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稳健安全著称的保险资金近期在海外投资领域身影频现。据报道,截至2015年12月末,已经有49家中国保险机构获准投资海外市场,2015年的投资余额为362.27亿美元,与2014年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余额239.55亿美元相比,增幅超过51%,增速不谓不迅猛。在投资结构中,保险资金海外投资主要投向了股票,占比达42%,股权投资(含股权和股权投资基金)占25%,不动产占12%,分列为海外投资的前三甲。从投资主体方面,既有安邦、平安、中国人寿、阳光保险等行业翘楚,又出现了由27家保险公司和15家保险资管机构、4家社会资本组建的中保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首期募集400亿基金投向一带一路等海外市场,出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气象。然而,保险资金与一般资金不同,其对投资行为的安全性要求较高,在当前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成功率并不算高的情况下,投资失败的后果可能是严重的。以下是保险资金海外投资应该“当心”的三个方面:

一、辨识海外投资所在国的国别风险

保险资金应避开高风险的国家和地区。保监会于2012年出台了《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将保险资金海外投资限定于25个发达国家或地区市场和20个新兴国家或地区市场范围内,如果投资不动产则只能在上述25个发达市场内。上述45个国家或地区市场范围在过去的几年内缺乏动态调整,保险资金应注意每年各国家的国别风险变化情况。以中信保发布的2015年《国家风险分析报告》而言,在全球192个主权国家中有33个国家风险参考评级发生变动:在欧洲地区,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希腊等国的风险变化值得关注;在亚洲地区,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越南、菲律宾、印度、伊朗、也门、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国家风险值得关注;在非洲地区,尼日利亚、南非、加纳、安哥拉、利比亚、布隆迪、布基纳法索、利比里亚等国的国家风险值得关注;在拉美地区,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等国的国家风险值得关注。上述国家范围内,不乏很多国家(例如希腊、巴西、俄罗斯、印度、菲律宾等)就在保监会允许投资的45个国家市场范围内。

另外,保监会列举的保险资金可投资的45个国家或地区市场范围与当前“一带一路”涉及的65个国家或地区范围也存在不协调,2012年出台的《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不可能考虑到习主席于2013年才提出来的“一带一路”的“走出去”战略概念,存在滞后,需要与时俱进。

从实践来看,目前中国保险资金投向所涉及的国家或地区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然而,即使在这些发达市场,诸多风险因素也不容忽视。2008年日本大和生命保险株式会社的破产案例就是由于过度投资美国市场,尤其是次级房地产债券以及美国的其他债券市场,最终未能幸免于源自美国的金融危机而被金融风暴所吞噬,应当为中国保险资金引为前车之鉴。

二、辨识海外投资所选项目风险

从海外投资的项目选择上,受监管法规的限制,对于直接投资的海外未上市企业股权,中国保险资金只能投资于金融、养老、医疗、能源、资源、汽车服务和现代农业等企业股权;对于直接投资的不动产,则限于保监会允许的25个发达国家或地区市场的主要城市的核心地段,且必须是具有稳定收益的成熟商业不动产和办公不动产。对于上述海外未上市企业股权或不动产,保险资金应聘用专业的律师团队和财务团队对拟投资项目做详细的尽职调查,包括目的公司的基本信息、财产部分、负债部分、运营情况、劳动用工部分、税务方面、环境方面、重大诉讼和行政调查部分等,并在详尽的尽职调查报告的基础上梳理出项目风险点,综合考虑决策。应当注意的是,海外投资并购项目由于涉及跨国法律制度和文化习惯上的差异,后期整合往往存在较大难度,这对前期项目选择增加了压力。一旦出现投资并购项目选择不当,尽职调查不全面或深入,风险屏蔽措施不充分,就会潜伏较大的风险。

以安邦保险为例,其海外并购项目的选择有明确的战略规划,服务于其自身定位为以保险、投资为核心的,融银行、资产管理、金融租赁等多元金融业务为一体的、综合性跨国金融服务集团的发展目标。其海外并购目标以金融业为主,主要投资保险和银行,同时根据保险资金的长期配置策略,配置一部分房地产资产。在甄选目标公司时,安邦保险坚持价值投资,投资标的选择PB(市净率)低于1、ROE(回报率)高于10%的公司,低价位购入,并由专业人士依据大环境看准机会,选择熟悉或者容易理解的行业,以便控制风险。这些投资理念都值得学习。

三、辨识海外投资合规风险

保险行业在很多国家都属于监管要求比较严格的金融行业领域,合规要求比较高。在我国,保险资金欲从事境外投资,需向保监会提出申请并获得开展海外投资业务的资格,投资境外股权和不动产投资,还需要就具体交易履行履行核准或者报告义务。从境外投资涉及保险资金运用比例方面,根据保监会2014年颁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保险资金运用比例监管的通知》,保监会要求保险公司的境外投资余额合计不高于该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15%,并且投资权益类资产或不动产类资产的,境内投资和境外投资还要合并计算,投资权益类资产合计不超过该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30%,不动产也合计不超过30%。投资单一法人主体和一类资产的,也分别设有资金运用比例限制。近期有媒体报道,保监会或因为安邦的境外投资已经碰触了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不超过总资产15%”的监管红线,而否决安邦的两笔海外并购,也表明了注意并遵守上述投资红线的重要性。

保监会还提高了关于境外投资风险控制的要求,根据2015年发布的《关于调整保险资金境外投资有关政策的通知》,保险集团(控股)公司和保险公司开展境外投资的,至少应当配备2名境外投资风险责任人。另外,还有一些禁止性投资行为,例如不得投资实物商品、贵重金属或者代表贵重金属的凭证和商品类衍生工具,不得利用证券经营机构融资购买证券及参与未持有基础资产的卖空交易,不得以其他任何形式借入资金(除为交易清算目的拆入资金外)等,需要保险公司警惕这些红线。

中国保险资金并购境外金融保险机构的,还要注意遵守东道国合规方面的风险,例如应关注东道国的外资准入政策,“偿二代”标准对于目标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东道国关于保险方面的重大法规变化等,做到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