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 2014 年 5 月 1 日《商标法》及《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施行,以及中国国家相继发布《驰 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商标评审规则》 和最高法有关《关于审理商标案件有关管辖和法律 适用范围问题的解释》等相关文章,对新商标法的实施提供了强大的法律保障。

如今,新商标法已经实施了一年有余,除了最开始的两法衔接时期,到目前,商标局、商评 委已经逐步使用新商标法来审理案件。那么,新商标法在具体审理的过程中,会遇到哪些具体的 情况以及变化呢?

以下是我所,上海恒峰律师事务所,结合法律实践,分别从实体以及程序两个方面,对新商 标法的实施变化予以简要概括。

  1. 国家商标局首创依据“诚实信用原则”进行商标评审 

Click here to view image.

​异议人系欧洲知名的沙发、皮软垫等家具生产商。在异议(即提出申请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 的过程中,异议人发现被异议商标“adrenalina”的申请人虽名为某进出口有限公司,但实为异议 人的同行经营者,且被异议人熟悉欧洲、北美、亚洲等国家的家具行业情况。虽然,异议人的产 品没有进入中国,鉴于异议人在家具行业的知名地位,则可以推论被异议人应当知晓并且了解异 议人的品牌以及经营情况。

与此同时,异议人进一步搜集到相关证据,证明被异议人在第 20 类商品和第 35 类服务上分 别存在申请和注册了与他人在先注册或者在先使用商标标识基本相同的商标,从而进一步加强证 明被异议人出于“傍名牌”的恶意,抢注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

经过审核,商标局认为被异议人的申请注册行为具有恶意,有悖于民事活动中所应遵循的诚 实信用原则,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并且依据商标法第七条1“诚实信用” 原则,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注册。

案件点评:

这是新商标法实施以后,商标局首次以“诚实信用”原则直接引用到日常商标审查实践中。 同时,从该法条中可以看出,诚实信用”原则不仅适用于商标使用的过程中,并且在商标申请 注册的过程中,“诚实信用”原则也是商标局予以考核的一大标准。“诚实信用”原则贯穿于整 个商标申请、注册以及使用的过程中,体现商标局尽可能地从商标注册的根源上避免商标的混乱, 以及尽可能地避免对消费者产生混淆的原则和宗旨。

由于“诚实信用”原则在现代法律实践中,其外延存在着不确定性,因此被视为“帝王条 款”,具有最高条款的地位,其赋予了司法者,可以根据该条款所包含的衡平精神,限制、补充、 协调其他规范的实用。

“诚实信用”原则在商标法中的意义和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纬度,一为商标法应贯穿城市信 用的价值导向;二为获得商标注册权的前提下,通过设置适当的外部条件,考证商标注册人的主 观心态是否诚实;三为当司法实践中出现疑难案件,而法律条文无法之间提供法律适用依据时, 可以通过诚实信用原则的解释,来对案件进行裁判。

通过本案件,我所认为,“诚实信用”原则不再是“纸上谈兵”的装饰,在新商标法下,其 已经实际渗透、运用到各个案件中去。因此,在进行有关商标申请和保护的实践过程中,不妨把 “诚实信用”原则作为商标案件实践的“必备条款”之一,予以援引,增加权利人在商标保护中 的新的“抓手”。

上海恒峰律师事务所参与了本案件的实际操作。

  1. 商标异议、驳回申请中就”在先权利证明”的新规定

商标局异议形审处对商标法第三十三条有关在先权利的声明,实行十分严格的形式审查。在 申请人主张“在先权利”或者“主张利害关系”时,一般需要申请人提供一定的权利证明。并且, 根据商标法的最新实践,当异议人以相对理由主张在先权利的时候,必须在首次递交异议申请的 时候,以纸质文件版本予以提交。

如果申请人未能在首次递交异议申请时递交相关的纸质证明文件,商标局将下发不予受理的 通知书。

对比以往的操作实践,考虑申请人有能力便捷地提供材料,一般情况下,商标局允许,证明 “在先权利”的主张以及相关证明文件,可以以光盘的形式予以递交。在新商标法实施之后,商 标局予以明确的规定,就以下三种文书,必须递交纸质文件。具体的文书内容如下:

  1. 申请书、理由书、代理委托书、主体资格证明文件;
  2. 被异议商标公告页;
  3. 在先权利证明文件(包括在先商标档案、注册证、著作权证书等)。

一般而言,如果主张在先的商标权或者外观的专利,需要提供该在先权利的权利号,以及该 权利号指向的权利证书扫描件或者复印件。 如果异议申请人主张的在先权利为著作权,则异议申 请人需要提供相应的著作权登记号、创作手稿的复印件或者委托创作合同作为相关的证据。

如果异议申请人在中国境内没有在先的商标权或者其他的权利,可以尝试提供该异议申请人 在国外的权利以及相关的支撑材料,同时可以进一步引用“他人已经使用并且有一定影响力的商 标”。

根据法律,依据相对理由提出的案件,一般都需要提供在先的权利证明,包括商标法第十三 条请求驰名商标保护,第十五条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义申请商标,第十六条申请商标的 商品并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识的地区,第三十条以及第三十一条中存在在先的相同或者类似商标, 以及第三十二条中抢先注册他人使用并且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我所认为,商标局这种做法,是为了确保在法律规定的时限范围内完成对相关案件的审查, 因此商标局要求各申请人以递交书面文件的方式,来代替原先以光盘形式存放的电子文档,并且 规定在首次申请中予以递交,这样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实质审查的数量,在源头上剔除一些并 不存在的“在先权利人”的申请,进一步确保完成时限的要求。当然,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无可 避免得会存在一定的误伤。

  1. 转让商标为电子申请的,提交转让申请时应一并提供经公证的转让协议或声明

在新商标法实施之前,为了便于电子申请的推广,商标局规定,通过电子方式进行的商标申 请,只需填写商标申请的相关信息,无需提交的授权委托书扫描件,也无需递交任何主体资格证 明文件。因此,就这类商标申请,在商标局内部系统内,并没有有关证明申请人资质的任何章戳 或者签字。

就前述这类商标案件,商标局在审核商标转让申请的时候,因商标申请时,商标局没有有关 任何证明申请人身份的章戳或者签字,所以商标局在审查转让申请的时候,无法比对转让申请文 件的真实性。出于谨慎的考虑,商标局会要求申请人递交经过公证的,由转、受让人同时签字的 转让协议,或者经过公证的转让人同意转让的声明。

在新商标法实施后,相关通过电子方式进行的商标申请案件,商标局在规则上有了进一步的 改进和完善。在递交电子申请的时候,除了递交电子版的商标申请图样,还需要递交经过扫描的 商标授权委托书以及申请人的主体资格证明,以确保在商标申请的初始,商标申请人的相关资质 信息,即被准确地采录,以避免后续在商标权利转让的时候,因无法鉴定申请人的资质,只能通 过“公证”来规避商标局的法律风险。 

前述为我所归纳整理的,在商标申请实践过程中,有关新商标法实施初期的部分、主要的不 同和比较。从整体来看,在两法衔接时期以及新商标法完全实施的初期,出于平稳过渡的需要, 因此,就法律适用而言,商标局和商评委并没有在商标申请审查以及商标评审方面做出较大的变 动。而最明显的亮点在于,商标局首次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对商标申请评审中出现的,针对 申请人的“非善意”的主观心态,予以裁定,这同时也是通过案例的形式,向商标界提供了商标 审查的最新动向以及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