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有关梦工场动画影片公司(“梦工场”)对他人第12类上“KUNG FU PANDA”商标异议的行政诉讼中作出二审判决,认定该公司对其出品的“功夫熊猫 KUNG FU PANDA”动画片及片中角色的名称享有商品化权,因而支持该公司的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委”)对上述商标异议重新作出复审裁定。

2010年6月28日,梦工场对自然人胡晓中在第12类“方向盘罩;车辆座套;车辆内装饰品;车座头靠;汽车两侧脚踏板;儿童安全座(车辆用);车辆倒退报警器;车辆防盗警铃;车辆喇叭;车辆防盗设备”提交的第6806482号“KUNG FU PANDA”商标申请提交了异议。中国商标局于2012年2月认定异议理由不成立,决定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梦工场随即向商标评委申请对异议进行复审。

梦工场在其复审理由中称其对其出品的“功夫熊猫 KUNG FU PANDA”动画片及片中角色的名称享有商品化权,并且该权利属2001年《商标法》中第31条所规定的“现有在先权利”。商评委于2013年11月11日裁定维持商标局的异议决定,称“商品化权”并非现有法律中明确规定的民事权利,且梦工场也并未指出其请求保护的该权利的内容与边界,故梦工场对“KUNG FU PANDA”名称在商标领域未享有绝对的、排他的权利。

梦工场不服商标委的裁定,遂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商评委对异议复审重新作出裁定。但是,北京市一中院作出判决维持商评委的裁定,理由是该院认为法定权利是指法律明确设定,并对其取得要件、保护内容等作出明确规定的权利,而现有法律中并未将“商品化权”设定为一种法定权利,故其并不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31条所规定在先权利。

梦工场于2015年6月4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除重申其对“功夫熊猫 KUNG FU PANDA”动画片名称享有商品化权且该权利属2001年《商标法》中第31条所规定的“现有在先权利”外,梦工场还声称被异议商标的申请出于恶意,因其申请人同时还将多个其它知名影片的名称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高院认定“功夫熊猫 KUNG FU PANDA”动画片由梦工厂于2005年9月拍摄,并于2008年6月20日首次在中国大陆放映,而在上映前,《北京晨报》、网易娱乐频道、腾讯网等数十家媒体对该片进行了宣传报道。北京高院认为,2001年《商标法》第31条所规定在先权利不仅应包括现有法律明确规定的在先法定权利,还应包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其他法律的规定应予保护的合法权益。梦工场主张的其对“功夫熊猫 KUNG FU PANDA”影片名称享有的“商品化权”确非中国现行法律所明确规定的民事权利或民事权益类型,但当电影名称或电影人物形象及其名称因有一定知名度而不单纯局限于电影作品本身,与特定商品或服务的商业主体或商业行为相结合,电影相关公众将其对于电影作品的认知与情感投射于电影名称或电影人物名称之上,并对与其结合的商品或服务产生移情作用,使权利人据此获得电影发行以外的商业价值与交易机会时,则该电影名称或电影人物形象及名称可构成适用2001年《商标法》第31条“在先权利”予以保护的在先“商品化权”。

北京高院同时认为,如将上述知名电影名称或知名电影人物形象及其名称排斥在受法律保护的民事权利之外,允许其他经营者未经授权将其作为自己的商品或服务的标识注册为商标,藉此快速占领市场,将会助长搭车抢注商标的行为,而且会损害正常的市场秩序,这显然与商标法的立法目的相违背。

此前我国法院也曾在有关商标异议的行政判决中认定有关电影名称及电影人物的名称的“商品化权”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在先权利”。2011年8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有关丹乔公司对“邦德 Bond 007”商标异议的行政诉讼中作出终审判决,认定丹乔公司对“007”电影名称及该电影中的人物名称“邦德Bond”享有“商品化权”,从而认定丹乔公司异议理由成立,判令商评委对相关异议重新作出复审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