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

商业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一般通过约定合同双方将通过仲裁解决所有由合同引起或与合同相关的争议,使本来有管辖权的国家法院不再具有管辖权。与之相似,管辖权条款一般将所有由合同引起或与合同相关的争议限制在某一司法辖区的法院。而此种条款是否涵盖一方向另一方主张卡特尔损害赔偿的情形,答案常常不明确,但随着卡特尔侵权引起的私人执行活动日益增多,这个答案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欧洲法院在其2015521日的判决中指出,卡特尔成员和卡特尔受害人之间有关卡特尔损害赔偿的争议一般不包含在供应协议的任何管辖权条款中,除非卡特尔的被侵权人同意如此。[1]其依据是,主张卡特尔损害赔偿并非基于卡特尔成员与其客户之间的销售合同,而是基于违反竞争法的行为。遗憾的是,欧洲法院没有明确就仲裁条款做出判决,但据推测可以适用同样的推理过程。

判决

向欧洲法院提起诉讼的是一家由欧洲的纸浆纸张处理企业组建的特殊目的机构,该诉讼针对一批跨国化工企业寻求损害赔偿,欧洲法院已判决这些化工企业的过氧化氢和过硼酸钠业务属于卡特尔。原始诉讼提交到了多特蒙德(德国)地区法院,因为被告卡特尔成员之一的注册地位于多特蒙德。在对该德国卡特尔成员的诉讼结束后,其他卡特尔成员向欧洲法院质疑该地区法院的管辖权,依据是他们与那些纸浆纸张处理公司签订的合同中的管辖权条款,其中一些包括仲裁条款。

在回应该质疑时,多特蒙德地区法院将几个关于《布鲁塞尔条例I》[2]的解释问题提交至欧洲法院进行初步裁决。其中一个问题是,针对有关卡特尔的损害赔偿问题,如果供应协议中管辖权条款和仲裁条款的适用会排除《布鲁塞尔条例I》项下具有国际管辖权的法院的管辖权,该等适用是否会与欧盟竞争法的有效执行原则相冲突,例如目前案件中的多特蒙德地区法院。

关于这个问题,欧洲法院的裁决是:该等管辖权条款原则上有效且有约束力,其适用不会与欧盟竞争法的有效执行原则相冲突,因为每个成员国的法律救济体系加上欧洲法院的初步裁决程序在此方面提供了充足的保证。然而欧洲法院明确表示,仅在被侵害方被视为同意的情况下,关于卡特尔侵权引起的损害赔偿争议方可适用此条规定。欧洲法院认为,这要求管辖权条款明确提及由违反竞争法造成的索赔责任,因为只有在该等情形下被侵害方才能被视为有能力“在就管辖权条款达成一致时合理预见到卡特尔损害赔偿诉讼”。

面对多特蒙德地区法院这类更为普遍的问题,目前尚不清楚欧洲法院为什么仅提及管辖权条款却不明确对仲裁条款做出裁决。但最有可能是因为仲裁并不属于《布鲁塞尔条例I》的适用范围。 [3]而对仲裁条款适用范围的解释却完全属于成员国国家法院按照其相关国家法律的管辖权范围内。

结论

尽管欧洲法院在多起案件中诉讼优先于仲裁的裁决为卡特尔损害赔偿争议提供了先例,但这并不排除就卡特尔损害赔偿提请仲裁的可能性,前提是仲裁条款明确就此做出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