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类保护是驰名商标保护制度的基本价值。我国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为适度的跨类保护而非全类保护。因此,驰名商标的显著性、相关公众的知晓程度以及商品关联程度都是确定驰名商标保护范围时应当考量的重要因素。

1998年2月5日,玫琳凯公司申请注册了第1275186号“MARY KAY”商标(附图一)。1999年5月21日经商标局核准注册在第3类化妆品、皮肤清洁剂、遮瑕膏、口红、胭脂等商品上。

點擊此處查看圖像。

附图一

同年11月3日,玫琳凯公司又申请注册了第1380186号“玫琳凯”商标(附图二),并于2000年4月7日被核准注册,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类化妆品、化妆用清洗剂、遮瑕膏等。

點擊此處查看圖像。

附图二

2009年8月3日,第三人邹某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7588787号“美琳凯MEILINKAI”商标及第7588788号“玫琳凯MEI LING KAI”两件商标(附图三,以下称“被异议商标”),均指定使用在第27类地毯、垫席、苇席、防滑垫、汽车用垫毯等商品上。

點擊此處查看圖像。

    第7588787号        第7588788号

附图三

玫琳凯公司以被异议商标是对其在先注册的“玫琳凯/MARY KAY”驰名商标的复制和摹仿为由,提起异议以及异议复审。但商标局以及商标评审委员会均未支持其申请。

玫琳凯公司遂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玫琳凯公司主张“玫琳凯/MARY KAY”源于创始人名字“MARY KAY• ASH”,具有极强独创性和显著性,还提交了大量形成于2009年以前的玫琳凯公司在各大报刊杂志、电视台、网站上的广告宣传,广告协议及发票,多家媒体对玫琳凯公司的报道,玫琳凯所获得的多项奖项及荣誉证书,以及玫琳凯公司的审计报告、纳税证明等,通过商标最早使用的时间,商品销售范围和销售量,宣传范围和持续使用时间,以及保护记录等多个方面证明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玫琳凯/MARY KAY”商标已达驰名程度。第三人出于搭便车的恶意注册了被异议商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1],认定玫琳凯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玫琳凯/MARY KAY”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即已在第3类化妆品商品上构成驰名商标;而被异议商标与“玫琳凯/MARY KAY”商标在读音、文字构成相近,构成了对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会让相关公众联想到驰名商标,而其注册人不正当利用驰名商标谋取利益,误导公众,损害了驰名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法院最终判决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异议复审裁定,并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万慧达代理玫琳凯公司参与了本案。

短评

在本案中,玫琳凯公司所引证的“玫琳凯/MARY KAY”商标并非固有词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被异议商标与之基本相同,基于驰名商标的声誉,相关公众会施以比同类商品上其他商标更多的注意力,进而联想到驰名商标而对产源产生误认,第三人从中获取不当利益。因此,法院判决给予“玫琳凯”驰名商标适当的跨类保护更有利于保护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也是维护消费者的利益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