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被诉侵权人是权利人提起维权诉讼的第一步。一般情况下,在商标侵权案件中,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生产者、销售商、进口商均可作为被诉侵权人。然而,随着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不法经营人诉讼意识的不断增强、应诉经验的不断增加,他们开始采取一些不正当手段以应对权利人的维权诉讼,例如在产品的标签标识中隐藏或者虚假描述产品生产者的相关信息,使权利人无法从产品包装的直观信息上确定侵权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销售商没有提供合法来源的证据,权利人又想从制造侵权产品的源头制止侵权行为,确定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者就成为权利人提起诉讼面临的首要难题。

依照我国《侵权责任法》、《产品质量法》、《食品安全法》等相关规定,在产品质量责任纠纷案件中,作为被诉对象的侵权主体为产品生产者。产品生产者具有广泛含义,包括但不限于产品实际生产者、销售者以及产品上标签标注的注册商标、姓名、厂名、地址所指向的企业和个人。上述规定对通过产品外包装信息确定商标侵权案件的侵权主体有非常重要的参考意义。

案情简介

芝华士是享誉世界的高级威士忌品牌,2010年原告芝华士控股(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芝华士”)发现深圳市立博红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立博”)销售的红酒(以下简称“涉诉红酒”)酒瓶及外包装上有“CHIVAS REGAL”商标,突出使用“立博芝华士”、“LIBOGHIVAS”标识,突出使用“苏格兰芝华士葡萄酒业香港立博公司”(以下简称“香港立博”)的企业名称,并将“立博芝华士”作为商品名称使用。

涉诉红酒的背贴标签中标注“蘇格蘭芝華士葡萄酒業香港立博公司授权委托秦皇岛柳河山庄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灌装”的信息。原告芝华士控股(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芝华士”)诉秦皇岛柳河山庄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柳河山庄”)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历经深圳中院一审、广东高院二审、最高院再审程序,其主要争议焦点之一为:柳河山庄是否为涉诉红酒的灌装者。

深圳中院认为(1)涉案被诉侵权的标识、商品名称,经与原告保护的商标相对比,已经落入原告请求保护的涉案商标的保护范围。被告立博公司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既有原告的两次购买行为可以证实,也有工商行政部门的查处事实可以佐证,足以认定。(2)涉诉侵权红酒上包装上使用了被告柳河山庄的生产许可证号,其上使用的条形码中的厂商识别代码亦指向柳河山庄,涉诉侵权红酒上使用的企业名称(“秦皇岛柳河山庄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的地名、字号、行业与被告柳河山庄对应信息相同,二者虽然存在一字之差,但在同一行政区域内出现如此相近似的企业名称,从常理上推断,应当足以引发柳河山庄公司的合理注意义务以及合理维权措施。但被告柳河山庄既未提交相反证据证实其所声称他人冒用其生产许可证号、厂商识别代码这一严重违法行为事实,也未采取合理积极举措向相关主管部门进行举报、请求查处,因此认定柳河山庄系涉诉红酒灌装商,未经许可在同类商品上使用了与原告请求保护的涉案商标相近似的被控侵权标识、商品名称,构成商标侵权行为。(3)被告深圳立博未经许可,销售构成侵权的涉诉红酒,构成商标侵权,且被告未提供合法来源证据,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柳河山庄不服一审判决,以“其不是被诉侵权红酒的灌装者”为由上诉至广东高院。广东高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柳河山庄是否是涉诉侵权红酒的灌装者。根据本案现有证据来看,芝华士公司关于柳河山庄系涉诉侵权红酒灌装者的主张,更符合现有证据所能反映的客观事实,该事实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柳河山庄虽然抗辩称系他人假冒其公司名义实施灌装行为,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因此广东高院认定涉诉侵权红酒系柳河山庄灌装,驳回柳河山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柳河山庄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柳河山庄是否为本案被诉侵权红酒的灌装者;(二)一审、二审判决是否遗漏了案件当事人。针对焦点一,最高院认为根据芝华士公司向法院提供的证据所载明的信息,可知其已经完成了证明柳河山庄为涉诉侵权红酒灌装者的初步举证责任,柳河山庄否认芝华士公司的主张则应承担提供相反证据的举证责任。柳河山庄认为其已经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和投诉,该行为足以证明其与被诉侵权行为无关,最高院对此认为,柳河山庄上诉投诉行为发生时间为二审判决做出之后,且仅凭其单方投诉行为而无任何具有法律意义的认定结论,不足以对一审、二审法院关于柳河山庄行为性质的认定产生影响。针对焦点二,最高院认为芝华士公司未选择对香港立博公司提起诉讼是其合法处分自身诉讼权利的行为,且香港立博公司非本案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最高院最终驳回柳河山庄的再审申请。

评析:

一、通过侵权产品外包装信息确定可列为被诉对象的侵权主体

注册商标专用权侵权主体是实施侵权行为的人,包括自然人和法人。

一般来说,权利人会通过被诉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信息列明的生产商、经销商来确定被诉侵权主体。但如果出现笔者开篇所述的情况,我们还可以通过产品标签中的哪些信息挖掘隐藏的生产者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产品侵权案件的受害人能否以产品的商标所有人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规定“任何将自己的姓名、名称、商标或者可资识别的其他标识体现在产品上,表示其为产品制造者的企业或个人,均属于《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的“产品制造者”和《产品质量法》规定的‘生产者’”。笔者通过对该批复的解读,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信息中的下列标识也可以帮助我们找出隐藏的“生产者”。

1、侵权产品上的注册商标所有人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商标法》第一条:“为了加强商标管理,保护商标专用权,促使生产、经营者保证商品和服务质量,维护商标信誉,以保障消费者和生产、经营者的利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制定本法。”由此可知,商标权人是产品的生产者、经营者,对其注册商标项下商品负责,那么其当然可以作为侵权产品的被诉侵权方,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2、通过产品标签中商品条码信息确定产品生产商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商品条码是由一组按一定规则排列的条、空及对应字符(阿拉伯数字)所组成的用于表示商店自动销售管理系统的信息标记或者对商品分类编码进行表示的标记。一般来说,在市场流通的商品外包装上都会印刷商品条形码,该条形码作用是保证商品的可追溯及便于流通,通过对条码或者条码对应的字符的识别,可获知商品制造厂商、名称、价格等商品信息。我们可从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网站(http://www.ancc.org.cn/)中对条码信息进行查询。

3、侵权产品中生产许可证号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生产许可证是国家对于具备某种产品的生产条件并能保证产品质量的企业,依法授予的许可生产该项产品的凭证。而标注在产品包装信息上的生产许可证编号也是为了表明生产者具有生产该产品的资质,该编号所对应的主体即产品的生产者。我们可以通过中国QS查询网(http://www.qszt.net/)查询到生产许可证号对应的生产主体。

就本案而言,芝华士发现深圳立博销售的红酒(以下简称“涉诉红酒”)酒瓶及外包装突出使用“苏格兰芝华士葡萄酒业香港立博公司”的企业名称。依据《批复》规定,可知香港立博应当是本案侵权主体之一。此外,涉诉侵权红酒的背贴标签中标注“蘇格蘭芝華士葡萄酒業香港立博公司授权委托秦皇岛柳河山庄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灌装”这一信息。在涉诉侵权红酒的瓶身及外包装之上载明的生产许可证号码QS130315020709、产品条形码6943834301001和6943834300141(厂商识别码69438343+后缀编码)、地址“河北盧龍縣田莊鎮”均系柳河山庄公司所有,由此可初步认定柳河山庄为涉诉红酒的生产商。

此外,涉诉侵权红酒瓶身及其外包装上均标明灌装者为“秦皇岛柳河山庄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经工商信息查询,“秦皇岛柳河山庄葡萄酿酒有限公司”这一主体并不存在,该企业名称与柳河山庄公司的企业名称在所属行业部分有一字之差,且柳河山庄主张涉诉侵权红酒上标注的企业名称为他人冒用。那么,在此种情况下,当事人及代理人应当如何通过合理举证以建立两个企业名称之间的对应关系,请听下回分解。

万慧达代理芝华士控股(知识产权)有限公司参加了本案一审、二审及再审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