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背景—以色列的总体监管框架

根据2006年以色列进出口令(产品、服务和军民两用技术出口的监督),在《瓦森纳协定》的(1996年)9个类别中明确提及的一个或多个军民两用的任何产品或技术的出口和贸易,(所述类别特别包括尖端材料电脑和电子产品、数据安全产品等)需要从授权的监管者(例如:几位经济部任命的官员)取得许可证。作为所述命令的补充,2007年国防出口监督法限制了某些具有军用性能的产品贸易的可能性。《瓦森纳协定》是一个多边出口管制体制(MECR),有41个国家参与,旨在促进国际和地区安全与稳定,通过增进常规武器和军民两用产品和技术转移的透明度和责任,以寻求防止恶意实体内的不稳定积累。以色列经济部将军民两用产品定义为通常用于民用目的、但也具有军用性能和应用、或可用于生产或销售武器的任何产品、软件、技术、知识和服务。军事或国防产品的出口贸易由以色列国防部另行监管。

2. 和刑事责任

2015年10月11日,以色列雷霍沃特地方法院发布了以色列对Illan Shimon Yaacobi的裁决,这是以色列首次对通过易贝网出口监管产品,正式宣布刑事判决。法院判处被告、一位以色列公民,从IDF的子承包商处以合法的方式购买了一个正式停用的无线电,以及通讯用品和设备,修复后在易贝网上出售,总金额超过200,000美元。依照2007年国防出口监督法,所有上述产品均为“受监管的产品”。法院判处Yaacobi进行社区服务以及70,000谢克尔(约17,800美元)的罚款,还明确指出,量刑的宽大处理完全是由于,这种情况为首次因违反国防出口条例而正式宣布刑事判决。

3. 网络产品监督草案2016年)

国防部下属国防出口监督部颁布了一项提议草案,对网络领域监管的产品和知识给予了定义。所提议的草案不仅会吸纳《瓦森纳协定》的要求,将其融入以色列的法律体系,而且也将扩展产品列表,这些产品不仅在发展阶段,而且在相关适用产品开展业务时,都将受到广泛的监管。如果这样的话,草案的最终采纳以及配套立法,将给以色列带来挑战性的机会,成为采纳协定所述的监管制度的先驱。尽管草案只是最近才出台(2016年1月7日),以色列网络产业已经处于草案所带来的监管改革的动荡中。除了该体制将对整个行业和财政结果带来的问题申诉,草案还明确指出,某些“强调”的部分为《瓦森纳协定》军民两用产品列表的扩展。由于以色列是实施《瓦森纳协定》监管制度“扩展”的本地化体制的首个国家,当地的网络行业担忧其日常业务可能会暴露于新竞争负担下,同时也促使成功企业将其业务转移到其他司法管辖区。

根据该草案,如若成为立法,受监管的主要产品特性包括:

入侵软件、软件弱点监督和检测、系统或组件设计或调整,以适应战略和国防目的,以及任何具有法医功能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