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两员工打架,公司一个也没开掉

下午3点半,Emily拿着两个二审判决从三中院出来。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折腾了一年多,从仲裁一路输过来,这早已是预料到的结果。今天拿到终审判决,Emily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在回顺义的路上,她在想怎么跟法律部领导汇报——“为什么打架员工都开不掉?”

去年3月,车间的宋师傅和王师傅在走廊吵了起来。从监控录像可以看到,两个人发生争执后,越靠越近,互相用肚子顶对方,然后王师傅就倒在地上了。录像没声音,公司调查的时候,两个人互相指责,都说是对方先挑衅的。边上的吃瓜群众,也说不出来原委。总经理听完汇报,大发雷霆,让人力资源部严肃处理。公司《员工手册》有规定:“工作场所谩骂、斗殴构成严重违纪”,公司就同时解除了两个人的劳动合同。两个人收到解除通知后都表示不服,申请了劳动仲裁。

到仲裁庭审时,宋师傅和王师傅全都改口,不承认打架。仲裁员最后裁决——解除违法。裁决书上写着:“用肚子顶对方没有上升到斗殴的程度,且王师傅倒地,不能排除地面湿滑的因素”。这个逻辑,公司太不满意了,但无奈还是一路输了一裁两审,两个员工都得恢复劳动关系。

2.斗殴解除案件,公司胜诉率只有47.2%

几乎所有公司的规章制度都会把“工作场所斗殴”视作严重违纪情形,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不支付经济补偿。从Emily公司的案例来看,。

在公开可得的案例资源中,一共可以找到53个北京市各级法院审理的“斗殴解除”案例,用人单位只赢了其中的47.2%

Click here to view table.

3.当审理“斗殴解除”案件时,法官在想什么?

在前述53个“斗殴解除”案例,北京市各级法院的法官呈现出如下的审理思路,会依次进行三个判断:

Click here to view chart.

4.寻找个性:你的案子有什么不一样?

裁判的过程,并不是简单的演绎逻辑和流程作业。基本事实相同的案件,因其个性,也可能会得到不同的裁判结果。当事人在争议的事实查明阶段,一言以蔽之,是在“运用证据讲故事”。所以,请讲好这个故事,告诉法官你的案子到底有什么不同。

具体到“斗殴解除”案件,法官在三个判断以外会综合考虑其他附加因素。公司如果能够对附加因素有所侧重,运用证据讲出不一样的故事,则更有可能胜诉。我们对此总结如下:

冲突对象:

如果员工发生冲突的对象是公司的客户或合作伙伴,则与冲突对象为同事相比,法官更容易认定为合法解除。

冲突起因:

如果双方是因处理劳动关系问题(如纪律处分、离职等事宜)而发生争执,则与因私事而引起的冲突相比,法院更容易认定为违法解除。

处分公平性:

如果公司同时对冲突双方执行相同的纪律处分,则与仅仅处分本案员工相比,法院更可能认定为合法解除。

加重情节:

如果在公司对冲突进行善后处理的过程中,员工有激烈对抗公司管理的情节(如辱骂上级、撕毁处分公示等),则法院更容易认定为合法解除。

给Emily们的笔记

笔记时间到,以下是我们给Emily同学和大家划的重点:

第一,与劳动争议整体数据相比,斗殴解除案件公司胜率已经很高了。

第二,审这种案子时,法官有三宝,公司需要注意:

  • 只动口不动手的,不算冲突;
  • 冲突不够激烈的,不算斗殴;
  • 不是主动挑事儿的,不算违纪。

第三,不一样的故事胜率不一样,以下是公司“讲故事”的不完全指南:

  • 打客户的,罪大恶极;
  • 为人事管理大打出手的,情有可原;
  • 同时处分双方的,公司理直气壮;
  • 处分后继续闹事儿的,员工基本药丸。

编者按:本文同步发表于金杜中国法律博客(Chinalawinsight.com)