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综艺节目充斥着电视荧幕,婚恋交友类、才艺竞秀类、文艺汇演类等类型层出不 穷,综艺节目的相互“模仿”现象也非常普遍。随之而来的是电视综艺节目的著作权保护问 题。本文就目前我国综艺节目的现状,结合著作权法以及北京高院发布的关于综艺节目著作 权的规定,试图探讨综艺节目模式受到法律保护的可能性和条件。

一、目前综艺节目现状

从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被指抄袭 Idol 美国版《美国偶像》,到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 被指抄袭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到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被指抄袭韩国综艺节目《无 限挑战》,再到湖南卫视的《偶像来了》被指抄袭韩国综艺《英雄豪杰》……国内的综艺节 目可谓身陷抄袭漩涡。

综艺节目的跟风抄袭与综艺节目模式紧密相关,但从“抄袭”到法律意义上认定“侵权”是 一个难题。一般认为,对于综艺节目模式而言,创意是其核心要素,其他诸如节目流程、规 则、技术规定等模式要素也均是由创意所引发。而创意属于思想范畴,我国著作权法只保护 有独创性的表达方式而并不保护思想本身,这是综艺节目模式难以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根本 原因。

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综艺节目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简要介 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 2015 年 4 月 8 日发布并实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综 艺节目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以下简称“综艺节目著作权解答”),这是我国首 次、也是截止目前唯一关于综艺节目著作权的规定。

《综艺节目著作权解答》首先认可了具备独创性的综艺节目影像可以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 品。根据独创性的有无,综艺节目影像分为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或录像制品(第 2 条)。如果系根据文字脚本、分镜头剧本,通过镜头切换、画面选择拍摄、后期剪辑等过 程完成,其连续的画面反映出制片者的构思、表达了某种思想内容的,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 方式创作的作品;如果系机械方式录制完成,在场景选择、机位设置、镜头切换上只进行了 简单调整,或者在录制后对画面、声音进行了简单剪辑的,是录像制品(第 3 条) 对于综艺节目模式及其是否享有著作权,《综艺节目著作权解答》第 10 条也予以了规定,“综 艺节目模式是综艺节目创意、流程、规则、技术规定、主持风格等多种元素的综合体。综艺 节目模式属于思想的,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根据上述规定,《综艺节目著作权解答》并未明确将综艺节目模式排除在著作权法保护范围 之外,而是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需要界定综艺节目模式究竟属于思想还是表达,属于思想 的综艺节目模式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属于表达的综艺节目模式则存在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可能 性。但是,关于何种情形下综艺节目模式即可突破思想的范畴成为表达,《综艺节目著作权 解答》并未予以进一步阐述。

三、关于综艺节目模式受到法律保护的条件探讨

1. 著作权法的保护客体

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中作者具有独创性的表达(“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 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 2 条),即思想或情感的表现 形式,不包括作品中反映的思想或情感本身。

著作权法中,思想与表达界限的划分较为复杂,两者的分界在于内容的抽象程度。例如,一 般而言,文学作品的作者在遣词造句、段落情节设计、章节情节设计、故事梗概设计上都可 以体现独创性,而在这每个部分也都分别能体现作者的思想与表达,当然在这个从具体到抽 象的过程中,越抽象的部分,越有可能体现思想而不是表达。对于作品的内容,只有具体到 一定程度,反映出作者独特的选择、判断、取舍,才能成为著作权法保护的表达。

综艺节目模式是由创意引发出来的系列元素的综合体,而创意本身属于思想,因此,除了创 意之外的其他元素(包括综艺节目的理念和定位、人物设计、规则和流程、技术规定、录制 要求、节目风格等)关乎其是否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即在综艺节目影像作品中体现的该 等元素是否可以构成独创性的表达。

2. 琼瑶诉于正等侵犯著作权案的借鉴

轰动一时的陈喆(琼瑶)诉余征(于正)等侵害著作权纠纷案引发社会高度关注,成功入选 了 2015 年最高人民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该判决对文学作品中的情 节选择、结构安排、情节推进设计等如何进行思想和表达的区分具有指导意义。而综艺节目 模式也主要体现为结构安排、各组成单元和环节的发展顺序和流程、规则等,因此在讨论综 艺节目模式如何脱离思想而成为独创性表达时,陈喆诉余征等著作权侵权案具有较强的借鉴 意义。

在陈喆诉余征等著作权侵权案一审判决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论述著作权的客体 时,认为“对于文字作品而言,单一情节本身即使不具有足够的独创性,但情节之间的前后 衔接、逻辑顺序等却可以将全部情节紧密贯穿为完整的个性化创作表达,并赋予作品整体的 独创性。”“特定的故事结构、情节排布、逻辑推演可以赋予特定作品整体上的独创意义。如 果用来比较的先后作品基于相同的内部结构、情节配搭等,形成相似的整体外观,虽然在作 品局部情节安排上存在部分差异,但从整体效果看,则可以构成对在先作品的再现或改编。 因此,足够具体的人物设计、情节结构、内在逻辑串联无疑是应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重要元素。”

在界定思想与表达及其区分时,“足够具体”是核心和关键。比如在一般情况下,对于人物 设置和人物关系,因有限表达(即一种思想只有唯一一种或有限的表达形式)或公知素材而 不受到著作权保护,但“如果人物身份、人物之间的关系、人物与特定情节的具体对应等设 置已经达到足够细致具体的层面,那么人物设置及人物关系就将形成具体的表达。”“文学作 品中的情节,既可以被总结为相对抽象的情节概括,也可以从中梳理出相对具体的情节展现, 因此,就情节本身而言仍然存在思想与表达的分界。区分思想与表达要看这些情节和情节整 体仅属于概括的、一般性的叙事模式,还是具体到了一定程度足以产生感知特定作品来源的 特有欣赏体验。如果具体到了这一程度,足以到达思想与表达的临界点之下,则可以作为表 达。”再比如必要场景(即选择某一类主题进行创作时,不可避免而必须采取某些事件、角 色、布局、场景)这种表现特定主题不可或缺的表达方式、有限表达和公知素材一般不受著 作权法保护,但“利用这些素材创作出一个完整的剧情,其中包含人物设置、人物之间的关 系、场景、情节、基于故事发展逻辑及排布形成的情节整体等许多要素,当然可以受著作权 法的保护。”

因此,特定的结构、情节安排和逻辑推演可以成为完整的个性化创作表达,从而使作品整体 具有独创性,这决定了主要体现为结构、流程和规则的综艺节目模式具备成为著作权客体的 一定条件。同时,综艺节目模式要素是否“足够具体”决定着其是否能够脱离思想而成为表 达,为满足这一要件,需要就该综艺模式具备足够具体的人物设计、结构、各环节、推进方 式、规则和流程、内在逻辑串联等进行详细分析和论证,证明该些元素的有机联合整体—— 综艺节目模式本身已具有独创性。

四、结论

总体而言,综艺节目模式的法律保护在中国基本尚处于空白状态。法律、相关解释以及案例 的缺失,使得综艺节目模式如何可以获得法律保护不明晰。但基于著作权法的一般条款和司 法实践中其他案件所确立的保护规则进行分析,可以初步确立综艺节目模式得到著作权法保 护的条件和可能性。 

本文是基于我们对中国法律的理解以及对中国司法实践的了解所做出的概括性分析,不构成 对任何具体实务或法律事务的法律意见。如果您想对本期文章所涉内容有更深入了解,请随 时与我所的合伙人韩冬梅律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