不确定性: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FTA)须经各成员国批准。在这个模式下缺乏保障——或者,换一种方案,在英国只遵守WTO规则的模式下——英国企业可以从欧盟境内完全的自由移动和贸易中获益,或者享受欧盟与其他非成员国签订的自贸协定项下的权利。全球范围的贸易将很可能增加英国企业的成本。
  • 大部分繁文缛节(Red Tape)/监管源自英国政府自身。实际上,英国政府常因“镀金”立法而饱受批评(尤其是受到那些主张退欧人士的批评)——例如,增加而不是减少立法,让程序比实际需要的更复杂和繁琐。

欧盟立法真的是“不必要的、限制性的并且具有经济惩罚性的”吗?

欧盟的基本目标是形成一个独立的内部市场,允许货物和服务能够在成员国之间通过自由贸易协定与非成员国开展自由贸易。单独的内部市场要求在成员国之间建立统一的贸易规则,而不是28套独立且可能相互冲突的规则。现行的大部分欧盟立法对于安全、消费者安全(例如,汽车安全、农业、儿童玩具和化学品标准)、金融服务(例如欧盟通行制度)和银行业务(集中和统一的法律服务可以促进跨境贸易和外国投资)等问题而言在技术上都是必不可少的。

欧盟被公认为受过度监管所累,必须进行改革。然而,退出欧盟以逃避繁琐的监管并不是解决方案。如果英国脱离欧盟,仍然需要遵守欧盟法律——或者对之前适用欧盟法律的区域引入新的法律——以便与成员国展开贸易。现有的欧盟规则和条例需要维系或被英国的等效法律替代,并且需要不断更新以与欧盟不断提升的标准和要求接轨。然而,英国也会丧失其对起草或提出任何欧盟新规则的影响力,英国企业却必须遵守该等新规则。

不论英国决定去或留,改革和简化繁文缛节可以——并且应该——在欧盟框架内进行。欧盟机构意识到了需要改革。2014年,欧盟委员会审查了欧盟程序并且制定了“为了更好的结果而改善监管”的政策,该政策包括为任何拟议工作或计划设立基准,以确保欧盟公民和企业的切实利益。英国——如果留在欧盟——将会分担简化繁文缛节的责任。

英国将会自由地订立贸易协议吗?

《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成员国必须至少提前2年通知欧洲理事会其脱离欧盟的意愿。在这期间,英国将谈判达成退出协议,该协议将对退出条款及其未来与欧盟的关系作出规定。

英国会采取怎样的方式退出欧盟仍未可知。有两种最有可能的方式:(i)与欧盟谈判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或者(ii)遵守WTO规则。

不确定在自由贸易协定框架下的权利并且也无法知道协议的谈判需要多久,因为自由贸易协定需要得到各成员国的单独批准。因此,很难决定英国继续参与欧盟自由贸易的程度,也同样很难确定英国遵守员工流动自由以换取资本、货物和服务自由的规则的程度。

同时,无法确定一份自由贸易协定是否能够保障英国在现行的欧盟与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框架下的利益。

如果英国遵守WTO的规则,那么它将失去与欧盟自由贸易的利益以及欧盟与其他非成员国之间现有自由贸易协定框架下的利益。英国将无法以比第三方国家更优惠的条件参与欧盟的贸易并且必须遵守“欧盟共同对外关税”。

虽然英国退出欧盟后可以自由订立自己的贸易协议,但是它将处于一个显著较弱的谈判平台。欧盟是世界最大的市场,欧盟经济体价值接近11.3万亿欧元(超过美国和中国),并且具备强大的议价能力。英国无法享受这种特殊待遇,并且很有可能的是,退出欧盟以及按照谈判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或者WTO规则开展贸易将会增加企业跨境贸易的成本。

英国会成为世界上最理想的经商之地吗?

在很多部门,尤其是伦敦金融城,英国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欧盟的招募能力,而退出欧盟会大大削弱这一能力。退出欧盟会减少自由流动。欧盟员工会面临更为严格的移民要求,甚至短期访问也会充斥着行政负担。最后,这也很可能增加繁琐程序,从而妨碍最优秀的员工流入或进入英国工作,尤其是进入伦敦金融城。他们正是英国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人才。

总结

大卫·卡梅隆明确表示全民公决的结果将是终局性的,如果公投支持离开欧盟,英国政府将依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启动退出程序。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英国政府将要——或应该——允许大卫·卡梅隆立即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的程度。一些人认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另外一些人主张应该采取更加慎重的方式,从启动第50条的那一刻起,两年谈判期开始计算,需要余下27个成员国的一致表决才能延长谈判期。

无论如何,对于企业来说,认真审视支持退出欧盟的观点非常重要;一个看起来有吸引力的理论很有可能忽视重要的事实,而这会导致在退出欧盟之后不同的现实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