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去年4月,美国新平衡运动鞋公司(下称美国NewBalance)因在与周某伦关于“新百伦”商标侵权诉讼案中,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赔对方9800万元而轰动一时。

今年此时,美国New Balance再遭一击,其对纽巴伦(中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纽巴伦)提出的注册商标无效宣告案之裁定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以“一事不再理”为由判决撤销。  

┃案件回放  

2007年,美国New Balance针对中国纽巴伦的第3954764号“N”商标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提起异议,请求不予核准该商标注册,但被商标局裁定异议理由不成立。美国New Balance不服商标局裁定,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申请。

2011年,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异议复审裁定,认为涉案商标与美国New Balance的引证商标未构成近似商标,核准了中国纽巴伦的商标注册。美国New Balance未就该异议复审裁定提起行政诉讼,该异议复审裁定发生法律效力。

2014年,美国New Balance又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宣告中国纽巴伦的第3954764号“N”商标无效,但该商标仍被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维持有效。

美国New Balance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后认为,美国New Balance针对诉争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理由系其此前提出的异议复审请求理由之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异议复审时对此已作出了相应裁定并已发生法律效力,没有必要重新做出无效宣告请求裁定。故商标评审委员会就美国New Balance的无效宣告请求进行审理并做出被诉裁定,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属于审理程序违法,依法予以撤销。

┃专业点评  

美国New Balance之所以陷入以上局面,是因为连续犯了两个错误:

一、其异议复审裁定的作出时间为2011年,彼时新的《商标法》尚未实施,异议人如对复审裁定不服,完全可以在限期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通过司法终审解决问题,但美国New Balance放弃了司法救济程序。

二、2014年美国New Balance卷土重来对同一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用的无效理由居然跟异议复审阶段的相同,且没有提交新证据,明显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浪费行政资源及司法资源,结果当然不能得到相应的救济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从以上案例得到以下启示:

在商标确权程序中,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应当穷尽一切程序与证据,不能轻言放弃。

其次,程序的重要性不亚于实体的案件事实和证据,一旦进入某法律程序,应当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在限期内提交符合形式要求的文本,以免因程序公正问题而导致不良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